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归来
    苏晓柔俯视着脚下的一切,她感慨万千。

    她发誓自己再也不会回到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甚至就连自己什么时候走,都没有告诉好朋友莫欣怡。

    其实,她主要是想忘掉这一段并不美好的回忆。

    想到欣怡,她就会心碎,想到蓉城,她就会想到秦楚,想到秦楚,她就放不下一切的罪孽。

    于是乎在心里劝着自己,不要回头,一辈子。

    她要彻彻底底的走,让蓉城人失去自己的消息以及所有与她有关的记忆。

    临行前花店买了一些妈妈生前喜欢的花。

    然后叫了滴滴打车去了墓园看妈妈。

    苏晓柔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小款棉袄,下身是一件阔腿裤。

    脚上一双名牌黑色牛皮鞋。

    看着眼前一排排墓碑,墓碑上贴着每一个人的照片。

    她想墓碑里每一个已经逝去的人都会有一个动人故事,音乐声传来,如歌似泣。

    仿佛在讲述着发生在他们身上那曾经动人的故事。

    无论他们的人生怎样,她都相信,他们的灵魂是在的,就在她的身边。

    隔着很远苏晓柔一眼就看到了妈妈的墓碑。

    它在寒风中依然挺立着,墓碑周围非常干净。

    她跪在妈妈的墓碑前放上那些刚刚摘下来的鲜花,她痛苦流涕。

    想到自己很快就要去美国了,留下妈妈一个人在蓉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回来看她,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然后心里就难过。

    一个人在墓碑前,叨叨唠唠的说着一些话,抚摸着妈妈年轻时的照片儿,小猫跑过来,向人一样对着墓碑鞠了一个躬。

    她摸着猫身,小猫也是懂人情的。

    墓园四周非常静,这次一来,她的心也静了。

    用扫把扫了扫墓碑上还没有融化的积雪,临走时又对着妈妈的墓碑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转身离开......

    五年后,蓉城国际机场。

    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成熟的女人穿着一身镶钻的漂亮的黑色长裙,头发烫着最时尚的棕色小波浪,她脸上挂着自信的微笑,手膊上带着一串紫色小圆珠手链。

    右手牵着一五岁萌宝。

    萌宝上身穿着一件蓝色牛仔褂,下身着一件灰色的帆布裤子,脚上是一双棕色的小皮鞋。

    头发黑如墨汁般,眼睛大的像水晶葡萄,非常洋气。

    萌宝抬起黑漆漆的明亮如水的大眼睛。

    “妈咪,这就是你说的蓉城吗?”

    “是啊!这里是妈妈的故乡啊!美不美,宝贝。”

    说完俯下身在宝宝的脸上亲了一口。

    小宝摸着自己被亲红的右脸颊,带着童稚的奶声奶气的声音,可是表情却和大人相仿。

    指着自己的左脸颊:“这边亲一下,宝宝要二力平衡。”

    苏晓柔闻言,扑哧就笑了。

    “还二力平衡呢!好啊!我的萌宝就是天才。”

    她眉飞色舞的在他的左脸颊真的就认真的亲了一下。

    虽然有萌宝在身边,非常快乐,能够减少她许多的痛苦,但是当自己的双脚真真实实的踏上蓉城的土地时,她还是忍不住心口一阵阵的疼痛。

    如梦魇般的过去,就像是汹涌的海啸,抵挡不住,不断侵袭着她的神经。

    5年了,她说过的,不会再回来,可是因为公司的业务,总裁戴维德指名让她来。

    既来之则安之,放下一切思想顾虑。

    苏晓柔在心里不断地劝解着自己,不至于世界小到就会遇到渣男。

    两个人手牵手下了飞机场,苏晓柔从包里拿出一副防晒眼睛带上,

    此次回来,她的身份是以欣欣国际化妆品集团总经理的身份出现在大众面前。

    去美国五年的时间,她进入欣欣国际化妆品集团,做了一名美容师。

    五年的日日夜夜,她在公司成为了大家学习的楷模,领着大家搞科研,搞化妆品开发,最后成为了欣欣国际化妆品集团的总经理。

    集团在城中心的一栋高级别墅里为她和孩子租了一栋公寓。

    此时正是蓉城的夏季,繁花盛开,就连空气中都飘着花的香气。

    太阳红彤彤的照耀着大地,苏晓柔有些不习惯的带上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遮阳帽。

    蓉城的夏季温度特别高,在外面待一会儿,皮肤就会晒到爆皮。

    她来的时候,在裸露着的皮肤上还抹了一层厚厚的防晒霜,就怕五年没有回来过蓉城,皮肤一时有些不适应,就提前做好了防晒的准备。

    苏晓柔在包里面给萌宝拿出来一个天蓝色的小帽子,带在他头上。

    小家伙儿高兴的对妈妈说道:“妈妈,您简直是有先天之明啊!”

    妈妈高兴的摸着萌宝的头发。

    本来苏晓柔的心情还如太阳般火热,可是萌宝的一句话把苏晓柔的心打到冰冷的低语,冰火两重天的滋味,令苏晓柔差一点就泪如雨下。

    “妈妈,我什么时候能见见爸爸呀,你不是说爸爸出差去了吗?”

    爸爸,是啊。来蓉城了,爸爸就在眼前,他能见到他吗?

    她一辈子不可能让他见到萌宝的,他们已经成为了仇人,这辈子不可能再见面,也不想见到那个人,更不想听他有关任何的消息,哪怕是一个字,一句话也不想。

    她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带着孩子过一辈子。

    不想被那个坏蛋打扰,更不想让他知道她已经有了他的孩子,这个孩子不姓秦,而是姓苏,她早就为孩子起好了名字苏小宝。

    于是她只好继续骗下去。“爸爸。奥,爸爸,他啊,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是见不上他的,他去另外的一个国家了,他们做的是比较机密的工作,不能随随便便回来的。”

    “那爸爸是搞科研的?”

    小宝歪着脑袋,微笑着,露出一对大大的深陷的酒窝。

    “是不是造原子弹的科学家呀!”

    “那当然呀,我们的萌宝这么聪明,爸爸不是科学家,怎么能生出你这么聪明的天才宝宝呢?所以说我们的苏小宝的基因是非常强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