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会是她吗
    秦楚坐在位于秦氏集团最顶层豪华办公室里。

    豪华的办公室刚又重新装修过。

    房间里面隔门墙重新换了一个推拉便捷式桃木雕花门。

    上面雕刻的凤凰图案是全世界最巧的能工巧匠雕刻而成。

    图案精美,做工精细。

    美丽的图案衬托的办公室非常有格调。

    家具全部换成了欧洲最新款式。

    黑色真皮沙发细腻柔软,坐上去非常舒服。

    白色配着蓝色条纹图案的大理石桌子上放着一套高级黑色茶具。

    上面的每一只都是秦楚亲自去陶瓷厂加工而成,上面都刻着秦字。

    秦楚穿着一身灰色手工剪裁得体正装,里面是一件看似普通但是价格极昂贵的白色衬衫。

    左手随意敲击着桌面,发出哒哒的声响,他右手里拿着一份儿简历。

    他板正的坐在黑色雕花椅子里,气宇轩昂,自身上下带着一种王者的风范,不可替代的霸气,气场非常强大。

    他皱着眉头仔细看手里的那张纸。

    苏晓柔,国际欣欣化妆品集团总经理。

    在看到苏晓柔的名纸时,心猛的颤抖了一下,苏……晓……柔,只要提到这个名纸,他就莫名的来气,难道真的是她吗?

    他生气的把简历摔在桌上,被空调风一吹,简历正好掉在了地下垃圾篓里。

    洁白的一张纸瞬间变得黑漆漆的,就像是被人用过的手纸般肮脏。

    秦楚厌恶的扭过脸去,再也不忍直视那张纸。

    只是他很不甘心,到底是不是那个该死的女人。

    惹了他整整五年,想到她与他离婚时,她居然表情淡漠到让人心寒。

    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离婚是别人的事情,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他就会咬牙切齿。

    自己辛辛苦苦拿了这么多钱救她的爸爸,她不但毫不感恩,而且居然还和另外一个男人搞在一起。

    他拿起水杯一饮而尽。

    由于气血攻心,老毛病又犯了,胃部剧痛,只可惜简历上面没有照片儿,只凭几个字,看不出任何有效的内容。

    五年了,该死的女人去了哪儿?

    自从离婚之后,再也没有摸到她任何的消息。

    他眼神发着寒光,不怒自威。

    当初决绝的和他离了婚。

    是不是就嫁给了那个叫做温纯良的家伙,他更不的而知。

    他拿起电话给最新任助理舒家依打通了电话。

    舒家依,秦楚最新总裁助理,芳华28岁,长相清秀甜美,柳叶眉,丹凤眼,梳着一个马尾。

    一米七如同空姐一样完美的身材。

    “限你在半个小时之内查出苏晓柔,欣欣国际化妆品集团总经理的真实身份。”

    “是,总裁。”

    舒家依在电话中,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最近总裁不光身价涨了,脾气更是长到无法形容。

    动不动就会莫名的发火。

    家具换成了最新,也是因为那些老家具都被他当成了出气筒出气了。

    旧家具实在是被折磨的惨不忍睹。

    这些新家具的寿命不知道能有多长,关键是要看总裁的心里高兴不高兴了。

    放下电话,舒家依马上去查。

    一会儿,便查出苏晓柔的身份果然就是原来的少奶奶。

    舒家依心里涌起一种复杂的情绪。

    早就听说过少奶奶与总裁之间的故事。

    少奶奶又回来了,而且她是以总经理的身份。

    舒家依非常奇怪,明明她和总裁已经离婚了,为什么两个人还有工作来往。

    她有些搞不清。

    秦楚收到助理舒家依打来的电话,怒意上升,这个女人,他真要见见,她长了多大的能耐敢在他的地盘随随便便撒野。

    既然赶回来再与秦氏集团合作,那么就有勇气再与他见面。

    “家依,明天与欣欣国际化妆品集团合作项目的合作会议,对方代表是谁?”

    “落严,苏晓柔的男助理。”

    落严,一个有着高学历的海龟博士生。

    海外名牌大学毕业。

    个子180,斯文秀气,带着一副眼睛。

    思维敏捷,干练,话语不多,善于观察人心。

    出版过英文书籍。

    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与英文。

    会几十种各国语言。

    是苏晓柔的私人翻译兼男助理。

    “不要让他来谈判,就说我要亲自会见苏晓柔总经理,如果苏晓柔不来,谈判我们终止。”

    舒家依见总裁表情非常冷峻,脸色阴沉,皱着眉头,她不敢大声说一句话,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好的,总裁,按您说的去办。”

    国威化妆品公司一部。

    苏晓柔坐在老板椅里,看着桌面上那张简历,腿翘在另一条腿上,右手托着下巴,思索着。

    左手习惯性不停的敲打着桌面,“这个国威集团老总很奇怪,为什么不让你去,非得是我亲自出面才签合同。”

    落严站在苏晓柔身边,扶了扶黑色绅士眼睛,明亮的眸子眨了眨。

    “这个事情还真的搞不清楚,不知那老总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是我们两家有意合作,而且对我们公司来说毕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总经理要不您就亲自去一趟。”

    苏晓柔坐在桌前沉默不语,她眉心紧蹙。

    不知道对方老总到底是什么意图,只是刚来的时候总裁已经吩咐过,这个项目对公司非常重要,拿下合同才是最关键的,无论对方提出什么要求,都没有理由拒绝。

    苏晓柔感觉到肩上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大。

    隐隐约约中总觉得这次谈判不会那么简单就拿下。

    她长时间坐在桌前,看着手里的合同,难道幕后老板是他!

    一丝不安略过心头,哪会有那么巧合,她努力的平复了有些慌张的情绪,喝了一口杯中的水,缓解了一下,埋头又看起桌前的文件来。

    晚上回到家,房间里面静悄悄地,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萌宝去了哪儿?

    她有些紧张地四下张望,却还是没有看到她。

    “苏小宝,你在哪儿?”

    苏晓柔变得非常紧张,不会有坏人进来吧!

    自己走的时候明明是锁上门了啊!

    再说苏小宝是天才,偷谁也偷不了他啊!

    “妈妈,我在这里。”苏小宝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小脸相应。

    苏晓柔迎着声音望去,她哈哈的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