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醉酒后的温纯良
    苏晓柔眼睛瞪的很大,手自然的抓住头发丝,她有些好奇,都晚上11点了,温纯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有些搞不懂。

    摸着自己的额头,她没发烧吧!

    今天她确实没少喝了酒,虽然没有喝断片,可是脑子早已经不是太好使了。

    他穿着黑色的睡袍,身体倒挂在门口,像是一只树袋熊的姿势。

    温纯良这是怎么了?

    她呆呆的望着温纯良倒着的脸,脸即使倒着看起来也是那么的有形。

    夜色渐深。

    空气中带着一丝冰凉的气息,雾弥漫上来。

    走廊里昏黄的灯光非常暗,照射在白色的墙皮上发出幽暗的光芒。

    苏小宝儿笑了,它把小猫放在了地上,小猫蹭的一下子便跳走了。

    “温叔叔,你这是在做什么运动?我也要做。”

    苏小宝模仿着他的动作,身子蹲在地下,一只手着地,另一只脚自然地靠上墙壁,他的小身子也挂在了墙上。

    他们两人完美的姿势让苏晓柔感觉这是在练鸟功吧!居然这么一致。

    其实她倒觉得他们两人更像父子,有时候,苏晓柔甚至都怀疑,苏小宝喜欢他,都喜欢到愿意把他当成自己的爸爸的地步。

    好像孩子从小缺少父爱的原因,犯了父爱缺失症吧!

    “两个都起来吧,抓紧时间进屋来。”

    苏晓柔有些不耐烦,这半夜三更的两个人在那练舞,让邻居看到还以为是发神经病呢。

    苏小宝一手撑地,两只脚在空中接连翻了好几个回合,那动作就像练过武术,而且还很标准。

    苏晓柔当然不敢小瞧他的天才宝宝。

    这个家伙肯定又是在电视的视频里面学会的吧。

    一个人在家里面独自学完了大学课程,用了好几年的时间,这不是凡人所能够做到的。

    温纯良带着些酒意,脚下像裁了棉花轻飘飘的,他歪歪斜斜的跟在苏晓柔身后走了进来。

    小宝儿在外面找了小猫好大一会儿终于找到,抱着它回了屋。

    两人折身走进了房间,温纯良晃悠悠的走到沙发前,身体不受控制的跌倒在沙发里。

    舌头打着卷,“晓柔,口渴,我要喝水。”

    “好,你等着,晚上参加什么应酬了,喝的这么醉熏熏的。”

    “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能喝太多了。”苏晓柔走到桌子跟前倒水,又回来看着一脸狼狈,没有一点坐像的温纯良。

    他一只腿伸在沙发扶手上,一只腿瞪在地上,口中叨叨着。

    “聚会,也就是那么回事呗,不是公司合作,怎么舍得喝这么多。”

    其实温纯良自己都知道,今晚在酒场上确实吃亏了。

    被几个生意伙伴多惯了好几杯,酒桌上一个朋友说事情触痛了自己的神经。

    自己又自罚了几杯酒。

    回到别墅,一个人孤独无聊坐着。

    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那根神经出现了问题。

    就是想找个人聊会儿天。

    于是他穿着睡衣就来到了苏晓柔的别墅。

    她想找苏晓柔聊聊,主要是排遣一下内心的那种寂寞孤独感。

    “晓柔,你说实话,我们两个在一起五年了,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苏晓柔刚刚坐到他的对面,被他这么一问,于是起来,她的神情变得有些不自在。

    “纯良,谢谢你这么多年来都是你在背后一直默默的支持我,才让我有了今天的成就,我们不谈感情问题好吗?你也知道,我带着一个孩子会拖累你的。”

    “可是晓柔,我不在乎,只要有你在我的心就是温暖的,你答应我好吗?”

    他走向前,便握住了苏晓柔的双手,苏晓柔的身子不由的颤抖了起来。

    她的心情变得有些激动,望着灯光下,俊俏迷人的温纯良,她的心恍惚了一下,眼神变得有些迷离。

    他像是一股温暖的春风温暖了她曾经受伤的心,更像是一盏灯光照亮了她前进的路。

    她的心因为他曾经迷茫,也因为他而找到了存在感。

    可是越是这样,她越不想对不起温纯良,毕竟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有友情不一定就有爱情。

    温纯良握着她软软的带着酥麻感的手,他一只手握住她的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扳过她的头,借着酒劲,性感的唇便想捉住苏晓柔。

    在这个关头,突然听到一声稚嫩的声音从空气中传来。

    “妈妈和叔叔抱的这么紧,你们在干什么?在亲嘴吗?”

    听到呆萌的声音,两个人赶紧分开。

    “这个镜头抹去,我没有看见。你们不用不好意思。小猫,你看到了吗?”

    小猫喵喵地叫了一声,好像也没有看到的意思。

    温纯良和苏晓柔分开之后,温纯良尴尬的坐在沙发上。

    苏晓柔则坐到了另一面的桌子前的椅子上上,尽量的距离他远一点儿,刚才的气氛有些紧张,好让人不自在。

    “快点回去吧,纯良,天色已经不早了。”

    苏晓柔催着他,生怕他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对他,对她两个人都不好。

    “今天晚上我不走了,晓柔,你给我准备客房,我非常累,现在就想睡觉。”

    “一个大男人住在一个女人的房间里面让人传出去该有多不好啊,这儿的邻居已经认识我们了。”

    “管他们说什么呢?”

    “我坚持不住了,不能开车,总不能半夜三更的撵我走吧!

    万一在路上出点事情怎么办?”

    温纯良今晚喝的太多了。

    他一个人足足喝了有2斤白酒。

    苏晓柔见他酒精中毒确实太深了,于是便又去厨房给他熬了醒酒汤让他喝下。

    喊来了苏小宝,两人废了很大力气才把他扶到了客房里,让他躺在床上。

    她拿出床边的一条薄毯子给他盖上,便悄悄的关上房门走了出来。

    关上房门,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她轻靠在房门外,一只脚自然的轻触墙边。

    思绪万千,透过窗子,月亮朦胧的披着一层薄纱,似隐似现的挂在太空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