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想到渣男渣女就来气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她的心情很郁闷,为什么仇恨就不能够停止,以前是自己和他们的,现在变成了自己的儿子和他们的女儿的。

    苏晓柔有些懊恼,这世界小到......

    她不能再想下去,喘了口气,心口又一阵阵的疼痛。

    “欣怡,那一对渣男渣女,我不想再见他们,我早就受够了一切,我看到一次就会吐一次,讨厌死他们了,你有没有狠狠的收拾他们。”

    她这次回国后是安心做公司的,并不是来找气生的。

    双手抱成团,努力让自己愤懑的心情变平静。

    “妈妈,你不知道,莫妈妈和那个叫苏晓丽的女人打了起来,我把她的鼻子打破了,把她打得满脸出血。”

    “活该,那个女人就该受这样的折磨,谁让她是恶人呢!我们家的小宝好厉害啊,都知道替妈妈报一箭之仇了。”

    听说苏晓丽挨揍了,她兴奋不已,脸上表情变化的也非常快。

    想到苏晓丽在五年前所做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她就气得咬牙切齿。

    她就没有见过天下还有这么不知羞耻的女人。

    更没有想到刚刚回国他的儿子与她的女儿又结上怨了。

    人生真是,你越不希望来什么,偏偏就来什么。

    “她的女儿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在蹦蹦床上把小宝推到地下。”

    莫欣怡接口道。

    苏晓柔听到儿子受了气,脸上肌肉变得僵硬。

    她叹了口气,捂住心口,那心口一阵阵的疼痛就像是无数的钢钉在扎她。痛到骨髓中。

    说道:“有其母必有其女嘛,不是有句话吗,上梁不正下梁歪。”

    “还有一件事情,妈妈,我想告诉你?”

    “什么事情?”

    “我在卫生间里面又碰到了上次救我的叔叔,那个叔叔心肠其实特别好,只是脸上有些冷。”

    “你没有问他在哪儿工作,叫什么名字吗?”

    “他打电话呢?然后我就偷偷的溜了出来,因为莫欣怡妈妈在外面等着我呢,我怕她等急了,找不到我担心我。”

    小家伙萌萌的说着,双手搂着妈妈的脖子,“妈妈,今天中午我想吃炸螃蟹。”

    “妈妈一会儿就去给你做,欣怡,你也来坐下。谢谢你,今天中午陪着孩子。”

    “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嘛,我也是他的半个妈妈。”

    莫欣怡伸出手掌抚摸上孩子的小手,非常感慨地望着他们。

    几年没见,莫欣怡有了孩子,而且居然五岁了。

    小家伙非常健康,又长得像个帅哥。

    又继续说道。

    “你工作这么忙,身边又没有人照顾他,正好我现在有空。”

    “欣怡,你也该检查检查再要个孩子了,毕竟年龄也不小了。”

    莫欣怡被苏晓柔这么一说,心里也是希望有一个和韩清逸的孩子,健健康康的,快快乐乐的。

    “要不要去美国检查一下,我美国有许多朋友 ,当然也有大夫,专家,你可以去那边看看,可能外国的技术好一些,对你会有帮助。”

    莫欣怡想了想,又点了点头,手抚摸着小宝,说道。

    “也行。在这边也没少吃药,中药,西药,都吃了不少。中药都是韩清逸给买来,然后在燃气灶上温火慢慢熬制,喝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治好,那你给你的朋友打个电话吧。”

    苏晓丽带着满脸的伤痕回到了家中,气急败坏,一着急,又摔在了地上。

    苏晓丽的脸上满是血,衣服上也是,女儿纪琳皱着眉头,再也没有了傲娇公主的样子。

    纪穆青坐在客厅沙发上吓了一跳。

    放下手里的报纸,把苏晓丽扶了起来,又从桌旁拿了纸给她擦拭她脸上的那些血。

    “怎么了,晓丽?”

    苏晓丽咬牙切齿,她的牙被莫欣怡打掉了。

    “甭提了,今天出门遇到了扫把星。”

    脸上的血还在流着。

    纪琳走到桌边,给妈妈拿过药箱放在了她的身边。

    “快点用药吧妈妈,要不我们就去医院,不能这样耽搁着。”

    “刚才怎么没去医院,直接带着孩子就回来了。”

    纪穆青脸色很难看,埋怨苏晓丽。

    这一大早去带着孩子玩,却玩成这样,这个傻女人,真是傻到家了,衣服也被撕碎了。

    苏晓丽自从有了孩子后,再也没有去上班,她的身材比原来也胖了一点儿。

    纪穆青在电视台工作,而且有时间的话他也写一些稿子向网站上投。

    他挣得薪水还是比较多的,足够养活三个人。

    他拿药棉把她脸上的鲜血彻底擦干净,又涂了药膏,“你知道我们和她们有仇,你还招惹他们。”

    莫欣怡和韩清逸结婚好几年,根本就没有生过孩子。

    她领的是谁家的孩子?

    纪慕青有些好奇。

    虽然两人在同一个电视台工作,可是因为苏晓柔的关系,所以他们两人很少说话。

    他知道莫欣怡非常讨厌她,是因为她的闺蜜。

    苏晓丽躺在了沙发上,想到刚才被莫欣怡与那个男孩打成那样,就非常生气。

    “慕青,你去查一下那个男孩是谁,我们一定要还回来,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们。”

    很快,纪慕青坐在沙发一角,忙碌着手里的工作。

    “以后工作的事情就不要带回家了,你没看到我不舒服吗?”

    苏晓丽见纪慕青带理不理的,她气的突然一声尖叫,把正在输入电台材料的纪慕青吓了一跳。

    “不在家里工作怎么办?”

    毕竟爸爸年纪大了,公司的事情已经力不从心。

    效益又不是很好,他只能多赚钱养活苏晓丽。

    纪慕青的工作压力很大,苏晓丽每月开支很厉害,花钱大手大脚。

    见什么买什么,一件衣服就好几万!

    过着少奶奶养尊处优的生活。

    他再也不能忍受这一切,蹭的一下把材料摔在一边,双手叉腰,

    对着她大吵。

    声音差一点就把楼顶掀破。“你就知道在外面惹事,不知道我工作多辛苦。”

    苏晓丽从床上坐起来。

    拿起身边的抱枕变向纪慕青身上砸去,她的公主病又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