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会所内发生的事情
    纪穆青望着蛮横不讲道理的苏晓丽,心情非常懊悔。

    两人之间生气,吵架,好像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

    苏晓丽稍微一不如意,脾气就会爆发。

    此时的她,躺在床上,胸口一起一伏,瞪着天花板,眼睛都成直的了。

    她不明白,自己女儿都为他生了,为什么他对她变得那么冷漠,再也没有了昔日的温情,在他身上她再也找不到做妻子的一点感觉。

    难道纪穆青的脑子里每天想的都是自己的初恋苏晓柔那个死丫头。

    五年了,那个可耻的湖中被遭受暗算的记忆永远永远的留在她的脑海中,每当想起,身体就刺骨般的疼痛,痛到她心中发狂。

    她发誓要报复,可是,苏晓柔突然从蓉城消失,她当时找遍了蓉城,也找不到苏晓柔,她彻底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而今莫欣怡带着孩子突然出现,那个孩子的身世非常神秘,他是谁?从哪里来,与莫欣怡是什么关系,这些都让她很好奇,她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纪穆青没有还手,面对苏晓丽,他一脸的无奈。望着躺在床上的苏晓丽。

    她的样子非常难看,皮肤干燥,暗黄,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容颜,最醒目的是,脸上还带着可耻的疤痕。

    那疤痕就像是一条毒蛇,让人恶心。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当年水盈盈,皮肤白皙的女孩吗?

    想来他和苏晓丽狼狈为奸在一起,辜负了苏晓柔的深情也已经好几年了。

    孩子有了,可是不知为什么,和她在一起,越来越找不到当初的感觉。她变得越来越敏感,时不时的就会发脾气。

    苏晓丽整个人所有的缺点以几何递增的方式,完全暴露在他面前的时候,即使以前想象着有足够的接受能力,可是面对这样一个不时丑态百出的女人,他的心里防线还是彻底崩溃了。

    躺在床上的苏晓丽和他的心情一样。

    这个混蛋,我把什么都给了他,我在他身上又得到了什么?

    她突然间变得非常冲动,脑子一热,拿起身边的剪刀,像疯了似的,狠狠地刺向纪穆青。

    旁边的女儿记琳看到吓了一跳。

    她大叫着,“妈妈,你干什么?爸爸你快躲开呀,妈妈拿刀刺你了!”

    小女孩吓得哭起来,连忙上前跑来制止妈妈疯狂的行为。

    可是已经晚了,剪刀对着纪穆青的右手边划过来。

    右手瞬间被划了一个大大的口子,鲜血从手背流了出来。

    一会儿沿着手背淌了许多,地下,白色衬衣袖子上,被鲜红的血染成了红布。

    一阵疼痛感袭来,纪穆青咬紧牙关。

    他用手连忙捂住被捅的部位,咬紧牙关,非常恼怒的看着她。

    “苏晓丽,干什么这么疯狂,你不要命啦?你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是你男人吗?你怎么能够忍心这样做呢?五年的时间,我掏心掏肺的把整个人都给了你,你却还不满足,像你这样的女人也配和我在一起。”

    纪穆青说完捂着手便走出了房间。

    苏晓丽的大脑一片空白,她自己好像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女儿哭成一团,从旁边抱着她的胳膊,“妈妈,你们不要生气了。”

    苏晓丽没有听到似的,把剪刀扔在了地上。

    瘫软成一滩,人也随着倒了下去。

    她的心随着纪穆青的离去而碎了。

    这个家在她眼中已经变成了一文不值,她痛恨纪穆青,痛恨他的不屑,他的无能。

    痛恨在她受伤害而得不到他的关心时的痛苦无奈的样子。

    纪穆青噘着嘴把白衬衫儿的右下角撕了一块儿,用手捂住手膊,独自一人坐着车去了医院包扎。

    越想越气,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摊上了这样的一个女人。

    当初苏晓丽在他心中是非常完美的。

    像她那么傲娇的女人,他能够拥有她,他觉得应该是他一辈子的福气。

    可是自从把这个傲娇的大公主娶进家来之后,整个家都被搅乱了。

    她隔三差五找事情,纪家为了她花费了许多金钱。

    父亲纪严经常打电话呵斥她。

    “你那个女人,不省心,为了她,纪家整个公司都快搭进去了,当初娶苏晓柔为妻多好,非得娶这样一个败家的女人进门,纪家的脸都快被她丢尽了。”

    想想父亲说的那些话语,再想想苏晓丽的所作所为。

    想想他在她身上付出得不到回报的那种痛苦。

    他想要和她离婚,只有离婚才能彻底的摆脱阴影。

    从医院出来,他不想回家,也不想回老家,他怕看父亲的脸色,更怕苏晓丽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他一个人躲进了紫茉莉娱乐会所。

    在娱乐会所的一间包间儿,他要了许多啤酒。

    而且还要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姐来解心中的郁闷。

    白色衬衣烂成一团,他干脆脱掉,露着结实的胸膛。

    那些啤酒被小姐一一摆放在桌子上。

    纪慕青坐在桌前一口气喝了好几瓶。

    他神情疲惫的坐着,几瓶酒下肚他有些醉了。

    又连着喝了几瓶后,胃开始变得很不舒服。

    老胃病了,干脆不去想它。

    望着眼前的美丽娇小的小姐,她低着头,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穿着朴素。

    一点也不像平时那种着低胸衣服,口中吸着香烟,坐在男人怀中,还不时的和男人打情骂俏,打扮的妖里妖气的女人。

    他拿起身边的一个空酒杯倒满,放在小姐身边,“来,陪哥喝一个,哥有些寂寞。”

    说完把手伸向女人,抬起她尖尖的下巴。

    女人嘴角强露出一丝职业般的微笑,可是瞬间眸子暗淡下来,表情又恢复了淡漠。

    她机械的接过,纪穆青看不惯这种没有颜色的女人,他皱起了眉头。

    心情本来就不好,又摊上一个不会哄人的,他的情绪越发暴躁。

    “你妈的,老子花钱,这点享受也换不回来,要你是干什么的。”

    说完纪慕青把酒杯放下,粗暴的把她抱在自己的怀中,厚唇吻向她。

    可是却被女人一把挡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