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怒打三阎王(4)
    一天,下起一场不大不小的雨,家里头没有特别急着要做的事,张大妈想起女儿那事,嘱咐小云父女守家,撑起一把小油伞,踱到了江河家。

    江河父子去外公家走亲戚尚未回来,江大娘独自一人在家纳鞋垫,正有些无聊,见张大妈来了,连忙起身让坐,泡上一杯浓浓的谷雨茶,老姐妹手拿着手话起家常来。

    二人从天气扯到收成,又从收成扯到当今社会,感叹世风日下,当官的不体恤民情,强盗恶霸横行,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艰难,越来越难熬……慢慢谈到江河的这次出事,张大妈一再感谢江家的大恩大德,说欠江家的实在太多了,一辈子都还不完。

    江大娘忙打断她的话,说:“什么欠不欠的,都是乡里乡亲,何况咱们还是好姐妹呢,世道又不好,谁家没有个三灾二难的,你们不也经常帮我们么?而且那件事又不能怪你们,是李家太强横霸道、官府太黑暗了,好歹都过去了,老放在心里干什么,别让它烦着咱们了;再说这也是咱家江河运气不对,该受点委屈,退财消灾,说不定会因此时来运转、吉星高照……”江大娘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张大妈忙转移话头,说:“姐姐说的对,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不提它们了。眼看儿女们一天天长大了,可以处对象了,只是一时难以找到合适的,真是一块心病呀。”

    江大娘说:“何尝不是呢,这事是得好好操操心,如果能有那个好姑娘帮我管管江河,我就可以歇口气了,说不定他会收收心的,不再打打杀杀的,可我不知道他究竟喜欢哪一类的姑娘啊。再说他整天闲不住脚手的,家境也不如从前了,谁家的姑娘会喜欢他哟。唉,难啊,真难,愁得我的脑袋都大了。”

    张大妈装着有意无意的样子说:“老姐姐,你看我家的小云做你家江河的媳妇行不行?”

    江大娘愣了一愣:“小云?不错呀,这孩子模样俊,心眼也好,还是女秀才呢,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就怕我家江家福祉太薄,高攀不上呢。”

    张大妈忙道:“您可千万别这样说,江河可才是咱乡里的人中龙凤呢,这孩子功夫好,人品更好,谁家的姑娘能嫁给他,可是祖上积了德呢。”

    江大娘道:“瞧你将他夸的,他有你说的那么好吗?对了,你既然有这想法,咱姐妹就干脆亲上加亲,结为儿女亲家吧?不过我这是一厢情愿,不知儿女们是怎样想的。”

    张大妈说:“莫急,莫急!只要我们认可了,再慢慢去做他们的工作吧。我就不信咱们姐妹联手,还有什么办不成的事。”

    江大娘道:“莫怪我泼冷水,熟话说‘儿大不由娘

    ’,你可不要想得太简单了,只怕他们已有主张了。”

    张大妈说:“这事包在我身上,你只管将心放到肚子里吧。”

    两姐妹越谈越高兴,不知不觉到了午饭时间,江大娘留张大妈吃饭,既然就要成为儿女亲家了,张大妈也就老实不客气地答应了。

    张小云做好了午饭,见母亲还没有回来,就到江大娘家来找,张大妈拍拍肚子说:“孩子,妈已吃得饱饱的,你自己回去吃吧。”张小云自己回去了。老姐妹很亲热的又谈了许久,天渐渐的暗了下来,雨早已停了,才依依不舍地作别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