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怒打三阎王(5)
    再说李三红自上次在木形村受挫后,虽然事后给了江河苦头吃了,算是报了一箭之仇,出了口恶气,不过也见识了江河的厉害,父亲将他叫到省城痛斥了一番,说今后不听话就与他断绝父子关系,样子凶得很,好像要将他生吞活剥似的。他自恃有母亲撑腰,并不十分担心父亲真把自己怎么样,只是伤没有好利索,行动不便,不得不有所收敛,很长一段时间就呆在家里和手下们饮酒作乐,不敢随便外出。

    时间过得真快,李三红眼看自己的伤势已完全痊愈,派人打探江河的消息,听说他一直躲在家里,连村子都不出,心想这家伙肯定是因被关挨打赔钱,折了锐气,学了乖,看来有父亲舅父撑腰,有大把的钞票做后盾,谁也奈何自己不了,要是谁再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定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李三红慢慢又来了精神,蠢蠢欲动了,只是想到自己手下没有几个真正的高手,和人动起手来终究是会吃亏的,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谁都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事后再把人家怎样也没多大意思,不由愁眉苦脸起来。

    管家笑着对他说:“大少爷,这有什么难办的,用得着这样不高兴吗?”

    李三红忙拉着管家的手,说:“先生足智多谋,定是有了什么好法子,快快指点指点吧。”

    管家说:“我再足智多谋,有钱管用吗?”

    李三红一拍自己的脑袋,说:“我怎么没想到这呢?反正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钱,父母对自己的开销从不过问,多花点钱还怕请不来有本事的人。”于是派人四处传言,只要是真正的高手,愿出双倍的价钱,绝不食言。

    熟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又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不到半个月的功夫,还真的让他聘来了六个高手,号称“六大金刚”。这六大金刚确实有些本事,出自同一门派,一个个都能力敌数人,老大蓝燕红善拳击,一双拳头出神入化;老二郭文冰力大如牛;老三王本道轻功了得;老四雷达善使双节棍;老五王炳根用刀,刀舞到精彩处,只见刀花不见人;老六姚召政不但武艺高超,而且诡计多端。有了这“六大金刚”做贴身保镖,李三红自是有恃无恐,一心想找机会报复江河,一则以雪前次的“奇耻大辱”,二则向那些不知死活的泥腿子们显示一下自己新手下的“武力”,达到杀鸡给猴看的效果。

    这天天气和暖,鸟语花香,正是个出游的好日子。李三红伤势已好,心血来潮,率领手下气势汹汹前往木形村,准备寻衅滋事。李三红畏忌江河功夫了得,木形村的村民团结,开始还不敢大张旗鼓,只是试试打打,准备形势不妙就开溜,后来

    见村民总是忍气吞声,小心规避,江河也不见了踪影,胆气壮了起来,不再缩手缩脚,在村民面前张牙舞爪、耀武扬威,见了年轻女孩脏话连篇、动手动脚、尖声怪叫,闹得村子里乌烟瘴气,鸡飞狗跳,村民们只是远远看着,不敢上前干涉,只盼菩萨保佑,让这帮家伙闹够了快快离去。江河父母生怕儿子出去闯祸,死死将他看守在家里,一步也不离开。江河几次想冲出去,好好教训这帮害人精,可看见父母一脸哀求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只好在院子里拳打脚踢,丢东摔西,发泄怒气。父母只要他不出去就是祖宗保佑,哪里还敢烦他,只是在旁紧紧盯着。

    李三红本是来找江河岔子的,见江河躲着不出来,觉得不够意思,闹久了也有些疲倦,想打道回府。一肚子坏主意的姚召政凑了上来,说:“大少爷不是说木形村的鸡烧的叫化鸡很好吃么,反正这里遍地都是不要钱的鸡,既然来了,何不尝尝鲜呢?”

    李三红一听大喜,道:“还是老六的老瓜子灵活,本大爷还从来没有亲手烧烤过叫化鸡呢,这次一定要好好乐一乐!”见主子高兴,打手们顿时兴致高涨起来,个个十分卖力,生火的生火,抓鸡的抓鸡,忙得不亦乐乎。

    蓝燕红追着一只鸡闯到江河家里来了,见院子里的鸡又大又肥,抓了一只将脑袋一拧,又去抓另一只,乐得哈哈大笑,追得满院子的鸡四处乱飞。

    江大爷将江河拉进房里后,然后出来拦住蓝燕红,说:“好汉爷,你要鸡抓几只就算了,留几只给老头子下蛋换点油盐吧。”

    蓝燕红见是个老头,竟然不问青红皂白,一掌将他击倒在地,然后抓了几只鸡就走。

    江河是个孝子,在房里见父亲无端受辱,再也无法忍受,一跃而出,拦住蓝燕红的去路。蓝燕红还没遇到过真正高手,自高自大惯了,哪里知道江河的厉害,恶狠狠一拳就朝江河砸来,江河懒得和他纠缠,一个旋风腿将他扫在地上,乘势扭住他的胳膊朝村外拖去。蓝燕红还想挣扎,江河的手就象一把铁钳,就象老鹰抓小鸡似的,令他半点也动弹不得,蓝燕红这才知道遇上了高手,只好乖乖地跟着江河往村外走。

    江大娘赶紧去扶江大爷,江大爷大喊:“管我干什么,我又死不了,快去拦住河儿,千万不能让他再闯祸了!”等江大娘追出来,江河早拖着蓝燕红走远了,江大爷气得直跺脚,扶着江大娘的肩膀,亦步亦趋跟了过去。

    蓝燕红远远看到李三红他们,便大声喊“救命”。众打手纷纷扔下手里的东西朝江河扑来,特别是新聘来的几位高手,更是“嗷嗷”大叫,冲在最前面,他们这样做自

    有目的,一则是因为老大被擒,面子上放不下,二则是受人钱财,得替人消灾,自己被主子重金聘来,须好好表现表现,免得他人说三道四,当然也是因为江河只是孤身一人,以为有“软柿子”可捡,可不能让“其他人”抢了先;而他们眼中的其他人包括李三红在内,都“领教”过江河的厉害,哪敢轻易上前冒险,何况“六大金刚”平时趾高气扬,盛气凌人,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众打手也想看看他们的“戏”,掂掂他们的分量,所以喊倒是喊得特别凶,脚步移动却是特别缓慢。

    说时迟那时快,那五人早抢到江河身边,围住就是一顿乱打。江河一个推手将蓝燕红掷到一边,然后左一拳,右一脚,打得众人鼻青脸肿,连连怪叫。五人知道遇上了高手,围着江河团团打转,再没有一个人敢轻易冲上前来。

    江河拢着手,笑眯眯地斜视着他们,口里说:“上啊,上啊,怎么都不上了?快把你们的绝招都亮出来吧,爷爷好见识见识。”

    三阎王见手下畏手畏脚,急了,大喊:“打江河一拳者,赏大洋十元,踢江河一脚者,赏大洋二十元,将江河打倒在地者,赏大洋一百,绝不食言!”

    熟话说得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众人虽惧怕江河,却抵不住白花花银子的诱惑,再一次“勇敢的”扑了上来,各施绝活,围住江河发动进攻,妄图以多取胜。江河一不小心挨了一棒,众乡亲见江河落单,纷纷上前助威。江河生怕伤着乡亲们,心想还是尽快结束战斗吧,最好的办法自是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于是大喝一声,逼开众打手,跃到李三红身边,一拳砸在他的头上,李三红顿时痛得倒了下去,江河还不解恨,又是几脚,李三红早已无力反抗了,只是死命护住头在地上打滚。众打手见主人被打,欲施援手,被众乡亲紧紧缠住,一时脱不了身,只能干着急。江河将三阎王痛打了一番,这才觉得出了口恶气,喝令李三红和众打手滚蛋,李三红等赶忙答应。

    正当江河和众乡亲准备离开时,气急败坏的三阎王突然从地上捡起一把大刀,恶狠狠地朝江河劈来,众人一声惊呼,江河侧身一避,刀尖还是在脸上划了一条口子,鲜血喷涌而出,不由大怒,飞起一脚朝三阎王踢去,这一脚可是用上了全部力气,何止千钧,三阎王被踢出丈外,头撞在石头上,顿时昏了过去,众打手抬起他就跑了。

    过了几天,县城一好友给江河送来消息,说三阎王伤势过重,虽然正在全力抢救,但一直没有脱离危险期,只怕是凶多吉少,其父李龙威已从省城赶来,正和其舅父江耀祖商量如何为三红复仇,所以劝江河无论如何要

    小心一点,最好是到外面去避一避风头。江河有过上次的教训,知道官府的手段毒辣,也想过到外面去避一避,但转念一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何况熟话说得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如果自己逃跑了,年迈的父母怎么办,他们还不是要拿父母出气,百般折磨他们,自己绝不能做这不忠不孝之事,横竖是一刀,迟挨不如早挨,何必为此担惊受怕,多受些精神上的折磨。

    江河父母可不这样想,江河可是江家的独苗呀,江家的香火只能靠他传承了,从上次的情形看起来,官府可是心狠手辣、草菅人命的,上次仅仅是打伤了人,倾家荡产才保住儿子的性命,这次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人家权势熏天,富可敌国,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岂肯善罢干休,肯定会不择手段报复……江河父母越想越害怕,连夜收拾行李,逼着儿子离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