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巧计斗民团(1)
    摆在兄弟会面前眼前最大的难题是武器的严重匮乏,除了江河的猎枪较新外,保全他们带来的三枝老化得很厉害了,再就是几把砍刀。当然,火药并不成问题,山上多的是树木,木炭随时可造,琉璜硝酸在这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山区也不缺少,肖杰是猎户出身,能够配置简单的火药,但没有真正的现代化的武器,官府真的入山围剿,兄弟会肯定不堪一击,处境将会十分艰险。大家为此愁眉不展。李武想了想,道:“各位兄弟不用焦急,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行不行得通?”众人都知道李武曾当过兵,为人仗义疏财,好打抱不平,和军队里的一些官兵颇有交情,只是不满当官的虐待士兵,一怒之下作弄了连长一顿,连长怪他不敬长官,向军法处告了状,军法处将他抓住审问,要枪毙他,不少官兵联名上书保他,军法处迫不得已,关了他半个来月,然后找了个借口开除了他,连路费都没有给,还是几位士兵兄弟凑了点钱,好容易才回到家乡的。李武在军队里混了那么多年,虽然没捞过一官半职,倒是结交了不少热血哥们,这次能顺利从青山铺逃出来,靠的就是原来一同当过兵、现在调到县保安团当排长的叫杨埼的兄弟的全力维护。杨排长出身穷苦,讲义气,有正义感,这次来青山铺剿匪是十二分不愿意,他知道官府所说的“匪”,无非是一些走投无路、只好铤而走险、啸聚森林的穷苦百姓而已。李武就是打算去找他想想办法。江河道:“好是好,只不过官府正在四处抓捕我们,还是要小心点好,千万不能让官府占了我们的便宜。”大家围在一起商量行动方案,决定由李武潜回青山铺,找到江移摸清情况,再采取下一步行动。

    不久,江移捎来消息,说已经联系了杨排长,杨排长很爽快地答应想办法,不过有个请求,就是想和江河见上一面。大家不同意江河去。王保全道:“杨排长虽然帮过我们,是因为听说我们受了雷保长冤枉气,现在弄枪是想造反,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他毕竟是官府的人,受过官府的反动教育,万一到时起了什么歪念头,你去不是太危险了吗?”江河道:“杨排长既是点名道姓要我去,那是看得起我,不去于理不符,显得没有诚意,我相信他是一个有血性的汉子,不然不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帮你们脱险的,况且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闯一闯。兄弟们放心,我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到时会见机行事、全身而退的。”

    当天晚上江河和江星化装成猎户,各背着一袋野味潜回镇里,先和江移汇合,然后由江移将杨排长约至一家茶楼见面。杨排长见江河长得秀秀气气,斯斯文文,不

    太像武功高强的人,有意试探一下,在和江河握手时暗暗运了一下劲,却像捏上了一杆铁锤,丝毫动弹不得,知道遇上高手了,忙松开手,拱手道:“佩服,佩服!”江河忙还礼:“哪里,哪里!”真所谓“好汉惜好汉,英雄重英雄”,二人一见如故,大有相见恨晚之感。江河言及自已的不幸遭遇,杨排长义愤填膺,唏嘘不已,议及当今世道,二人都感慨万分。杨排长说:“江兄弟,要不是老母妻儿拖累,真想脱了这身狗皮,跟着你们干那些狗日的,省得受这莫名其妙的鸟气,请兄弟放心,一有机会我就会投奔你们的。”江河笑着说:“这倒没有必要,你在官府对我们的帮助会更大。”二人越谈越投机,当江河提到求枪自保一事,杨排长满口答应,附耳对江河低声说了一通,江河连连点头,然后起身作别。

    不久其他乡镇发生暴乱,而王保全他们就像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驻扎在青山铺的保安团不务正业,尽干些偷鸡摸狗、奸淫劫掠的事,在雷保长的哀求下,上峰将他们调往他乡剿匪,并命令他们留了一部分枪枝弹药给雷保长,让他招兵买马,成立民团,维持地方治安。杨排长将藏枪支地点及警卫情况绘成详图,要江移迅速转交江河,并告知要趁部队刚走,民团尚未成立,保丁势单力薄,赶快前来抢枪。几个掌柜的商量后,决定立即行动,以免夜长梦多,再生变故。

    当天深夜,在江移的指点下,李武翻墙进入雷保长家打开大门,江河率几个兄弟闯了进去,用刀逼着刚从睡梦中惊醒的雷保长及保丁,命令他们交出保安团留下的枪枝弹药。雷保长装疯卖傻,说:“我们除了这墙头挂的几枝破枪,哪里还有什么枪枝弹药,你们不相信就自己去搜吧。”江河正要逼问,李武不耐烦,挥起一刀削去雷保长半只耳朵,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还要咱们大掌柜问第二遍么?老子的脾气可不好,说,到底藏在哪里?”雷保长痛得嗷嗷怪叫,捂着血淋淋的耳朵,乖乖地把枪枝交出来了。江河将雷保长等教育了一番,说要是再听到有人反映他鱼肉百姓、危害乡里,就派人烧了他家的房子,灭了他全家,然后命人将他和保丁们扎扎实实捆了起来,口里还塞上白布,关在仓库里。众人挑起枪枝弹药,高高兴兴回了山寨。

    有了枪,众人如虎添翼,胆气倍增,干劲更足,一方面积极筹措物资,兴修山寨,以提高山寨的防御功能,另一方面加强军事训练,提升作战能力。抢回的武器有大小枪枝十八枝,江河叫大家挑选自己喜爱的武器。众人提议唯一的一枝短枪应由江河佩带,说那才是首领的气派,江河说什么也不肯,说

    :“保全大哥年龄较大,又负责后勤,整天背杆长枪跑来跑去不方便,这枪还是给他的好。”保全想推辞,江河向李武使了个眼色,李武心领神会,和江河的族弟江星一起,不由分说将枪挂到了王保全的脖子上,保全只得受了,其余的都是长枪,各人挑了一枝,还剩下几枝,江河叫张大爷也领一枝,张大爷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见江河弄来枪,早吓了个半死,说什么也不肯要“不吉利的东西”,还劝江河他们赶快将枪交出去,以免被官家“株连九族”、“遗臭万年”。江河笑了笑,本来想说咱们早已走投无路、被逼上梁山了,还有什么好怕的,想到张大爷是个老人,胆子又小,就不再勉强,便请王保全将剩余的武器收起来好好保管。这时小云慢慢蹭了上来,怯生生地问:“江大哥,可以给我一枝么?”张大爷连忙喝道:“死丫头,那可不是绣花针,是你一个女孩儿该要的吗?还不快到你娘那里去帮着做饭。”江河也认为小女孩弄刀舞枪不妥,正要附和,忽然瞥见小云苦苦哀求的神情,心肠一软,说:“好,反正有多的,你就领一枝去玩玩吧,小心一点,千万别走了火,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会出人命的。”小云感激地望了江河一眼,扛起枪,高高兴兴地走了。

    山寨不远处有处谷地,十分开阔,足有现在的足球场那么大,只是很少有人活动,长满灌木杂草,江河前去考察过几次,发现只要稍作整修,就是一个很好的练武场,刚好近段时间没有什么大事,就带着众兄弟前去整理,小云、张大妈、江大娘也过来帮忙,张大爷的脚伤渐渐好了,拄着拐杖站在一旁指挥。众人齐心协力,仅几天时间,就把谷地整成一个像模像样的演武场了。小云提议在旁边地势略高的地方修起一座高台,说做“检阅台”,那样才有气势,大家都说好。兄弟们天天去那操练,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江河决定考核一下众兄弟功夫,特别是枪法。众兄弟的枪法都有很大的进步,特别是江星,自幼随父上山打猎,久而久之练就了百步穿杨的好功夫,自从有了称心如意的武器后,训练更是刻苦勤奋,枪法已是出神入化,百米左右弹无虚发,所谓指东打东,指西打西,不差毫厘,称为“神枪手”一点也不过分。江河吩咐将靶位退后至二百米开外,江星仍是枪枪皆中红心,赢得满堂喝彩。在众人的要求下,江河也表演了枪法和丁字镖功夫,特别是丁字镖表演,五十米左右无不中的,众人又是一片喝彩声,当晚山寨喜气洋洋,象过年过节似的大摆宴席,除小云和几位老人外,都喝得醉熏熏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