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巧计斗民团(2)
    就在江河等潜心山寨事务的时候,雷保长的伤渐渐好起来了。捂着残缺的耳朵,雷保长经常恨得咬牙切齿:堂堂的青山铺镇长,县长的亲信,省府要员的亲戚,曾在县城呼风唤雨,备受尊崇,理应在这小小的青山铺好好享受一番,再说,自己从条件优越的县城到这个偏僻的地方来,不就是为了好好的捞上一笔,进一步积累资本,好“平步青云”么?谁知脚跟都未站稳,就被人狠狠来了个下马威,“阴沟里翻了船”,武器财产被洗劫一空,耳朵也丢了半只,如此奇耻大辱,不报枉为“君子”。雷保长越想越气,待得伤势略有好转,便备上重礼,分别拜访了县长和省城的亲戚,哭求他们为自己“申冤”。省府要员说:“你去时我就嘱咐过你要小心,青山铺藏龙卧虎,并不是善善之地,我在青山县当县长时和他们打过交道,那里的刁民不但彪悍,而且诡计多端,团结得很,几乎是一个鼻孔出气,很不好对付,你三红表弟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就是拜他们所赐,但你也不要过分担心,他们不过是群乌合之众,成不了气候,我会严令当地政府清剿,为你报仇雪恨的。”原来这省府要员就是李三红的舅父姜耀祖,在青山县长位置上下来后,由于出手阔绰,活动得力,加上中央有人出面,已升任省政府秘书长。姜耀祖倒也说话算数,不但亲自写信督促县府严办,还亲自带雷保长找了当地驻军的一位师长,好说歹说又献上重金,才为雷保长讨了二十枝步枪、一枝短枪和几大箱弹药。不知是被姜秘书长的言辞感动了,还是闪闪发光的金条起了作用,师长大人格外“慷慨”,派了一位姓赵的班长带了十来个士兵,全力协助雷保长培训民团并参与剿匪。在省府的督促下,县长也“大方”地拔给了雷保长几支步枪和若干“剿匪防匪”经费。雷保长喜出望外,带着士兵押着武器和银洋高高兴兴回到了青山铺。他一回来就四处张贴布告,大肆招兵买马,并许以当兵之人重赏。原以为条件如此优越,报名者定会云集而至,谁知等了几天,除了几个地痞流氓小偷无赖外,报名者寥寥无几,雷保长急得抓耳挠腮,大为苦恼。赵班长忙献一计:“镇长大人,征兵既是如此为难,何不将任务下达到各村村长,他们人熟路熟,还怕想不出好法子。”雷保长一拍脑袋,连连点头赞许:“赵班长到底是省城来的人,见过大世面,主意就是高明,鄙人怎么就没想到呢?再说剿匪也是为了保各村平安,他们理应通力合作,岂能他们袖手旁观。对,就交给他们去办。”

    第二天,各村村长接到通知,赶到乡公所开会。雷保长先讲了一通盗匪如何猖獗,扰得乡里不得安宁,老百姓

    怨声载道,接着谈到省、县两府长官如何高度重视,不但赐予枪支弹药,还特派“足智多谋、勇猛善战”赵长官不辞辛苦,亲自率军前来指导帮助剿匪,又谈到自己以党国利益为重,不惜散尽家产,殚精竭虑为剿匪出力……他在台上讲得眉飞色舞,唾沫四溅,台下却是哈欠阵阵,嘘声一片,认真听者寥寥无几。雷保长知道再多讲下去意义不大,便接过保丁送上来的茶一饮而尽,干巴巴咳了一声,故作谦虚地说:“我的意思想必各位已经清楚,剿匪嘛,本来就是各位乡亲份内之事,大家理应同心协力,共戮匪顽,如有高见尽管提出来,雷某一定不耻下问、洗耳恭听。”他自以为这几句话说得很得体,很有才华,定能引起共鸣,博得大家的赞许,于是微笑着望着台下,希望有人能抢着发言,为自己捧捧场,殊不知台下这时倒是真的安静了,大家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一言不发,场面着实有些难堪。雷保长一再向他的心腹、中洋村村长霍炳全使眼色,霍炳全只得站了出来,振臂高呼:“雷镇长为民呕心沥血、不避艰险,实为我等楷模,我们村坚决响应他老人家的号召,决心为剿匪出钱出力,绝不推诿。”霍炳全喊了几声,见没有人响应,不好意思地坐下了。雷保长干笑了几声,说:“各位既然都很支持,没有反对意见,那就请赵班长宣布上峰决定吧!”台下稀稀落落响起几声掌声。赵班长站起来,“刷”地行了个不伦不类的军礼,故作威严地扫视了一下全场,慢吞吞地说:“本人奉师座之令,前来贵地协同剿匪,现宣布上峰命令,各村需至少派五人参加民团,所需经费由各村自行解决,违者将革职查办。请各位务必同心戮力,共灭盗匪,还一乡平安,共建不世奇功,如有二心,当与盗匪同罪!”台下一片喧哗,雷保长怕有人说出难听的话,连忙宣布散会。

    过了几天,在雷保长的威逼利诱下,各村陆陆续续地送来了人,除了中洋村外,其余各村送来的多半是地痞流氓、老弱病残,很不理想,毕竟凑上了百来人,民团终于可以挂牌成立了,雷保长皱着的眉头打开了,决定亲自担任民团司令,命赵班长为副司令,赵班长所带来的士兵均任班排长,司令部就设在镇公所。民团经过几天训练,就正式上街巡逻了,当然无非是查查户口,吓唬吓唬行人,更多的时候是找几个老实人敲敲竹杠,捞点烟酒钱。民团能熟练操作枪枝的都不多,要是真正打起仗来,肯定是一堪一击。因为手握“重兵”,雷保长(这时候也更喜欢别人叫他雷司令)倒是特别神气起来,经常捂着盒子炮,带着一队兵丁在街上耀武扬威,还不时放出话来,说时机一到,定当

    剿灭兄弟会,同时派人四处打探兄弟会的行踪。江河听说后,笑着对大家说:“雷保长想打我的主意,有胆量,只是他得掂量掂量自己的骨头有多硬,禁不禁得住咱们碰碰,兄弟们,咱们得找机会好好会会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目空一切的雷司令,不然他可真的会小瞧我们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