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巧计斗民团(7)
    可是好些天过去了,江星和小云还没有回来,众人纷纷向江河打探消息。江河表面上装着若无其事,内心深处十分担心,甚至怀疑自己的决策是不是错了。江星还好一点,自幼在山里打猎,有一定的野外生存经验,小云却是一个弱女子,在茫茫的原始森林里乱转,该不会出什么危险吧?如果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将如何向大爷大妈交待呢?唉,早知如此,不如派其他人去的好,怎么只想到他们忠诚可靠、口风很紧,就不考虑小云是个女孩子呢?

    江河越想越着急,越想越害怕,想亲自带人去找,可是偌大个森林,就是藏个千把人在中间,也不会露半点痕迹,想找二个人无异大海捞针,谈何容易,正在犹豫不决时,江星和小云回来了,他们衣衫褴褛,脸上、手上布满道道血痕,疲惫至极,看来吃得苦不少。江河忙招呼他们坐下,给他们倒茶水,问他们饿了没有,得知他们快一天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赶快吩咐厨房为他们做饭。江星一口把水喝干,用手抹抹嘴,道:“江哥,还是先听听我们汇报情况吧!”江河伴着他们坐了下来。

    原来他们二人找了几个地方,都不满意,继续寻找,渐渐带的干粮吃完了,小云也摔伤过几次,江星心痛小云,建议回营休整后再想办法,小云不答应,说:“任务没有完成,对不住江大哥的信任,还会成为别人的笑料,我看丢不起这个人。”于是他们胡乱打些猎物烤了吃,或是找些秋天掉下还没有烂掉的果子充饥,有一次实在找不到别的食物,只抓了只硕大的山鼠,没办法只好烤了吃,既无盐又无作料,难吃得很,小云因此恶心了好几天,说饿死也不吃了。

    他们继续找寻,也许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吧,终于让他们发现了一处绝佳的地方,做营地是再好不过了。那座山很陡峭,仅有一条羊肠小道可攀援上去,无论从上或从下看仿佛都没有落脚的地方,他们也是爬了一半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发现的。

    这儿真是一个好地方呀,那么陡峭的山峰,半山腰居然有一块偌大的平地,足足有十几亩。四周古木参天,不到眼前是极难发现的,平地旁边有块巨石,极像一只卧着的猛虎,站在上面,周围几里远都看得清清楚楚呢。

    小云和江星下山后遇到几个猎户。猎户告诉他们这地方叫卧虎岭,因为地势险要,环境复杂,一般人是不会到这儿来的,他们也是为了追一只野猪才赶到这儿的,其中的一个猎户说:“我们紧跟着追到了这里,野猪却不见了踪影,还有一位兄弟摔伤了。这地方简直他妈的太邪了,我们一分钟都不想呆在这儿了,正准备回去呢,想不到遇上你们,你们

    还是赶快走吧。”

    和猎户们分手后,江星他们又爬上去看了一下,认为确实是个驻兵扎营的好地方,怕大掌柜惦记,不敢耽误太久,就赶回来了。

    江河感激地望了望他们,说:“谢谢你们,我给你们记头功!”然后叫他们先去吃饭休息,并嘱咐千万不能声张。

    江河马上找到王保全。二人商量,决定让江星好好休息,再由他带路,亲自去实地考察。江星可等不及了,说:“二位首领,我已经吃饱喝足了,一点也不累,现在就走吧。”

    江河笑着说:“看你这急性子,急什么急的,迟点早点有什么关系吗?快去给我好好休息,累坏了身子可不得了

    江星知道大掌柜是关心自己,只好等了一天,第二天一大早就吵着要出发,江河见他精神奕奕,也想早见到那个江星他们说得神乎其神的地方,就不再拒绝,二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发了。

    兄弟二人都在山里长大,腿功极好,都是年轻力壮的时候,走起山路来十分轻快。江星回来时沿途留下了记号,不用走弯路,所以不到三天就赶到了目的地。

    江河从山下往上一看,不由得暗暗赞叹:真是一座好山呀,高约千丈,奇石古木林立,一条羊肠小道如巨龙盘旋升天……二人爬到半山腰,由于速度过快,已是大汗淋漓,气喘如牛。真的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果然是个天造地设驻军扎营的好所在:不但可以容纳数百人活动,而且土地肥沃,利于耕种,更妙的是山石间一汪清泉,常年水流不断,水量也大,捧一口一喝甜津津的……

    江河越看越高兴,和江星指指点点起来:什么地方建营房,什么地方做伙房,什么地方做仓库,什么地方设哨位……二人意犹未尽,动手搭建了一个简单的窝棚,晚上就留宿在窝棚里。

    此后一段时间,王保全等也先后来考察过几次,都认为此地是作为备用营地的最佳选择,几个首领商量后,决定在大雪还未完全封山之前,由江星带木匠张担和泥水匠王应征等五人前来建设新营地。能就地取材的更好,实在没有的材料由王保全亲自派人从附近乡镇采集后暗暗运抵新营地,建设能快则快,保证质量更重要。

    五月鲜花盛开的时候,新营地建设基本完成,江河决定将老人妇女送到新营地。

    老人们开始有些不愿意,讲和孩子们相处久了,习惯了,真要搬走有点舍不得;但把道理讲清楚后,也就不再坚持,小云不愿意离开,不管大家怎么劝说也不答应,请张大妈做她的工作也不听,有时说急了点,还泪水盈盈,说大家是嫌弃没有用,成心赶她走。

    江河一时无

    计可施。保全劝江河别太着急,建议小云的事先搁一搁,毕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是先考虑建立交通站的问题,他怕江河分心,主动承担下说服小云的任务。

    江河认为保全言之有理,就找到江移,交待了任务。

    江移很乐意地接受了,说:“官府势力强大,且官官相护、相互勾结,莫看我们打了几次胜仗,凭心而论,无论是从军事,还是从人力、物力等来讲,我们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必须保持头脑清醒,随时掌握它们的动向,所以建立情报站不但必要而且必须。有件事我要提请二位首领注意,就是想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里做生意,没有强有力的后台是行不通的。咱们可不可以找一位熟识的、有实力的人作靠山,有什么难事请他出面解决?”

    保全望了望江河,江河沉思了一会,说:“这敢情好,有保护伞自然可以省却不少麻烦,可仓促之间,到哪里去寻找合适的人呢?而且和我们交往的人不是穷哥们就是武林人士,哪有什么高官达人呢?”

    江移想了想,道:“我这里倒是有一个,只是不知合不合适?”

    “请讲!”

    “你还记得一个叫黄正旺的人么?”

    “黄正旺?干什么的?”

    “就是邻村那个一直闹着要跟你习武、父母却不答应的那个小男孩呀,有一次一群小孩欺负他,你不但帮他教训了那帮小孩,还把他送回了家,他母亲千恩万谢,定要重金谢你,你却不坚决不受……”

    “啊。”江河终于有印象了,问,“他们家不是早搬走了吗?他现在是干什么的,你是怎么和他联系上的?”

    “上次我到省城去办事,街上小混混故意找我们的麻烦,实在没有办法了,一个朋友带我找他,他听说乡亲有难,二话不说就出面给我了了难,还说今后有什么困难事尽管找他,只要在他能力范围的,绝不会袖手旁观。呵,他还特意向我打探你的消息,说一直念着你,有机会很想见你一面呢。”

    “他为人怎么样?”

    “挺开通的,很是看不起那些高高在在、作威作福的人,说是早就不想做这个丢人现眼的副官了,想去寻找一条光明的道路,迫于严父压力,也确实没有找到好的去处,只好暂时维持现状了。我向他委婉地谈起你的遭遇,他颇为愤愤不平,一直说奸人当道,民不聊生,李三红该打,昏官该杀呢!”

    “既然如些,我们就去探探他的口气再说吧。”江河说。

    第二天一大早,江河备好礼物,带着江移、保全等租了一辆马车,赶到了省城,先找了一个旅店住下,然后叫江移去联系黄正旺。

    江移找

    到黄正旺的家,门房还记得江移,知道他是主人的老乡,赶快去通报。黄正旺正在和母亲闲聊,听到江移来了,忙起身相迎。

    江移见黄母在场,忙呈上礼物,黄母忙道:“不敢当!”

    江移道:“只不过是家乡的土特产品,值不了几个钱,都是乡亲呢,老夫人就不必客气了。”黄母谢了,吩咐管家收下。

    黄正旺问江移来省城有何事,有没有需要他出力的地方。江移考虑到有老人在场,不便直言,只称家乡来了一个熟人,想拜见黄兄弟,不知黄兄可否有空。

    黄正旺问:“是谁,我认识吗?”

    江移道:“就是上次你再三向我打探的人。”边说边向黄正旺使眼色。

    黄正旺会意,对母亲说:“娘,我出去一会儿。”黄母点点头。

    黄正旺起身同江移向门外走去。到了旅店,黄正旺吩咐司机先回去,告诉老夫人先自行休息,说自己有事可能一时半刻回不了家,不必等他了。

    江移将黄正旺领到江河房间。二人相见,先是愣了愣,随即认出对方。

    “江河大哥!”

    “正旺兄弟!”

    二人相拥在一起。二人说起别后经历,均感慨万千。江河阐明来意,当然不会提及情报站的事。

    黄正旺不假思索,一口答应,说:“这点小事,不必去求别人,包在我身上就行了。”也难怪,黄家在本省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黄正旺父亲是一个大商人,门下的“福全隆”商号不但红遍全省,在全国都有些名气,许多地方都有分店。由于正旺父亲精于商道,豪侠仗义、挥金如土,不少达官贵人都愿意和他合伙做生意,以“福全隆”的名号在县城开家皮货店,断没有人敢轻易惹事生非。

    三人商量了一些细节问题,慢慢谈起年少时的趣事,兴致更浓,直到夜已经很深了,江河催黄正旺回去,并说自己第二天就回去,也想早点休息。

    黄正旺依依不舍,极力挽留,说:“兄长才来省城怎么就要走呢,不行,兄弟决不答应,咱兄弟好有好多话要讲呢,再说许多年未见面了,你总得让我尽尽地主之宜吧。”

    江河见黄正旺一脸真诚的样子,答应多留一天。

    第二天,黄正旺向上司请了一天假,陪江河等游省城。面对大好河山,众人谈及官场黑暗,国力脆弱,民不聊生,均感慨万千。

    江河故意用言语试探正旺,发现他是确实一个极有正义感、忧国忧民的进步青年,尽管出身名门望族,叔父更是在中央权力部门任要职,但他仇视这个丑恶的社会,读大学时就参加学生运动,后因思想激进被列入官府黑名单,差点被

    捕入狱,要不是父亲、叔父出面力保,说不定现在还在某所监狱蹲着呢。可怜许多同窗好友却受尽折磨,甚至惨遭迫害。说着说着正旺已是泪水盈盈。他说自己这个化学系的高才生,报国无门,不能走科教兴国之路,竟然伦为达官贵人的帮凶,当起省府的秘书,虽说是父母之命,也是自己无能所至,真是愧对好友们,也对不住自己的良心……

    江河等忙安慰他,说:“公道自在人心,如此乱世,能洁身自好、不做祸国殃民的坏事就问心无愧了,何况你还可以利用职权为咱穷哥们主持公道,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黄正旺破涕为笑。

    四人惺惺相惜,感情自然又贴近了一步。正旺提出要和江河结为异姓兄弟,江河满口答应,说自己亦有此意,只是有些高攀了。四人结拜后,江河又在省城盘桓了几天,才和黄正旺依依惜别。

    经过半个多月的紧张筹备,福全隆皮货店在青山县最繁华的地段热热闹闹开业了。江移堂而皇之成了富全隆皮货店的老板,挑了几个忠诚可靠的好友作了伙计,经营起皮货来了。

    开业那天,黄正旺亲自从省城赶来,还带来了父亲、叔父和一些省府要员的亲笔祝福和贺礼。因为福全隆总店名头响亮,县城来捧场的人络绎不绝,县长也亲自赶来祝贺。江移尽管忙得昏头转向、不亦乐乎,心里却是美滋滋的,江河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