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梅云难取舍(3)
    “离愁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方小梅走了,江河仿佛遗失了什么,好几天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一点也提不起精神,连最喜欢的酒喝起来也感觉兴奋不起来。

    不过他很快调整了心态,作为首领,必须对兄弟们负责,不能因为自己的情绪低落而影响山寨的工作。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兄弟会,有小帮派的,有欠了人家债还不起的,有得罪了官府的,总之大多是走投无路了的。物资渐渐有些短缺,枪枝弹药更是成了问题。虽然炼制了一些火药,但只能用在火铳上,用来打打猎还可以,如果用在作战中,是起不了什么大作用的。

    江移传来消息,说雷保长经常到省、县活动,除弄到一批枪枝弹药外,县保安司令部还答应抽派一个中队到青山铺镇,协助雷保长的民团剿灭兄弟会,以绝后患。江移再三提醒江河等要加强防范,不可掉以轻心,说敌人这次可是下了大决心,绝不是装装样子。

    江河注意到近来山里常有一些人打探兄弟会的消息,这些人看不出有什么恶意,但谁也不能保证里面有没有民团的暗探。他决定先下手为强,趁保安团未到之前抢先进攻青山铺民团,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灭灭他们的嚣张气焰,锻炼锻炼兄弟们的战斗力。

    经过反复侦察,搞清楚了民团人数虽然超过三百,但大多是无业游民,武器配备差,战斗力不是太强。共分五个中队,其中四个中队分守东南西北四门,驻民团司令部的有一个中队,武器配备最好。经过认真商量,作战方案定下来了,由江河和李武率一个装备精良的小队进攻民团司令部,另外,利用敌人黑夜不敢轻易出击心理,由王保全等各率一部分人袭扰镇子里其他四个中队,牵制他们,不让他们及时支援民团司令部。

    计划议定,江河率兄弟们分批潜入青山铺,在镇上废弃仓库集结。时间还早,除留少数几人警戒外,其他人员一律休息,待天色暗下来再展开行动。

    深夜,江河小队潜伏到民团司令部,见门口二个哨兵昏昏欲睡,隋三明举枪欲射,江河连忙摆手制止,然后扬起双手,“唰唰”二镖飞去,正中二人咽喉,顿时气绝身亡,许是哨兵倒地的声音惊动了门内的岗哨,只听门内喊了一声:“发生了什么事?”接着“吱呀”一声门开了一条缝,一个胖乎乎的脑袋伸了出来。

    江河一个箭步上前,卡住他的脖子,轻声喝道:“不许喊,否则要了你的狗命!我们是兄弟会的,来找雷保长算账的,与你们无关。识相的就给我老实点。快说,你们的营房在哪里?”

    那人见江河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连连点头,用

    手指了指营房的方向。江河一掌将他击昏,拖到门角落里,然后率领众人闯进营房。

    民团士兵正在熟睡,兄弟会已将摆在墙边的枪枝搬运一空,等到敌人发觉,为时以晚,兄弟会的刀枪已明晃晃地指着他们,哪里还有反抗的余地。

    江河下令将民团团丁们捆起来,口里塞上破布,然后下令撤退,新近入会的兄弟见院内到处都是值钱的东西,有的平时连见都没有见过,手早痒痒了,都想占为己有,顿时你争我抢起来,场面几乎失控。江河一边命将武器运走,一边极力制止哄抢。众人已抢昏了头,哪里肯轻易罢手,仍是吵吵闹闹。

    这时,雷保长正从外面鬼混回来,见院子里乱哄哄的,知道情况不妙,一面鸣枪示警,一面大喊:“土匪来了!土匪来了!”

    镇子里顿时喊声一片,一群敌人从民团司令部对面的民房里涌了出来。原来狡猾的雷保长害怕别人端了自己的老巢,吸起以前的教训,特意将防守司令部的士兵抽出一部分,埋伏在对面的民房里,以备不时之需,想不到让他瞎猫碰上了死老鼠,派上了用途。

    刚率队走出院子的李武率兄弟们拼命阻击,无奈敌人人多势众,只好边打边往院子里撤。江河见情况不妙,赶忙组织撤退。那些哄抢财物的人才知道撞了大祸,赶忙扔下手中的东西,拿起武器抵抗,伺机突围,但为时已晚,敌人已紧紧围了上来。

    江河率人守住前门,命李武等从后面翻墙撤退。

    李武不答应,道:“你是大掌柜,兄弟会不能没有你,还是你先撤吧!”

    江河勃然大怒,用枪指着李武,吼道:“谁敢不服从命令,我就毙了谁!”

    李武从来没有见过江河发过这么大的脾气,知道他下了决心,只好喊了声:“留下的兄弟们听着,你们就是自己丢了性命,也得保证大掌柜大掌柜的安全呀!”

    众人齐声回答:“是!”

    李武这才朝其他的人喝道:“跟我撤!”

    雷保长得意地大喊:“兄弟会抵挡不住了。兄弟们给我狠狠地打,灭了兄弟会,本司令一定重重有赏!”

    民团团丁一听有重赏,嗷嗷叫着往上冲。眼看敌人就要冲进大门,江河端起刚缴获过来的机枪一顿狂扫,敌人倒下一片,剩下的赶忙往后退。

    李武他们已从后院撤走了,江河正要下令撤退,一颗子弹飞来,猝不及防的他胸口中了一枪,倒了下去。

    许仲文背起他,不顾一切朝后院冲去,兄弟死命掩护,一个个中弹倒地,敌人边放枪边追,眼看许仲文就要无路可逃,李武出现在墙头,将他和江河拉了上去。原来李武不放心

    江河,将兄弟们送至安全地带后,带着几个枪法较好的兄弟杀了回来,众人护着江河且战且退,保全率部赶了过来,民团怕中埋伏,没有再追了。

    这一仗,兄弟会虽然缴获了一些枪枝弹药,付出了的代价却是惨重的:受伤的不算,光阵亡的就有十多个,大掌柜江河也受了重伤,至今昏迷不醒,士气一下低落到了极点。幸亏王保全头脑清醒,一面放出多路暗哨,监视民团行踪,一面抢修工事,加强山寨的防御。为了确保江河的安全,派人将江河送至卧虎岭抢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