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梅云难取舍(6)
    江河的伤完全好利索了。方小梅还没有回来,卧虎岭在江星的苦心经营下,搞得井井有条,有声有色,江河觉得呆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决定回鹰嘴岩。一则是因为老营确实让他放心不下:受伤的兄弟怎样了,死难者的家属又是怎么安排的,士气到底恢复得如何,都只是从别人那里听到的,并没有亲眼看到,二则也是为了躲避老娘的唠叨,江大娘一见面就逼着他表态同意与张小云成婚,闹得他狼狈不堪。

    回到鹰嘴岩后,他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一切都是那样井然有序,生机勃勃,自己简直成了多余的人,所有的人都怕他累着,所有的的事都有人抢着干。江河向王保全诉苦,说兄弟们老拿自己当病号看,太无聊了。王保全笑着劝江河多休息休息,保证伤好后有他忙的。

    小云带着十多个兄弟从新营赶来了,说是奉命来照顾江的。

    江河要小云回去,说老人们更需要她。

    小云可不像从前老实了,因为她这次可有江大娘他们撑腰,名正言顺自然理直气壮了,说:“我可是江大娘他们派来照顾你的,你这大掌柜再大,能大过江大娘么?除非你不想做她老人家的儿子。”

    众人也随声附和,说:“那样好的娘,你不做我们可要抢着报名了。”逗得江河哈哈大笑,不再坚持了。

    寨子里的工作有条不紊地开展着,兄弟们生怕江河累着,什么事都抢着干。江河每天练练拳,在寨子周围逛逛,找人谈谈心,了解了解情况。敌人对大云山的防守越来越松懈了,有时连人进出都懒得仔细盘查,只要交点钱就行了。

    江河决定到县城走一遭,一来是为了散散心,见见老朋友;二来也是为了打探消息,了解一下形势。

    小云坚决要求同去。江河原本打算一个人去,这样目标小,行动方便,架不住小云软磨硬泡,王保全也说带一个人好相互照应,还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关键时刻还可假扮夫妻蒙蔽敌人呢。

    小云听得心里甜蜜蜜的,一个劲地傻笑。江河真的有点拿他们没办法,只好答应了。

    到了县城,江河没有直接去江移的福全隆皮货店,而是先找个家旅店住下。要知道皮货店是大家花了那么大的心血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曾经为山寨提供了不少的准确信息和大量的物资,比得上好几百人,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暴露。

    晚上江河约见了江移。江移详细地向江河汇报了皮货店的情况,江河询问了县城一些情况,特别是县城兵力布防情况,江移一一作了回答,并且告诉江河,由于现在围剿“赤匪”已到了关键时刻,官府将全部力量投入到**方

    面,暂时不会也抽不出兵力对付兄弟会等帮派,正是兄弟会发展的好机会。

    江河说:“大哥,你自己也要多保重,一定得提高警惕,安全至上嘛,另外要多和县里的头面人物交往,该请的请,该送的送,不必吝惜金钱。”

    江移说:“我自有分寸。”

    江河说:“大哥,有件事你看有没有办法?”

    “请讲。”

    “山寨武器缺乏,能否设法弄到一批军火,至于经费,不用你操心,山寨里前段时间摸了几头‘肥猪’,收获不小,黄的白的都有。”

    江移说:“可以想想办法,不久前我正好结识了一个**军需官,这人很有来头,极贪财,一次喝多了酒,告诉我他手里有批军火,问我有没有关系找到买家,当时我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就没有搭理。不知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我想办法试试,至于能不能弄到、能弄多少得靠运气。”

    江河说:“对,千万强求不得,尽力而为吧,能弄多少是多少,实在不行就算了,我还是那句话,安全至上嘛,你可是咱们的宝贝,千万不能有任何闪失。”

    江移说:“你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二人又商量了一会,江移告辞了。

    第二天,江河去拜访了一些武友,畅叙别后之情,第三天决定返回山寨。

    小云很久没有来过县城了,这几天跟着江河东奔西跑的,根本没有好好逛过街,便缠着江河要多玩一天。

    江河见她这段时间为照顾自己没有少受累,人都瘦了一圈,也想让她轻松轻松高兴高兴一下,反正回去也没有多少事可干,不在乎一两天,再说县城难得来一次,给她买点纪念品,算是报答她对自己这些天的精心照顾,就爽快地答应了。

    天刚亮,二人抓紧吃完早餐,就上街了。小云的心情似乎特别好,对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物品兴趣很浓,这也问问,那也看看,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只要是她喜欢的,江河都买了下来,送给她做纪念。

    小云见江河这么疼爱自己,心里乐开了花。不知不觉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江河忽然感到好象有人在跟踪,小声告诉了小云。小云有些紧张,忍不住想回头看。

    江河道:“不要害怕,有我呢,照常走自己的路。”挽起小云的手,镇定自若地往前走,小云心里一暖,浑身充满力量,这时就算天塌下来她也不怕了。

    二人来到一个卖化妆品的小摊子前,江河装作挑选化妆品的样子,随手拿起一个镜子照了照,发现有二个穿青色衣服的人正立在不远处,鬼头鬼脑地往自己这边张望,看来被跟踪不假了。江河依旧不

    动声色,帮小云挑了一把梳子,一个镜子,付了钱,和小云说说笑笑走了,那二个家伙马上紧跟了上来。

    江河悄声说:“快走,后面真的有尾巴。”走到一个拐角处,江河拉着小云闪入另一条街道,闯入人群中,加快了步伐。

    那二个家伙见猎物要跑,边追赶边吹警哨招唤同伴,并朝天鸣枪驱散人群,街上顿时乱作一团。警察们越聚越多,纷纷举起枪向江河他们瞄准,喝道:“不准跑,再跑就打死你们!”

    江河哪里会听他们的话,掏出手枪,“呯呯”二枪放倒了二个警察,小云也掏枪射击。带队的警官见江河他们只有二个人,便大呼“抓活的”,指挥警察四面包抄。

    江河和小云且战且退,跑过了几条街。小云实在跑不动了,要江河独自逃跑。江河生气道:“你说什么话,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我江河岂是贪生怕死舍友求荣之徒!”

    小云道:“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与其一起被抓,倒不如逃脱一个是一个,也好有人去通风报信呀!”

    江河依旧不肯,拉着小云边打边跑,不知不觉跑到了城墙上,敌人狞笑着围了上来,带头的得意地说:“跑呀,怎么不跑啦?”

    小云再也跑不动了,瘫倒在地,江河想背她,小云流着泪喊道:“江大哥,你快跑吧,不然真的来不及了。”说完奋力挣脱江河的手,从墙头上跳了下去。

    江河一把没有抓住。敌人早围了上来,江河悲愤地大吼几声,将靠近身旁的几个家伙摔下城墙,自己也跳下去,还好城墙不是太高,江河摔了一跤,爬起来就跑了。敌人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等到他们清醒过来,胡乱开枪时,江河早跑远了。

    晚上,江河摸到江移住处,找到了江移。江移听说了白天有一男一女遭到警察们的追捕,心想不会是江河他们吧,赶忙派人打听,都说男的跑了,女的被抓了,正在胡思乱想,见到江河来了,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江河简单介绍了情况,说小云生死不明,要江移设法摸清情况,待机营救。由于敌人搜查很严,江河怕牵累江移,不敢在城里呆得太久,再三嘱咐江移一有情况就通知自己,潜出了城。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