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新武器”显锋芒(2)
    民团在木形取得“大捷”后,雷保长欣喜若狂,这么多年了,一直被共军牵着鼻子走,既损兵折将又挨上峰责骂,这次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看来**也不是什么天兵天将、铜墙铁壁一块,他们的意志再顽强,毕竟敌不过自己从省城购置的先进武器和白花花的银洋。

    雷保长决定论功行赏,他知道要士兵们卖命,不给点甜头是不行的,那些既要羊儿长得好又要羊儿不吃草的官员们简直就是笨蛋,我雷某人可不干这样的傻事;再说羊毛出在羊身上,事后向老百姓多摊派一点就是了,自己是吃不了亏的,同时派人四处张贴布告,宣布**的罪状和处罚措施,还公开枪毙了**的两名村干部,悬尸示众,勒令“受**蒙蔽的村民们主动投案自首”,否则将“严惩不殆”、“株连九族”;另一方面,对木形村那些“曾支持过共匪,为**献计献策、出勤出力的乡民们”无条件收取劳军费、悔改费、重为良民费,如有不服从者,将“以通匪罪论处”。

    当然,雷保长更不会忘记向上峰邀功请赏,将“战果”尽可能夸大,直到自己都有点惊讶为止,并且坚决请求上级允许他召开“庆功大会”,既“可鼓军民剿匪之斗志”,又“可灭共匪之锐气”,还“可警告动摇分子、起杀鸡骇猴之妙用”,可谓一举多得。

    雷保长的主子们虽对民团所报数据有所怀疑,毕竟民团是打了一次胜仗,给了**游击队沉重的乃至毁灭性的打击,“取得本县剿匪史上一次重大胜利”,其“功劳可昭示后人,彪炳千秋”,不但准其所请,而且给予巨额奖金,给民团补充一部分枪枝弹药,另外,因“雷司令一向忠于党国,克尽职守,劳苦功高,实为全县乡民表率,特晋升县保安团副司令,授少校军衔,仍兼青山铺镇镇长、民团司令”,待青山铺共匪彻底剿灭后“再行升赏”,号令其他乡镇长官向他学习。

    雷保长喜出望外,遂大摆宴席,大事庆贺,做起升官发财的美梦来了。

    民团刚成立时,虽极尽敛财之能事,但雷保长为博取维护一方平安的好名声,以便笼络人心,利于招兵买马,倒也对民团士兵行动有所约束,不允许他们过份为非作歹,特别是遭兄弟会几次沉重打击后,更是有所收敛,他深知泥腿子们虽说胆小怕事,轻易不敢惹事生非,不过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这些穷鬼们逼急了也会铤而走险的,千万不能将他们全部推向**或江匪那边。

    雷保长认为这次兄弟们在清剿共匪的斗争中奋勇当先,建下“不世奇功”,**从此一蹶不振,穷鬼们没有了领头的,再也没有什么威胁了,不能让兄弟们

    受委屈了,他们夺点抢点,也是理所应当,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何况木形村的穷鬼们一向不守本份,喜欢惹事生非,不服管束,先是出了个大土匪江河,后又是江星等聚众抗税,这次更是跟着共匪作乱,闹得本司令寝食不安,教训教训一下也是应该的、很有必要的。

    民团官兵们见雷保长默许了,胆气更壮,再也不藏着掖着了,公开抢劫,甚至杀人放火,奸淫少女,弄得当地人心惶惶,妇女们更是足不敢出户,稍有姿色者都远避他乡。

    老百姓对民团恨之入骨,但无可奈何,只好忍气吞声,苦苦度日,心里暗暗盼望红军游击队或兄弟会早日回来,灭了民团这班禽兽不如的东西。

    游击队被袭的消息传到了鹰嘴山老营,江河大为焦急,他倒不是担心**有什么损害,是的,他不讨厌**,甚至还对一些**员有所好感,但毕竟和**扯不上关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只是不愿方小梅出事,至所以派人四处打探,是为了找到方小梅,准备亲自下山营救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