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祸临鹰嘴山(2)
    有人在江河耳边说牢骚话,说这样包庇沙利文不公平。江河将沙利文叫去,语气严厉了许多,板着脸训了他一顿,警告他以后绝不能这样,否则将按帮规处理。沙利文一本正经地保证以后绝不再犯,否则任凭江河处罚。江河见他态度诚恳,相信他能改,原谅了他,谁知他出门就忘,仍然我行我素。

    这天沙利文馋劲大发,找了个借口溜下山,找了家餐馆里,点了一份酒菜,自斟自酌起来,忽然听食客讲,镇里的迎春楼来了位色艺双绝的姑娘,叫小桃红,那些有钱的公子哥们儿捧着银子排着队等着她接待呢。

    有的说:“我的乖乖呀,那可是一堆堆的白花花的银子呀,足够咱们吃喝几年的,可那娘们还爱搭理不理的。”

    有的说:“这有什么好稀奇的,不怕你笑话,只要让我亲一下她,立马就去死也值了。”

    有的说:“听说那姑娘眼界高,一般的人,瞧都不愿瞧一眼呢,就你这德性,悬!”

    沙利文听得心痒痒的,想老子风流倜傥,不是家道衰落,漫说是青楼女子,就是大家闺秀,老子都要好好挑一挑呢,又想起以前的风流事,再想想今天的处境,心里有些难过,不由猛灌几口酒。

    “老子好久没有开荤了,反正已经下山了,就去快活快活一番吧。”几口酒下肚,沙利文的神经亢奋起来,不由自己赶到迎春楼,将新近积攒的银元掏出一把,往桌子上一搁,喊道:“来人!”

    老鸨见来了阔客,满脸堆笑迎了上来,道:“大爷来了,姑娘们快来侍候呀!”

    一群花枝招展的妓女们围了上来,不过是些二流货色,沙利文哪里看得上眼,盯住老鸨说:“我今天专为小桃红来的,其他的人都不要,快叫小桃红前来陪本大爷。”

    老鸨亲自为沙利文上茶,一边陪着小心,说:“大爷真有眼光,一下就挑中了咱们的小桃红,只是不凑巧,大爷来迟了,小桃红已有客人相召,只能等下次了,不过,大爷放心,咱迎春楼漂亮姑娘多的是,大爷尽管挑,我一定要姑娘好好侍奉,保证让大爷快快活活,胜过神仙。”

    沙利文少爷脾气上来了,又掏出一把银洋往桌子上一摔,说:“你以为本大爷会少了你的银子么?告诉你,只要大爷高兴,银子有的是!”

    老鸨忙将银元塞进沙利文的怀里,一边打拱作揖:“大爷,您消消气,银子谁不爱呢,只是小桃红今天确实不得空,这样吧,您今天的花销全算妈妈的,等哪天小桃红有空了,我要她好好陪陪大爷,任谁也不接待。”

    沙利文的酒劲上来了,将桌子一掀,吼道:“你以为本少爷真是闲得无聊,有

    时间天天来你这个破地方么?告诉你,大爷今天就要定小桃红了,再不让她出来,老子可要拆掉你这破庙了。”

    老鸨的火气也来了,心想:“老娘开店这么久了,什么样厉害的主子没有见过,还会怕了你这条哪里冒出来的小泥鳅?”双脚往地上狠狠一跺,也吼道,“谁敢在这里闹事?识相的给老娘滚出去,老娘可以既往不究,不然请出咱家主子来,可不要说我们以大欺小了!”

    沙利文火气更大了,掏出手枪朝天就是一枪,喝道:“老子正想见识你家主子呢。也许老子认得他,老子的枪可不见得认识他!”

    众人听到枪响,都吓得东躲西藏,姑娘们更是尖声怪叫,迎春楼顿时乱作一团。

    正在和小桃红调笑的雷保长以为是那路土匪打进来了,忙扔下小桃红,带着贴身保镖溜了出来,见只有沙利文一个人,本想动怒,忽而眼珠一转,摆手制止二个欲动手捉拿沙利文的保镖,满脸堆笑地迎上前,朝沙利文招招手,道:“这位兄台贵姓?什么事令老兄如此动怒,可否告之在下一二?小弟是本地人,还有些薄面,兴许可以帮着调解一下。”

    熟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沙利文本来窝着一肚子火,见来者客客气气的,也就规规规矩矩还了一礼,道:“在下姓沙。”将前因后果复述了一遍。

    雷老板听他讲完,对老鸨说:“妈妈,今天我钱某可要说你几句了,人家客人大老远赶来,大把大把的银子送给你,还不是为了图个开心,您倒好,连人家想见见小桃红一面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怪不得客人生气了,你以前做事可不是这样的呀,今天是怎们啦?”

    老鸨想要说白花花的银子谁不爱呢,不是她在陪您么,和您商量,请您将她让出来,等于与虎谋皮,您会答应么?

    还没等她开口,雷保长忙朝她使使眼色,吩咐道:“快请小桃红下来,好酒好菜招待我这位兄弟,给他赔不是。”说完掏出一沓钞票往桌子上一扔,说:“妈妈,这些够了么?不够派人到我店里去取。”

    老鸨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一迭声地说:“够了,够了,哪里用得了这么多。”

    雷保长道:“够了就好,要是我兄弟再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不要怪我姓钱的今后不关照你们的生意呀。记住,我姓钱的话在咱镇上应该还有些分量,你们不准随便糊弄我的兄弟,我话说到这里为止,你们掂量着办吧。”雷保长把“钱”字说的特别重。

    老鸨也比较灵泛,虽不知雷保长胡芦里买的什么药,但他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低着头说:“是,钱老板,小女子有天大的胆,也不

    敢得罪您呀,一切照办就是了。”

    酒菜很快上来了,小桃红重新梳妆打扮完毕出来,沙利文的眼睛简直看呆了:那可真是美呀,美得不知道怎么称赞才好,他曾在风月场上打滚,可谓阅人无数,还从来没见这美得让人骨头都发酥的尤物。

    小桃红袅袅娜娜移到沙利文身边,娇嘀嘀地问:“大爷生什么气呢?到咱们这里来还不是为了找乐子吗?气坏了身体可是小女子的罪过。”

    沙利文早已心旌摇荡,哪里还有半点火气,要不是新结交的“好朋友”在场,只怕早已将小桃红搂在怀里心肝宝贝地亲热起来了。

    雷保长知道沙利文的心思已不在酒席上,敬了几杯酒便起身告辞了,临走时告诉沙利文,自己是镇上城南大杂货店的老板,今后沙兄有什么事到镇上,凡用得上他钱某的尽管开口,钱某一定会好好效劳。

    沙利文见钱老板如此“豪侠仗义”,乐得连连点头,雷保长又拍拍沙利文的肩头,轻声说:“兄弟艳福不浅,佳人当前,好好享受吧!为兄就不陪了。”拱拱手走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