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祸临鹰嘴山(5)
    一天晚上,王保全总觉得睡得不踏实,不断做噩梦,半夜醒来,想起方小梅的话,更是翻来复去睡不着了,于是早早从床上爬了起来,想到林子边活动活动一下筋骨,突然听到林子里有悉悉索索的声响,仔细一听,还有微弱的呼吸声。这么早谁会在林子里呢?莫非……王保全赶忙掏出了手枪,大声喝道:“谁?”树林里反而没有声响了。

    王保全是练过武的人,年纪大了,耳朵还是挺好使的,他坚信自己不会听错,又大喊道:“我都看见你了,再不出来,我就开枪了。”

    话音刚落,林子里“叭”的一声击来,正打在王保全的腿上,鲜血立即流了出来,保全顾不上包扎,一边开枪反击,一边大喊:“敌人来了!敌人来了!”

    寨子里也听到枪声了,纷纷从房子里冲出来,敌人早从四面八方包抄了上来,一些兄弟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就倒在血泊中了。

    江河一边组织反击,一边收拢队伍准备突围。敌人火力十分凶猛,兄弟会发起几次冲锋都被打了回来,四处乱窜。

    李武大喊:“大家不要慌!江大哥会有办法的!”

    这时,王保全一身血迹冲了进来,把李武叫到跟前,说:“今天看来是凶多吉少了,如想全部突围出去是不可能了。当务之急是保护大掌柜突出去,只要大掌柜突出去了,我们才有翻本的机会。后山有一条小道,我已做好了标示,你带几个兄弟,保护大掌柜从那里突出去,那里十分隐蔽,敌人一时之间是察觉不了的。”李武十分赞同。

    江河说什么也不答应,说:“自古至今哪有在危难之际,主帅扔下部下自己独自逃命的,你们这不是要陷我于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地吗?”眼看敌人就要围上来了,再不走就没有机会了。

    王保全朝李武做了个手势,李武心领神会,乘江河不备,一掌将江河击昏。保全命李武带几个兄弟护送江河突围。

    李武道:“保全大哥,你负伤了,还是你护送大掌柜突围吧。”

    王保全道:“你看我伤得这么重,能自保就算不错了,哪里还能保证大掌柜的安全呢。说句实在话,要不是我行动不便,这么重要的任务,我还不放心交给你呢,你还是快走吧,不用担心我,这里的地形谁也没有我熟悉,我自有办法脱身的。”

    李武一向尊重王保全,知道他心意已决,说得又合情合理,实在找不出理由反驳,敌人攻势越来越猛,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只好用力握住王保全的手,说:“大哥保重!”嘱咐留下的几个兄弟,一定要保证王保全的安全。

    留下的兄弟大声说:“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就会

    保证王大哥不伤一根汗毛!”

    李武点了点头,说:“谢谢兄弟们!”转身背起江河带着许仲文等几个兄弟朝枪声较为稀落的后山方向冲了出去……

    江河醒来,发现自己已躺在卧虎岭的营房里,感觉头脑隐隐地发痛,耳边还有子弹“嗖、嗖”的声响,却不见王保全他们,正准备问是什么回事,小云见江河终于醒来了,喜极而泣道:“江大哥,你终于醒了,可把人家吓死了。”

    江河挣扎着爬起来,问:“我怎么在这里?其他兄弟呢?”众人都低着头不说话。

    江河从大家躲躲闪闪的目光里感觉到不妙,遂将李武叫到面前,说:“我有心理准备,还是告诉我实情吧。”

    李武望了望大家,一咬牙道:“大掌柜,我也不瞒你,实话对你说了吧,鹰嘴山山寨肯定是保不住了,除了我们几个,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兄弟冲出来。我带人去搜寻过,可敌人守卫森严,弟兄们不敢靠得太近,王大哥到现在还是生死不明。”李武话语哽咽,说不下去了。

    江河如遭雷击,全身剧烈颤抖着,眼前金星直冒,小云生怕江河跌倒,紧紧扶住他。江河望望这个,望望那个,一句话也不说,十分无助的样子,让人看了觉得特别心痛。

    江大娘拉着江河的手,说:“孩子,你心里难过,就哭出来吧,千万不要藏在心里,会憋坏身体的。”

    江河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才勉强摇了摇头,说:“娘,我不难过,就是心里堵得慌,让我安静下就会好的。”

    江大娘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出去,小云不愿意离开,望着江大娘,江大娘点了点头,小云朝江大娘投去感激的目光。

    房间里只剩下江河和小云二个人,顿时静得可以听得清彼此的心跳声。江河像木偶似的端坐着,眼珠转动的都很慢。

    小云握着江河的手,柔声道:“江大哥,你再这样,小妹的心都要碎了呢。江大哥,你可不能倒下,弟兄们都指望着你呢你倒下了,江大娘怎么办?小妹怎么办?”小云说着说着,眼泪簌簌而下,又说,“江大哥,你快振作起来呀,敌人还在四处抓捕我们的兄弟,你可得领着大伙和他们干呀!”不管小云是如何的劝说,江河都无动于衷,好像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

    其实江河的心里此时真是五味杂陈,波涛汹涌,他想到如何被逼上大云山,如何创建兄弟会,如何与兄弟们快意恩仇,驰骋疆场……更多的是想起民团进攻山寨时的惨烈景象:听到子弹的嘶鸣和敌人的狞笑,看到了兄弟们飞溅的鲜血和被敌人炮弹扯碎的尸体,受伤者绝望的眼神和痛苦的呻吟……也听到保全大哥平时的

    谆谆告诫……有时也想到方小梅、张小云,想到惨死的父亲和跟着自己在山寨受苦的母亲……自己的狂妄自大,愚蠢无知给山寨造成了多么大的损失,给兄弟们带来多么大的苦痛呀!这是绝对不可饶恕的错误,是一辈子都洗刷不了的耻辱。

    想到这里,江河真想拔出枪来结果自己,不由自主地往腰上一摸,枪不在身上。原来,细心的小云担心江河一时冲动做出傻事,早将江河的佩枪藏起来了。

    江河狠狠地撕扯自己的头发,擂打自己的胸脯,放声大哭起来。一直以来,他都很欣赏自己,认为自己富有谋略,机敏过人,甚至有远见卓识,是真正的英雄豪杰,现在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夜郎自大,愚蠢透顶。敌人的圈套是那么的显而易见,保全大哥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自己倒被蒙在鼓里,还不听忠告,把别人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在敌人的烟幕弹里沾沾自喜呢,怎么对得起那么多白白牺牲了的弟兄们呀,自己有什么资格做他们的大掌柜呀。

    看着江河痛不欲生的样子,小云只能陪着他默默流泪,她多么希望自己能为江河哥分担一下痛苦呀,哪怕是一点点也行,可是她知道自己做不到,沉浸在悲伤和悔恨中的江河根本没有顾及到她的存在。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