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祸临鹰嘴山(7)
    见到江河,方小梅发现情况比李武他们介绍的还要严重得多,半年多的时间没有见面,方小梅几乎认不出江河来了,昔日那个英气逼人不知愁苦的江河不见了,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胡子拉碴、眉头紧锁、无精打彩的山里汉子。看到方小梅到来,江河的眼睛亮光一闪,随即暗淡了,连招呼都懒得打。

    方小梅道:“大掌柜,你怎么会这样呢?胜败乃兵家常事,谁能没有过三起三落呢,唐太宗李世民厉害吧,还不是被王世充追得无路可逃,躲进了少林寺,后来终于灭了王世充,谁能说他不伟大呢?轰轰烈烈的楚霸王倒是耻于失败,最后却落了个‘耻见江东父老、自刎乌江’,好端端的天下被别人夺了去。俗话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失败了不要紧,只要我们能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在今后的行动中不再重蹈覆辙,也很有意义呢;再说,敌人眼前的力量确实比我们强大,一时打不过他们也很正常,我们游击队不是也经常被白狗子追得无处藏身么?我实在记不清我们有多少战友倒在敌人的刺刀下,但我们不怕,哪一次我们不是迅速擦干眼泪,掩埋好战友的尸体,重新拿起武器和敌人战斗呢,敌人不让我们好过,他们也别想好过!”

    江河道:“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但你知道我们这次损失有多大吗?几乎是全军覆灭呀!我们还能有翻身的机会吗?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武断粗暴,不辨是非,害得那么多好兄弟白白丢掉了生命,还有什么脸面做什么大掌柜呢?”

    小梅道:“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这次打了败仗,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再说兄弟们要是对你有意见的话,怎么会不顾一切的保护你呢?又怎么会历尽千辛万苦请我们来做你的工作呢?江河呀,你的兄弟们对你实在太好了,你没有理由不对他们的前途和命运负责。”

    江河道:“正因为这样,我更觉得有负兄弟们的厚望,对不住兄弟们呢。”

    小梅道:“你既然坚持认为自己对不住兄弟们,我也无话可说,但你现在这个样子,又对得住兄弟们么?不是更伤兄弟们的心么?”

    方小梅有些生气了,语调高了不少,但江河翻来覆去还是那句:“我对不住兄弟们,我不配做他们的大掌柜。”

    小梅气不打一处来,将桌子一拍,大声道:“你不是自诩英雄么?你的英雄气哪里去了?一点小小的挫折都承受不了,还要学女人寻死觅活的,什么英雄,简直就是狗熊,你这样下去,不要说那些跟你出生入死的弟兄们,就是我也瞧你不起呢!你这样做,无非是装可怜,搏取他人的同情,但你想过没有,你这样做,活着的兄弟会更加伤心

    失望,死去的弟兄在九泉之下也不会暝目,而拍手称快的,只有国民党反动派,只有我们的阶级敌人,你这样做可是帮了他们的大忙呀。”

    江河也生气了,道:“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想以死谢罪你们又不让。”

    方小梅见江河有所触动,也就放缓了语气,拉住江河的手道:“江大哥,我知道你很伤心,一下子折损了这么多的好兄弟,谁的心里会好受呢?实话对你说吧,每次看到战友们倒下,我的心就像被人用刀在切割,痛呀,撕新裂肺的痛,巴不得死去的是自己,但我们还有时间悲伤吗?死去的弟兄在等着我们为他们复仇,被俘的兄弟们正在经受敌人酷刑的折磨,期盼着我们早日去营救,幸存的兄弟需要我们鼓舞他们的斗志,燃烧起他们复仇的火焰,领着他们和凶残的敌人作殊死搏斗。如果你继续消沉下去,唯一高兴的确实只有敌人了,因为他们不但想从物质上消灭我们,更想在精神上折磨我们,摧残我们,你这样下去正是他们期望的呀。江河啊,你该冷静冷静,可千万不能上敌人的当呀!”江河如梦方醒,使劲地点了点头。

    小梅起身给江河倒了杯茶,江河接过一饮而尽。小梅望着江河心疼地说:“江大哥,你知道这些日子人家有多挂欠你吗?我们四处打探你们的消息,甚至偷偷摸上鹰嘴山……可惜呀,好好的一个营寨,让敌人糟蹋得不成样子了,弟兄们死得真惨,有的死了还被敌人扎上几刺刀,在掩埋弟兄们遗体的时候,我们好多战士都流泪了呢……”

    方小梅见江河的眼睛又红了,忙转移话头,说:“江大哥,我来时,首长再三嘱咐我代他向你们问好呢。他让我转告你,敌人的强大是暂时的,不要被敌人一时的强大所吓倒,革命的**马上就要到来了。另外,我们捎来一点物资,希望对山寨的重建有点帮助吧。”

    江河很感动,说:“谢谢红军首长,谢谢兄弟们!”

    方小梅道:“谢什么呢,天下穷人是一家嘛。难道兄弟会给们游击队的帮助还少吗?咱们二家多加强联系就是了。”

    江河道:“那是当然,只是兄弟会已大伤元气,恐怕帮不了你们什么忙,还要拖累贵军了。”

    小梅道:“你不要太灰心了,做任何事情有**肯定也有低潮,低潮时更要坚定自己的革命意志和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失败了不要紧,熟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嘛。你们兄弟会不是白手起家的吗?何况现在还有这么多好兄弟,还有这么多武器弹药,还有卧虎岭,没有什么可怕的。”

    江河道:“话是这样说,真要做起来

    ,谈何容易呀。再说我还有什么面子当大掌柜,在兄弟们面前指手画脚?”

    方小梅说:“你读过不少书,应该听过楚汉相争的故事吧?”江河点了点头。

    方小梅说:“楚霸王强大吧?最后怎么样?还不是自刎乌江。而忍辱负重的刘邦在感受胯下之辱的韩信帮助下最终夺取了天下。你想想,一句无颜见江东父老,项羽丢掉了自己的生命和卷土重来的希望,可见面子问题一直是中国人的软肋,无数的英雄志士都在为了面子而纠结,甚至断送一生。可是你想过没有,人的一生,谁能够保证不犯错,谁又能保证不丢一次面子?如果你想不丢面子而一辈子不犯错,那你就什么也别想、别做了。”

    江河似有感触,说:“有道理,有道理,容我好好想想吧。”也许是忧伤过度,也许是多日来未进一粒米,以前强壮如牛的江河说起话来居然有点上气不接下气,方小梅停止话头,叫人去弄来饭菜,让江河吃饱了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等他休息好了再谈。

    江河谈得正起劲,不肯罢休,还缠着小梅讲。

    小梅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好几天粒米未进了,怎么受得住,再说我也很累了,想休息一下。”

    江河心想:“人家老远来帮自己,真的连歇口气的时间也不给人家么?”于是点了点头。这时饭菜也送来了,方小梅请来江大娘、李武他们,大家终于开开心心地坐在一起吃饭了。

    张小云有点失落,她想不明白,自己不是日夜盼着江大哥能早日恢复斗志、重展笑容么,现在江大哥想明白了,就要变成以前那个生龙活虎的江河哥了,自己应该高兴才是呀,但她看着江河望着方小梅的表情,心里酸楚极了,为了江河哥,自己可以付出一切,可江河总是把自己当妹妹看,难道他的心里真的没有自己么?要不然为什么自己苦苦相劝,他不理不睬,方小梅一来,又云开雾散了呢?难道江大哥真的喜欢上方姑娘了吗?转念一想自己肯定是多疑了,青山铺人都信奉“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江大娘早就把自己当儿媳看了,江河哥那么孝顺母亲,不可能不听大娘的话的,难道**真的有什么灵丹妙药,能操纵人的喜怒哀乐么?

    张小云想着想着,几乎有点相信了,说句实在话,要不是因为江河哥,自己也可能和这个能说会道,博学多才、机敏和蔼的女**交上朋友呢。算了,算了,不多想了,只要江河哥振作起来了,其他的以后再想办法解决吧,大家都挺高兴的,千万不能扫大家的兴。

    小云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豪放姑娘,亲自下厨炒了一份野菜煎鸡蛋,还炒了份青椒爆鲜兔肉,乐哈哈地端上来,江河吃得有滋有味,直夸小云的手艺有长进,众人齐声称是,小云心里美滋滋的,心想:“江河哥心里还是有我的,自己是多虑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