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祸临鹰嘴山(11)
    县保安团有一个中队长和江移的关系不错,江移请他喝酒,从他那里了解到青山铺抓获的匪徒,目前还关在青山铺临时监狱,并没有移送县城,本来县长也曾下令,俘虏由支援青山铺的保安团返回县城时一并带回的,雷保长认为还是暂时关在青山镇为好,理由有三个,一是可以警示乡民,不得再受**、兄弟会盅惑,否则俘虏们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二是以这些俘虏为诱饵,拘捕兄弟会未落网的成员,三是境内游击队尚未完全肃清,路上并不太平,怕有人在路上设伏,抢劫囚犯。

    县长认为雷保长的分析不无道理,就不再坚持,同意让雷保长自行处理。江移考虑再三,决定亲自到青山铺走一趟,好进一步摸清情况,寻求营救之策。

    第二天,江移将伙计们召集到一起开了个会,说自己要出趟远门,可能要一段时间,有什么事兄弟们商量着办,然后叫帐房拿了一千块袁大头,带了一个伙计,租了一辆豪华马车,匆匆赶到青山铺,住进了镇上最好的“悦来”旅馆,自己要了一间上房,伙计住在旁边的小房子里。

    稍事休息后,江移便前去拜访雷保长,雷保长刚立了大功,前来祝贺的人不断,本来是懒得接见江移的,但县长大人已提前打过招呼,他也听说了此人来历不凡,和上面颇有渊源,得罪不起,只好将江移迎进了客厅,态度却不是很亲热。

    江移和他客套了几句,见雷保长有些心不在焉,就将带来的一个小皮箱放到雷保长面前,说:“些许小礼,不成敬意,还望雷司令笑纳。”

    雷保长打开一看,白花花的大洋,一小捆一小捆堆着,足足有一二百个,心里一阵狂喜,却假意推辞,说:“无功不受禄,你我初次见面,雷某怎敢受得如此大礼,快请收回吧。”

    江移道:“雷司令不用客气,你我一见如故,权当作为雷司令剿匪大捷的贺礼。你放心,我并无所求,只是为了结交你这个朋友,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雷保长心里一百二十个愿意,嘴上还是客套:“这怎么好意思?江大老板是鄙上峰特别关照过的人物,雷某巴结还来不及,怎敢受您大礼呢?不行,绝对不行。”

    “雷司令是看不起江某,还是嫌少了呢?”江移假装生气了,说,“江某在青山还算小有名气,并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到处看人脸色的人。”

    “不敢,不敢!”雷保长见话说到这份上,再推辞就显得做作了,遂吩咐管家收下,道,“谢江大老板厚爱,今后但凡有用得着小弟的地方,只要一句话,雷某定当鼎力相助,断无不从之理。”

    “哪里,哪里,雷司令日理万机,威震

    一方,我一个小小的生意人,怎好劳你大驾呢。”江移马上换上一副笑脸。

    “您这次到贱地来有何公干呢?”雷保长叫人奉上茶,关切地问道。

    “公干倒谈不上,相信县长大人对您说了,鄙店在贵宝地开设了一个山货收购点,鄙人虽出生于此地,不过离开此地很有些时月了,对此地情况已是十分陌生,有点不放心,想来看看。另外,天天为了几个臭铜板忙碌,已是身心疲惫,晓得此地山清水秀、风景宜人,早就想回来散散心,看看乡友。临来时县长大人对我说,雷司令剿匪有道,治境有方,甚得民望,本人着实心仪,您知道我们做生意的,最怕最恨的就是土匪盗贼,您扫清了地方匪患,解了我们的后顾之忧,可谓再生父母,我怎能不有所表示呢。”

    “县长大人真的这样对您说么?”雷保长急切的问,“江大老板莫不是在哄我开心吧?”

    “那还有假,我还听说,省府、县府都认为您屡建功勋,有意重用呢,看来老兄不日就要高升了,到时仰仗的地方更多了,雷司令可要多关照关照兄弟呀。”

    “当然,当然,江老板和鄙上峰一向交好,还望在上峰面前多为兄弟美言几句,提携之恩,莫齿难忘。”

    “一定,一定!”江移十分爽快答道,“小弟和贵上司有些来往,倒还真能说上几句话。”

    雷保长心花怒放,吩咐准备酒席,和江大老板一醉方休。

    第二天,江移在悦来旅馆订了一桌丰盛的饭菜,重金购来二罐珍藏多年的上好的女儿红酒,专门宴请雷保长。二人推杯换盏,喝得酩酊大醉。

    这样你来我往几次后,雷保长越发认为江移不但神通广大,富甲一方,而且挥金如土,重情重义,交上这样的好朋友,等于白白捡了一座靠山,自是有利无弊,今后的仕途会更加一帆风顺,所以千方百计讨好江移。

    一天,二人又凑到一起饮酒作乐,江移不停地吹捧雷保长,说他是党国精英,前途无量,今后必成大器。雷保长十分受用,有些飘飘然,很快被灌了个半醉。江移还在不断地夸雷保长如何大智大勇,勇敢果断,特别义薄云天,简直就是现代的关公关老爷,忽然话锋一转,装着无意识的说了一句:“雷司令这次灭了兄弟会,方圆几百里都传遍了,听说还抓了不少匪首,是真的么?”

    “那还有假。有好几十人呢。”其实也就是十来个,其余的是那些所谓的**嫌疑犯:为炫耀自己政绩,抓来充数的老百姓。

    “听说匪首个个高约丈五,青面獠牙,杀人不眨眼,还能飞檐走壁呢,是不是真的?”江河一本正经地说。

    “兄弟快莫讲笑话了,哪有这回事,那不成妖魔鬼怪了吗?江大老板见多识广,会相信此等无稽之谈?”雷保长哈哈大笑。

    “大家都这样讲嘛,我没有机会亲眼见过,谁知道是真是假?”江移不好意思了,说,“雷司令见多识广,可要多多指教哟。”

    “兄弟莫要误会。我问你,想见见他们吗?”

    “那敢情好。不过他们都是国家要犯,我一介平民,真的能见到他们么?”

    “那还不容易。”雷保长大喊一声,“来人。”

    “司令有何吩咐?”一个副官模样的人推门进来。

    “我家兄弟想看看土匪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今天喝多了点,腿脚有点不听招呼,等下还要招待一个朋友,你就代我陪他老人家去看看吧。”雷保长酒劲真的有点上头了,话特别多,“这是我最好的兄弟,千万不可怠慢了他,他要是不高兴,本司令饶不了你。”

    “是!”副官“啪”的一个立正,说:“司令您放心吧,您就是借我一千个胆,我也不敢得罪您的客人呀。”

    雷保长说:“相信你不敢,去吧。”

    “咱们走吧。”江移挽着副官的手出了门,顺手从袋里摸出几个大洋,塞到副官手里,说,“有劳长官了。”

    副官接过沉甸甸的大洋,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谄媚地说:“什么长官,您别取笑奴才了,您是咱们司令的兄弟,才是真正的爷呢。您就把我当作你的一条狗,随便招唤吧,能为您效劳,可是小的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求都求不到的好事呢。”

    副官屁颠屁颠地找来一辆马车,亲自用衣服将座位抹干净,搀着江移上了马车,江移叫他一起坐,他说什么也不肯,跟在马车后面跑。

    其实临时监狱并不远,就在镇东头的祠堂里,一会儿就到了。江移在副官的搀扶下,下了马车。门口站着四个荷枪实弹的兵士。副官大摇大摆地走上前,士兵中有人认识他,知道他是雷保长的红人,就和他开玩笑:“长官今天怎么有空驾临?莫不是来慰问咱们的吧,小的们提前谢恩了。”

    副官笑骂道:“慰问你个鸟!老子奉司令之命陪江大财神爷来走走的,不然,谁愿到你这个鸟地方来,呵,江大爷呢?”回过头一看,一个士兵正拦着江移查看证件。江移可能忘了带,在身上乱摸,一脸尴尬。

    副官走上前,“啪”地给了那士兵一记耳光,大骂道,“瞎了你的狗眼,这是咱雷司令的好兄弟,本省有名的财主,江移江大老板,出入省府、县府都不用通报,是你这狗奴才说查就可以查的么?”

    那士兵认为自己是在执行任务,查探证件没有错

    ,莫名其妙地挨了打,心里自是愤愤不平,忍不住争辩了几句。

    副官越发生气了,扑上去又要打。旁边的几个人忙劝住他,说:“您大人有大量,他是新来的,不懂规矩,何必与他一般见识呢。”又骂那士兵,“不知死活的家伙,长官也是可以随便顶撞的么?幸亏副官大人慈悲心肠,不和你计较,要是碰上不讲道理的长官,还不揭你一层皮,快滚到一边去。”

    江移看不下去,过来打圆场,说:“不知者不为罪,再说这位兄弟也是职责所在,查查证件是应该的,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各位兄弟辛苦了,这里有几个大洋,兄弟们下班后去乐乐。”抛下一把银元,挽着副官的手进去了。

    守门的几个士兵朝副官“呸”了一下,骂他狗仗人势,不得好死,然后赶紧捡起银元,夸江移是好人,只是不该和副官这样的人搅在一起,有辱身份。

    江移和副官边走边谈,副官似乎余怒未消,骂骂咧咧的。江移劝他宽心,说宰相肚里好撑船,和一个小兵计较什么,又夸院子布局精美,关切地问:“这么精美的地方,不怕犯人闹事么?”

    副官显然是一个喜欢夸夸其谈的人,见江河如此说,便卖弄起自己的军事才能来,将院里的火力配置一一介绍,眉飞色舞地分析这样布置的好处,说:“您想想,这样的布置,这样的火力,犯人想闹事,不是自寻死路么?”

    江河将他所说的牢牢记在心里,直夸设计者是个军事天才,一定会向雷保长推荐推荐,不能埋没了人才。

    副官朝江移眨眨眼,喜滋滋的问:“您知道这是谁设计的吗?”

    江移想了想,说:“恕我愚笨,实在猜不出来。”

    “您一定猜得出来。”副官咪着小眼睛,急切地说。

    “在下初来乍到,对你们民团情况不是十分了解,确实想不出来。”江移老老实实地说。

    “我给您提个醒,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副官得意洋洋地说。

    “莫非就是老弟你的杰作?”江移明知故问道。

    “正是在下!”副官摇头晃脑起来。

    “我得对老弟刮目相看了,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呀!”江移直向副官竖起大拇指,说,“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强将手下无弱兵,小老弟前途无可限量呀。”

    副官道:“看您把我夸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江大爷才是能人呢,不但富可敌国,而且没有半点架子,广交天下朋友,连县长大人都得敬您三分,小的今后还望江大爷提携呢。”

    “那是当然,小老弟今后但还用得着愚兄的,尽管开口就是了。”江移拍了拍

    副官的肩膀,非常亲热的说。

    “谢谢江大爷,谢谢江大爷!”副官能攀上神通广大的江大财神爷作靠山,自是喜出望外,心想千万要让江财神爷高兴才是,于是提醒道,“江大爷,时间不早了,您不是说要看看土匪么?咱们别光顾着说话了,还是先忙正事吧。”

    江移一拍脑袋,笑了:“你看我这记性,一高兴起来什么都忘了呢,亏得小老弟提醒,定当重谢才是。小老弟,请吧。”

    “江大爷请!”副官谄媚地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