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祸临鹰嘴山(12)
    二人说说笑笑,来到了关押犯人的后院。这里戒备更是森严,江移鹰眼一扫,发现除了明哨外,墙角隐蔽处还布有暗哨,江移一一记在心里,很快进了牢房,牢房里还真的关了不少人,有几个人关在一起的,也有十多人关在一起的,人数较少的都戴着镣铐,很显然是兄弟会的,人数多的应该是所谓的**嫌疑犯——老百姓了。

    那些百姓见江移衣冠楚楚、相貌堂堂,猜想肯定是位大官,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从栏杆里伸出手来向江移喊冤,而兄弟会兄弟们却向江移怒目而视。江移故意走到兄弟会的牢房前指指点点,其实他想看一看有没有熟识的人,果然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个,叫肖杰,还是他亲自介绍加入兄弟会的,曾和江星到皮货店送过皮子、取过情报,熟识得很,江移悄悄地向他使个眼色。肖杰知道江移是兄弟会的骨干,许多重要情报和物资都是他提供的,此时来监狱一定有原因,不然他不会轻易抛头露面的,赶快点了点头。

    江移指着肖杰他们的牢房大声问副官:“这就是那些杀人放火的匪徒么?”

    副官道:“正是。”

    江移道:“他们也不过如此呀,为什么和传说中的不一样呀?他们应该是青面獠牙、五大三粗才对,怎么一个个瘦不拉叽,都像吃了鸦片似的?”

    肖杰攀着铁杆门,冲着江河大吼大叫:“你们才是青面獠牙呢,狗官,别太得意了,等爷们出去,会好好收拾你们的。”

    江移大怒,直冲向前,左手揪住肖杰的衣领,右手“啪”的给了他一巴掌,骂道:“该死的土匪,强盗,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本人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种人。”

    肖杰拼命挣扎,大吼大叫。江移小声道:“江首领正在设法营救你们,过几天我再来找你。”肖杰一口痰吐在江移脸上,江移更生气了,啪啪又是二个耳光,兄弟会的人都涌了上来,大声喊:“不准打人!不准打人!”

    江移装作怕犯众怒,松开了手,仍余怒未消:“好,很好!今天就算了,看我下次我怎样收拾你。”和副官扬长而去。

    第二天,江移约副官出去吃饭,酒足饭饱后,江移略显伤感地说:“副官老弟呀,现在的世道真是变了,连一个囚犯都那么猖獗,政府应该采取严厉措施加以惩处,不能一味心慈手软,不然,这些亡命之徒只怕真的要翻天了。”

    副官讨好地说:“江老板莫非还在为昨天的事怄气么?”

    江移道:“谁说不是呢,长这么大,哪受过这等闲气呢?”

    副官道:“江老板想不想出气呢?”

    “当然想啦,大丈夫恩怨分明,有恩报恩有

    怨报怨,只要让我出了这口气,自是不会亏待老弟的。”江移道。

    “您今天下午有空么?”

    “有。干什么?”

    “咱们去会会昨天那家伙吧。”

    “那敢情好,只是人多眼杂……”

    “那还不容易,到时候我会安排您单独‘接见’那家伙的,您想怎么做都行,是没有人干涉您的。”

    “太好了,副官老弟如此高义,愚兄不知如何感激才好,我知道兄弟两袖清风,是不爱财的,但别人不一定这样啊,来,这里有点钱,拿去买点酒菜,慰劳一下看守牢房的兄弟们,一来咱们行事方便点,二来显示你对下属的关爱之心,日后高升后部下们会记住你的好处,这里是二十个现大洋,够了么?”

    副官接过去掂了掂,乐滋滋地说:“够了,够了,哪里用得了这么多。”装模作样要退一点给江移。

    江移笑着说:“多的老弟就自留着买酒喝吧。”

    “谢谢江老板!谢谢江老板!”副官点头哈腰,忙去找店老板,给了他二个银元,要他准备一些好酒菜送到临时监狱去,剩下的当然全放进了腰包。酒菜很快就备好了,店老板叫一个伙计挑着,和江移他们一同送去监狱。

    刚进监狱,副官便大喊大叫起来:“各位兄弟,江老板慰问大家来了,大家快来领赏吧。”

    众看守见有好吃的,顿时欢呼雀跃,一拥而上。副官将看守长拉到一边,塞给他几个大洋,小声说:“江老板想单独会会昨日侮辱他的那个家伙,请老兄无论如何行个方便,只要把他老人家哄高兴了,咱们兄弟是吃不了亏的。”

    看守长久闻江移大名,也知道江移“受侮辱”的事,手里握着白花花的大洋,自是不好拒绝,道:“拜托老兄转告江老板,小小惩戒即可,这些都是要犯,绝不可以闹出人命来,让兄弟作难。”

    副官道:“那是自然,他是一个生意人,一向谨小慎微,只是为了出出气,能闹出多大的事来,你老兄太多虑了。”

    “这就好,这就好。”看守长说,“来人呀!”

    一看守跑了过来,问“长官,有什么事?”

    “你陪江老板去审一个犯人,记住了,好好配合江老板,万事听他的安排。”看守长吩咐道。

    “是!”看守立正回答。

    江移和那看守将肖杰提到一个单独的房间。一进门江移就指着肖杰的鼻子问:“还认识大爷么?”

    “当然认识,你不就是昨天那个神气活现的家伙么?怎么,惦记大爷了?”肖杰不屑一顾地说。

    江移笑嘻嘻地说:“啊,记性不错呀,你昨天不是扬言要收拾本老板

    么?现在本老板就站在你面前,想怎样收拾我呀?”

    肖杰怒目而视,说:“你算什么东西,有本事就把老子放开了,咱们单挑怎样?”

    “兄弟会的豪杰原来是会耍嘴皮子的。”江移冷笑道,“你再客气我可放肆了!”话音刚落,“啪”的一巴掌朝肖杰掴去,这一巴掌可是真材实料,鲜血顿时从肖杰的嘴里涌出。看守想不到江移这样一个看来文质彬彬的商人下手竟是狠毒,不由悄悄吐了吐舌头。

    肖杰大怒,一头朝江移撞击,江移未加提防,被撞到墙边,疼痛难忍,看守忙上前扶他。江移摆摆手,咬牙切齿道:“你先出去,这家伙戴着脚镣手铐的,还怕我收拾不了他么?”

    看守本来想劝江河消消气的,见他动了真怒,不敢多说,忙不迭地退到门外,还顺手将门带上。

    江移狠狠一拳咂在桌子上,骂道:“知道大爷的厉害了么?”

    肖杰骂骂咧咧:“绑着大爷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放开大爷较量!”

    “做你妈的黄梁美梦,老子有那么傻么?”江移转而小声问,“你们现在的情况怎样?一旦行动起来兄弟们还扛得住么?”

    肖杰也小声道:“兄弟们虽遭受了严刑拷打,不过还挺得住,估计行动起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只是这铁家伙套在身上碍手碍脚的,只怕会误事。”

    “这倒不成问题,我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给你们带来了开锁的工具。哦,还有几把小刀,到时候也可防防身,你可要藏好了,不要被敌人发现。”

    “没问题。”肖杰接过江移递过来的东西,贴肉绑在腰上,江移扯了几下,很结实,放心了,狠狠地擂了几下桌子,大吼道:“打不死的家伙,知道大爷的厉害么?”

    肖杰也大骂道:“不要脸的东西,绑着老子算什么本事,告诉你,打死老子也不会服你的,别作梦了。”

    江移又小声道:“江首领让我转告你们,三天后午夜十二点营救你们。到时候里应外合,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记住,在此之前,千万不可轻举妄动。”

    “行。”肖杰轻声答道。

    “另外,告诉兄弟们吃饱喝足,养好身体。”

    “我知道。”

    江移又道:“兄弟,你可要受些委屈了,如果不在你身上添些伤痕,敌人是会怀疑的,你可要咬咬牙挺住呀。”

    肖杰道:“你动手吧,我扛得住。”

    江移道:“兄弟,得罪了。”

    肖杰点点头。

    江移一咬牙,强忍着眼泪朝肖杰就是几巴掌,肖杰脸上顿时又添了几道血痕,肖杰又是骂又是叫,江移大吼道:“怪不得说你们

    是杀不完的土匪,今天老子就替天行道,收拾了你,省得你再出去害人。”说完就双手去卡肖杰的脖子。

    肖杰大喊:“杀人啦,杀人啦,快来人呀!”

    那看守本来是懒得管的,一直咪着眼睛在门外打盹,见喊“杀人”,怕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忙推开门进来拦住江移,肖杰已是鼓着眼睛,上气不接下气了,江移怒气未消,奋力推开看守,还要冲上去殴打他。

    看守拦住他,道:“江老板,你出出气就行了,他们马上就要被处决了,您何必对一个即将处死的人斤斤计较呢?再说要教训他还不容易么,交给兄弟们就是了,省得弄脏了您的手。”

    江移点了点头,似乎还不解气,追着肖杰又是狠狠地踢了几脚。看守怕江移火气又上来了,赶快将犯人押回牢房去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