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祸临鹰嘴山(13)
    第二天,江移特地向雷保长辞行,说青山铺山货收购店事情已安排妥当,县店带信要自己回去,只好下次再来了。

    雷保长倒是真舍不得江移这么快就离开,道:“江兄弟,你我一见如故,还有许多心里话未讲,就不能多待几天么?愚兄这几天有一个重要客人要招待,分身不得,你是不是怪愚兄冷落了你呢?”

    “雷兄快莫这么讲,愧杀小弟了,这些天给您添的麻烦不少了,说句实在话,我也想多听听兄长教诲,无奈俗事缠身,只好再找机会与兄长相聚了。”

    雷保长想了想,说:“兄弟既如此讲,愚兄也不便强留,请兄弟少待片刻,愚兄准备一些土特产,请兄弟捎给弟媳和县长夫人。”

    三天很快过去了,江移率李武、江星等共十多人分批潜入了青山铺镇,在镇东树林汇合。因为江移早将敌人守卫兵力部署图绘好后送到了江河手里,大家心里有了数,所以并不焦急,只是静静等待约定的时间来临。江河吩咐早早吃过晚饭,除留下一名战士警戒外,其余全部休息。到了晚上十一点半,值勤战士将大家叫醒,江河要大家再一次检查装备。江星和小铁匠悄悄背着一个大布袋先出去了。

    十一点五十分左右,江河率其他人摸到了临时监狱附近。离约定的时间还差十来分钟,江河不断地看怀表,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好容易到了十二点,按照事先的计划,李武和游击队战士小李各提着半瓶酒,一路吵吵嚷嚷、东倒西歪地过来了,敌人哨兵见是二个酒鬼,便开起玩笑来了:“朋友,酒好喝吗,是不是再来一杯?”

    李武和那名游击队战士真的举起酒瓶碰了一下,“咕嘟嘟”各喝下一大口,其他哨兵更来了劲,都喊道:“好酒量,好酒量!再来一杯,再来一杯!”

    李武和那名战士愈加得意的样子,摇摇晃晃荡到哨兵面前,捉住一名哨兵,把酒瓶子往他们口里塞,说:“好,好朋友,来一杯,就来一杯!”

    哨兵轻轻一推,二人顿时跌倒在地上,费了好大的劲才挣扎着爬起来,又往口里倒酒,哨兵捂着肚子笑成一团。

    二人突然提起酒瓶,各将一哨兵咂倒在地,另二名哨兵见势不妙,正要举枪瞄准,李武江星掷出手中的短刀,将他们刺翻在地。

    李江二人推开大门,向后一招手,江河等一拥而入。院内一片寂静,敌人还在呼呼大睡,浑然不知大祸已经临头。

    江河按照敌人兵力部署图所示,吩咐兄弟们将院内明暗各哨清除干净,众人正要闯进牢房,这时一看守闹肚子,上完厕所正准备回房休息,突然看到一群人拥了上来,知道情况不妙,忙大喊

    :“快来人呀!有人……”

    李武举枪瞄准,江河早飞起一镖,将他打倒在地,喊声还是惊动了敌人,敌人纷纷提枪冲了出来,江河见偷袭不成,果断下令强攻,敌人负隅顽抗。

    江河知道敌人援兵马上就会赶到,时间就是生命,只能速战速决,便端起刚缴获的一挺机枪,冲了上去,千钧一发之际,肖杰等已打开镣铐和牢门,杀死看守,冲了出来,内外夹攻,敌人顿时慌了手脚,乱作一团。

    江河端着机枪冲在最前面,众人分立二旁,敌人纷纷倒地,眼看大局已定,这时,一看守躲在墙角偷偷向江河瞄准,游击队员小李发现了,大喊一声:“江首领,危险!”奋不顾身扑上去,敌人的枪响了,小李背部中弹,倒了下去。李武扬起一枪将那家伙击毙。

    江河扔下机枪,一把抱住小李,大喊道:“兄弟呀,你怎么这样傻呀?”

    小李努力地挤出些笑意,说:“只要你好好活着,我就放心了。”

    江河的眼泪出来了,紧紧搂住小李,说:“兄弟呀,你要挺住,一定要挺住!”李武撕下衣服给小李包扎伤口。

    小李轻轻摇头,说:“李大哥,谢谢您,我不行了,别耽误时间了,快去救兄弟们吧。”

    “兄弟,快别这么说,你会好的,一定会好的。”江河紧紧捂住小李的伤口,血从小李的伤口汩汩而出,小李的眼光渐渐暗淡了,江河意识到他已是回天无术,遂痛苦地问,“兄弟,你还有什么要嘱托的吗?”

    小李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了,说:“希望你能跟着**走,做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战士,为穷人谋幸福,好吗?”

    “好,好!”江河用力地点着头。

    “那我就放心了!”小李的头一歪,停止了呼吸。

    江河轻轻地放下小李,操起地上的机枪,向牢房冲去,兄弟们紧紧跟住他,很快将残敌消灭干净,正在将所有的牢房的门砸开,忽然听到远处传来猛烈的爆炸声和激烈的枪声,江河知道敌人的援兵就要来了,命令大家加快速度打扫战场,掩护被俘同志迅速向镇外撤出。

    出了镇子大概十来里路,江星和小铁匠气喘吁吁地赶上来了,李武一把扯住江星,问道:“刚才战斗如此激烈,你溜到哪里去了?”

    江星笑咪咪地说:“给敌人送西瓜吃去了。”

    李武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反问一句:“什么,给敌人送西瓜?你哪来的西瓜?”

    小铁匠做了一个怪脸,说:“李武哥,我们的西瓜可不太好吃呢,它是铁做的,敌人贪吃了不但会崩掉牙齿,还会缺胳膊断腿,甚至会丢掉小命呢!”众人哈哈大笑。

    原来,自上次鹰嘴山老营遭袭后,小铁匠想:“要是能造出一种武器,人无意中碰上也能爆炸,然后将它埋在敌人不易觉察的地方,就不怕被偷袭了。”

    小铁匠想呀想,不断地试验,失败了无数次,这武器硬是叫他弄出来了。

    一次,小铁匠偷偷将这新玩意儿远远地埋到一个野猪经常出没的地方,想试一试威力,过了几天去一看,好家伙,那玩意还真爆炸了,几米外躺着一只炸得遍体鳞伤的野猪。

    江河料到这次劫狱可能会遇到麻烦,兄弟会就剩下这么几个人了,除留守山寨的外,光攻打监狱兵力就不很充裕,根本无法分出过多力量阻击敌人援兵,于是想到了小铁匠和他的新式武器,真的打了敌人援兵一个措手不及,阻住他们很长一段时间,保证了兄弟们顺利撤退。

    小铁匠笑着说:“可惜时间仓促,所带有限,否则今天可够敌人好好喝一壶的了。”

    回到卧虎岭,众人为被营救回来的兄弟接风洗尘,刚好还剩下一些野猪肉,伙房将它全部炖上,大家围拢在一起痛痛快快地喝酒。

    江星还不知道小李牺牲的事,见江河情绪不高,便端了一碗酒来敬江河,江河接过一饮而尽,众人见江河如些豪爽,纷纷端着酒来敬,江河来者不拒,一口一杯,渐渐有了几分醉意。

    方小梅发现江河今天情绪有些反常,知道他还在为小李牺牲的事伤心,便上前劝阻其他人敬酒。

    江河酒劲上来了,逼着别人和他喝,众人劝都劝不住。小云悄悄离开,一会儿扶着江大娘来了。除了江河,所有的人都放下杯子望着江大娘。

    江河端着酒杯口里仍喃喃自语:“来,再喝一杯,就一杯。”

    江母走到他面前,劈手夺过杯子,叫道:“河伢子,够了,别喝了,再喝,妈可要生气了。”说来也奇怪,江河天不怕,地不怕,从小就怕母亲发怒,特别是父亲不幸去世后,更不愿意惹母亲生气,所以尽管已有了**分醉意,知道母亲不高兴了,赶紧乖乖地放下杯子随母亲回去休息了,众人也就散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