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祸临鹰嘴山(14)
    第二天,太阳升得老高了,江河慢慢的从床上爬起来,感觉到头还有些晕,胡乱用冷水抹抹脸,漱漱口,然后披上衣服,到林子里去走走,方小梅也在那里散步,见他来了,忙上前打招呼。

    方小梅道:“江大哥,吃早饭了吗?”

    “还没呢。”江河无精打采地说。

    “还在为小李的事难过吧,江大哥,过去了的事就让他过去吧,别老放在心上。”

    “我也想这样,可我做不到呀,一想到小李年纪轻轻就为了救我而牺牲了,我心里难过呀!”

    “别难过。小李舍身救你,就是为了你能好好地活着,为天下穷苦人好好地活着。要是他知道你因为他整天愁眉不展、萎靡不振的,一定会不高兴的。”

    “为什么?”

    “因为你是他兄弟!他希望自己的兄弟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勇敢地和敌人战斗,为人民谋幸福。”

    “我和他是兄弟?不对呀,自他来到山寨,我和他话都没有多说几句,连酒都没在一起喝过,怎么成兄弟了?”

    “你们是兄弟!天下穷人是一家,你们都是穷苦人出身,都受尽反动派的剥削和压迫,不是兄弟是什么?为了自己的兄弟姐妹,还有什么不能付出的呢!”

    “你们**真的把天下穷苦人都当作自己的兄弟姊妹,也就是说,你们**和我们兄弟会一样都结拜了么?”

    “这……”方小梅倒不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了,想了想,说,“在咱们队伍里不兴搞结拜,在一起的都是兄弟,是同志。我们是为了同一个目标走到一起来的,我们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我们本来就是志同道合的同志、兄弟,根本用不着结拜。”

    “你们的目标是什么呢?”

    “我们的目标就是推翻现行政府,彻底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建立人人平等、民主、没有剥削、压迫的新社会,简单地说,就是让每个穷人不再受欺侮,保证人人都有田种、都有饭吃,都有衣穿,都能过上幸福的生活,成为真正的主人。”

    “那敢情好。可这也太难了,就凭你们那一点力量真的能实现么?”

    “能!”方小梅坚定地说,“别看咱们现在人少,力量还不强大,但我们有坚强的组织领导,有明确的奋斗目标,有顽强的革命意志,有千千万万穷苦人民的支持,一代不行就二代,二代不行就三代,只要我们所有的同志紧紧团结在一起,领导人民群众前赴后继地战斗,这一天一定会到来!”

    “同志?能包括我么?”江河显然受到方小梅的感染,情绪颇为振奋,问,“我也能叫你们为同志么?”

    “当然能!”方小

    梅激动地说,“只要你愿意和我们一道为全人类的解放而奋斗。”

    “我当然愿意啦,小梅,现在就让我叫你为同志吧。”江河有些急不可待了,站起来叫了一声“方同志”。

    “江同志!”方小梅也亲热地称呼江河。二颗年轻的心贴得更近了。方小梅心想,现在是到了做江河工作的时候了,“江大哥,有一件事藏在我心里很久了,不知当讲不当讲?”

    “咱们既然是自己同志了,还用得着客气么?你想怎样讲就怎样讲,我听着。”江河爽快地说。

    “我说出来你可不能生气呀。”方小梅紧了一句。

    “生什么气?”江河笑了笑,说,“你以为我是小心眼的人吗?”

    “那我就直说了。”方小梅咳嗽了一下,说,“我认为兄弟会这样下去不可能有大的作为,甚至很危险,因为你们缺乏明确的奋斗目标,没有严格的纪律约束,说句不中听的话,你们是一盘散沙,有时简直可以说是胡闹,决没有真正的战斗力,不可能得到老百姓真心的拥护。”

    “我们怎么没有目标呢?成立兄弟会时,我们就发誓要杀尽李三红、雷保长这样的恶霸酷吏,替老百姓讨还公道。”

    “这样的人多着呢,你们杀得尽么?”

    “杀不尽也得杀,老子不怕麻烦。”江河一字一顿,说,“况且,能杀多少算多少,杀一个总少一个吧?”

    “好,我问你,杀了一个雷保长,官府又会派来一个李保长,王保长,老百姓不是照样受他们欺压么?”

    “我们再去杀!”江河咬牙切齿地说。

    “那他们再派呢?”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呢?”江河有些烦躁了,气呼呼地坐下。

    方小梅伴着他坐下。她知道江河内心深处十分渴望能找到一条铲除人间不平的正确道路,现在正是拉他一把的时候。方小梅耐心地向他分析国际国内形势,分析穷人受苦受难的根源,还分析到历代农民起义,为什么农民起义开始都轰轰烈烈,最后都失败了呢?究其原因,还是缺乏一个先进思想武装起来的政党的领导,没有明确的斗争目标,大多是逞一时之气,泄一时之愤。一旦略有小成便贪图享受,勾心斗角,不思进取,形同散沙,往往被统治阶级逐个击破……方小梅又讲到**,讲到游击队,尽管现在力量还很薄弱,但有先进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作指导,有坚强的群众基础,我们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所以会渐渐强大起来的,终有一天会彻底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建立一个富强、民主、文明的新中国……我们所说的绝不是空想,更不是幻想,苏联老大哥已经

    为我们做出了榜样,用事实证明了社会主义一定能实现,全人类的解放一定会到来。

    江河听得非常入神,以前小梅也给他讲过这方面的问题,他都不怎么在意,甚至有些不以为然,经过许多事以后,他对**的认识在不断加深,特别是小李的壮烈牺牲,让他进一步认识到**的崇高和伟大……他的眼睛忽而望望蓝天白云,忽而望望连绵不断的青山,突然象下定决心似的,说:“小梅同志,我可以加入你们的队伍么?”

    “欢迎呀!”方小梅脱口而出。这可是自己渴盼已久的事情,也是组织交给自己的重任,正不知如何去做江河的工作呢,想不到他主动提出来了,她能不高兴吗?想像马上就能和江河一起在革命的队伍里并肩战斗,一起为**主义事业奋斗终身,心里洋溢着幸福的潮流,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暗暗提醒自己不能太喜形于色了,用手梳理了一下头发,说:“江大哥,参加红军是大事,你还是和其他兄弟们商量一下吧,看看他们是怎么想的。”

    “有什么商量不商量的,我是大掌柜的,兄弟会当然是我说了算。”

    “好,我的大首领,你说得对,大家都得听你的。不过这件事太大了,还是听听别人的意见吧,要知道多听听别人的意见是没有坏处的。啊,对了,你还没吃早饭呢,我也有些饿了,咱们还是先回去,吃了饭再说吧。”

    “我还不饿呢,再走走吧。如果你真饿了,你就先回去,这里的空气真新鲜,我还想多呼吸呼吸一下呢!”江河显然有些兴奋。

    “我陪你再走走吧。”见江河不愿离开,小梅说。

    “谢谢!”

    二个年轻人,虽然所走的道路开始有些不相同,但二颗年轻的优秀的心却彼此深深地吸引着,不时迸发出灿烂亮丽的火花,现在就要走上同一条道路了,就要为共同的目标并肩战斗了,世界在他们渴望进步的眼里变得更加绚丽多彩、生机盎然了,生活带给他们的种种挫折、打击、磨难、失去亲人的苦痛,都无法抹杀他们对美好未来的无限憧憬……

    过了许久,方小梅抬起一直低着的头,望了一眼江河,幽幽地说:“江大哥,你在想什么,这么专注?”

    “山里的景色真美。”江河答非所问。

    “还有呢?”

    “鸟儿的叫声也美。”

    “还有呢?”

    “还有……”江河摸摸脑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方小梅忽然调皮起来,歪着脑袋问江河:“人就不美么?”说完这句话,方小梅忽然觉得自己的胆太大了,脸红得像秋天熟透了的苹果,赶快低下头去。

    江河反应过来了,忽然大胆地捧着小梅的脸,说:“人更美呢,比什么都美!”

    方小梅轻轻地挣脱江河的手,不胜娇羞地说了声:“你真坏!”掉头就跑了,江河哈哈大笑,追了上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