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参加红军了(6)
    那一直紧紧握着霍炳全的手的军官一声令下,“民团士兵”顿时将会场封锁起来,霍炳全奋力挣脱军官的手,喊:“上当了,他们是游击队!”

    但为时已晚,手无寸铁的联防队员们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动都不敢动了。

    那军官一脚将霍炳全踢倒在地,掏出红军帽子戴上,大喝一声:“红军独立大队江河在此!”

    霍炳全刚要爬起来,听到江河的名字,吓得软瘫下去,其他前来祝贺的村长、“名流”们也都吓得双腿哆嗦,牙齿打颤,有一个还吓得尿了裤子。

    江河一把抓起霍炳全,象抓一只小鸡似的将他拎上台,令他跪下,然后亮开宏亮的嗓门说:“乡亲们,你们不要慌!我们是红军独立游击队,是专为穷人打天下的军队,今天是特来教训霍炳全之流的。今后大家不要再害怕他们这些家伙了,有什么冤屈,请告诉我们,我们一定会为乡亲们作主的!”

    台下一片沉寂,转身对霍炳全说:“大村长,你不是一直说要找我,为你的党国铲除祸害么?现在我就站在你面前,怎么不动手了?我可是怕死了呢。”

    台下有人小声议论:“这不是兄弟会的江河江大侠么?”

    霍炳全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游击队都了如指掌,以为江河绝饶不了自己,便痛哭流泪道:“江首领,江大队长,江大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大爷,您大人有大量,就当我作畜牲一样看吧,我上有老,下有小,都指望着我一个人呢,求求你饶了我吧!”

    江河笑着说:“你不是说愿意为党国赴汤蹈火么?”

    “那是我放屁呢。命只有一条,谁真的不怕死呢。”霍炳全小声说。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江河故意大声说。

    “我说我以前说的话是放屁,求江大爷饶我一命。”霍炳全红着脸哭着说。台下一片哄笑。

    “你不是还想剿灭**游击队吗?”

    “不敢了,不敢了。小的是鬼迷心窍,自不量力,自寻死路。”

    “你还敢欺压百姓么?”

    “不敢了,小的一定痛改前非。如果再跟着民团胡闹,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谅你也不敢,今天就看在你表现还不错的份上,暂且饶你不死。今后再胡作非为,老子一定取你狗命!”

    “谢谢红军大爷!谢谢红军大爷。”霍炳全磕头如捣蒜。

    江河哈哈大笑,台下的百姓见不可一世的霍炳全此时就象一只被人砍了尾巴的野狗,心里暗暗称快,有几个人忍不住想叫好,见大多数人一脸木然,忙打消了念头。

    方小梅走上台来,有人认识她,小声说:

    “这是**游击队的指导员,对穷人可好了。”

    “是呀,我也听说过她救过不少穷人呢。”

    “坏人可怕她了,你莫看她秀里秀气的,发起威来男子都赶不上呢。”

    “真了不起,**女能人就是多,连一个女的都这么厉害!”“这天下今后只怕会是**的。”又有人加入了议论的队伍。

    方小梅清了清噪子,亮晶晶的眼睛深情地凝视着乡亲们,然后,她用最通俗的语言,最真挚的情感,讲起穷人为什么拚死拚命劳动却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为什么地主老财不用劳动,却穿金戴银,吃香的,喝辣的……

    “这并不是那些财主恶霸老爷们的鼓吹的人天生就有贵贱贫富之分,而是不合理的社会制度造成的,只有推翻了这个不合理的社会制度,人民才能过上平等幸福安宁的好日子,而要达到这个目的,穷人就要团结起来,和反动派作坚决的斗争,因为命运就掌握在自己手里……”台下的响起一阵又一阵的掌声和叫好声。

    方小梅最后道:“乡亲们,兄弟姐妹们,我们红军就是专为穷人打天下的队伍,我们的宗旨就是为了一切劳苦大众都过上好日子,不再受欺压,不再受剥削,在我们的队伍里,官兵一致,大家都是兄弟姐妹,今后乡亲们有什么困难,有什么冤屈,尽管来找我们,我们一定会尽心尽力帮助你们的,好,今天的话就讲到这里,今后有时间,我一定会再和大家细细长谈的。”

    方小梅向大家敬礼,正准备下台来,忽然台下有人喊:“长官,你们真的是红军吗?”

    方小梅笑着说:“没错,我们就是红军。”

    “你们队伍还要人么?我想参加游击队,行么?”

    方小梅停住脚步,亲切地说:“行呀!只要你能遵守我们的纪律,真心实意为穷苦百姓打天下,我们就热烈欢迎。”

    “好,我参加!”那个人大声说,“我保证听长官们的话。”

    “我也参加!”

    “我也参加!”

    台下顿时活跃起来,江河望了望方小梅,觉得这个外表柔弱的女子身上有着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他想:“这可能就是他们所说的**的号召力吧!”心中更坚定了跟**走的决心……

    游击队巧袭中洋村后,老百姓拍手称快,关于游击队的英雄事迹越传越多,敌人可是胆战心惊,那些原来想效仿中洋村成立联防队的村长们纷纷打消了念头,生怕会象中洋村一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联防队没有成立起来,倒是逼着一些穷鬼跟着游击队走了,尽管上司不断为他们打气鼓劲,还许下重诺,这些村长们还是一拖再拖,

    找各种借口推脱,实在没办法,便谎称正在筹谋之中搪塞一下。地主老财们的行为也有所收敛,生怕一不小心神通广大的游击队会找上门来……

    中洋村村长霍炳全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命,照理说该老实一段时间,好好反省反省,可他贼心不死,又心疼自己的财物被穷鬼们抢光了,在家里呆了不到二天,就偷偷跑到青山铺镇公所,找到了新任民团团总莫心环,莫心环见霍炳全到来,爱理不理的,连请他坐下也不说。霍炳全见他面有不愉之色,便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脸问:“司令这几天很忙吧?我来是不是打扰了司令的清修?”

    熟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莫心环欠了欠身,说:“忙什么忙,烦透了。老弟呀,一言难尽呢。”

    “司令有什么为难之事,可否向在下吐露一二呢?或许我还可以帮上忙呢?”霍炳全讨好地说。

    “快莫讲了。”莫心环长叹一口气,道,“还不是因为你那一档子事么,一下子损失了几十条枪不算,还弄得老子在雷司令面前抬不起头。”

    “我的事?”霍炳全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谁说不是呢。”莫心环道,“前天一大早我就带了一队人马准备前往贵村为兄弟你捧场,正准备出门时,县保安团来了一个传令兵,骑着马,大汗淋漓,说县长要来我地暗访,雷司令将陪同前来,雷司令怕我不知情,特派他前来通知,要我作好迎接准备,县长大人亲自来视察,你想我能不好好迎接么?但答应了兄弟你的事我也不能食言,就派了易队长带了一队人马前去为你护驾保航……我自己在镇公所左等右等,几个钟头过去了,县长大人影子都没有见到,我还以为县长大人路上耽搁了,仍耐着性子等,很快过了吃午饭的时间,实在忍不住了,怕县长真的微服私访去了,就给保安团团部拔了一个电话,谁知接电话的就是雷司令。我很惊讶,就问:‘司令,您不是说要来视察么?现在都快晌午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雷司令发怒了,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去你们哪里?’我感到有些奇怪,就说:‘您早上不是派了传令兵到我这里来传达的么?还说县长大人也会来。’雷司令气得笑起来:‘我一大早就被县长大人喊去陪客人打麻将,刚吃完饭回到办公室,怎么可能派人去你哪里呢?怪不得我今天手气特别背,输了几百个大洋呢,原来是你这家伙在背地咒我。’我这才想到是受骗了,也怪我,怎么就没想到打个电话问问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