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参加红军了(8)
    一天,江河带着几名战士到征兵运动搞得最红火的李潭村检查工作。一位拄着拐杖、七十岁左右的老大娘带着一个小伙子,拦住他们的去路。

    陪同江河检查的李潭村农委会会长李军荣忙迎上前,说:“大娘,您又来为孙子当兵的事找领导吧?您的情况大家都清楚,我看您还是回去,领导不会批准的。”

    老大娘气乎乎地说:“我又不是来找你,你怎么就知道没用?你以为所有的领导都和你一样无情无义?乡里乡亲的,帮着说几句好话,就那么费力吗?”

    小伙子贴近老大娘的耳旁,悄悄说了一通,老大娘点了点头,指着江河道:“你是当官的吧?好,我今天就找你!”

    江河听见是找自己,上前扶老大娘到路旁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下,自己半蹲着立在老大娘旁,憨厚地笑了笑,问:“老大娘,找我有什么事吗?说给我听听,看我能不能帮到?”

    老大娘瞪了李会长一眼,说:“你看人家大领导,怪和气的,看来今天我算是找对人了。”

    老大娘顿了顿,对江河说,“听人讲,你姓江,是咱大云山游击队里最大的官,对么?”

    “快别这么说,大娘,在我们部队里,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官兵都是平等的,只是分工不同而已。”

    “听说你在咱队伍里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大家都得听你的,我没有说错吧?”老人又问。

    “那是同志们信任我呢。”江河谦虚的说,“如果我错了,同志们也会指出来批评我的。”

    “好,我今天就找定你了。”老大娘招手将小伙子叫到身旁,说,“小巍子,快过来拜见长官。”

    “来啦!”小伙子响亮地答应,几步就跨了过来。

    江河这才仔细地打量起这小伙子来,年龄不超过二十岁,虎背熊腰,浓眉大眼,露在衣服外的肌肉紧绷绷的,气力看起来很足,精神得很,是个当兵的料。

    小伙子见江河在打量自己,有些不好意思,憨厚地笑着。

    江河拍了拍他的肩头,指着老大娘问:“小伙子,这是你……”

    “我奶奶!”小伙子骄傲地说。

    “你爸爸妈妈呢?”

    小伙子没回答,江河以为他没听清,重复问了一遍。

    小伙子的眼眶红了起来,老大娘忙替他回答:“都走了呢。”

    “走了?”江河一下子没领悟过来,问,“到哪里去了?”

    “就是不在了。”老大娘见江河没反应过来,解释道。

    “啊!”江河见自己勾起了祖孙俩伤心事,不好意思,忙说,“老大娘,真对不起,我刚来,还不了解情况,您老千万别往心

    里去。”

    “有什么对不起的。”老大娘伤感地说,“家里遭了灾,借了别人的高利贷,到了时候还不起,儿子顶撞了几句,被债主活活打死了,媳妇被抓去做事抵债,不到半个月也不明不白死掉了……”

    也许是想起了儿子媳妇临死前的惨状,老人热泪盈眶说不下去了。小巍子早失声痛哭起来。

    江河忙安慰老大娘,说:“大娘,不要伤心,您就把我们都当做您老的儿子吧。有什么冤屈就对我们讲,兴许我们帮得上忙。”

    “谢谢你的好意,这仇我们自己会报的,你们是干大事的,就不麻烦你们了。”老人擦干眼泪,转身对还在抽泣的孙子厉声说,“哭什么,记住这仇恨就是了。”

    小巍子应了声“是”,望望奶奶,又望望江河。

    老大娘拍拍自己的脑袋,说:“你看我这老不死的记性,连正事都忘了呢,江干部,我孙子想参加你们队伍,行么?”

    江河这才明白方小梅为什么总是不同意小巍子参军了,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想了想,说:“村里不是有工作小组么?他们是专门负责招兵的,您应该去找他们呀。”

    “怎么没去找!可那领头的方干部硬是不答应呢,我有什么办法?”老人不高兴地说。

    “她没说明原因么?”江河有些纳闷,说,“她是我们的教导员,可不是个糊涂人啊。”

    “说了一大堆呢,一会儿说我孙子是独生子女,一会儿又说我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你看,我身体健旺得很呢。一个人下河摸鱼上山打柴都没有问题,要什么人照顾?”

    老人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假话,就站起来,将拐杖放到一边,弯下腰去搬刚才坐的石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挪动半分,倒是脖子都涨得又粗又红,气喘吁吁的。

    江河忙道:“大娘,别闪了腰,我相信您了。不过,小巍子参军的事,我一个人做不了主,还得回去和大家商量商量。”

    “不行!”老人斩钉截铁地说,“你们总是说商量商量、考虑考虑,我老婆子也不是好哄的,你别想糊弄我老太婆了,今天必须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来,小巍子,我们祖孙俩给江干部跪下,不答应就不起来。”

    老人真的拉着孙子“卟嗵”一下就跪倒了。

    江河没料到老人会来这一手,顿时慌了手脚,忙去扶他们起来。老大娘紧紧抓住小魏子的手,说什么也不肯。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江河这时可急了,央求老大娘说:“大娘,您起来吧,这样会折杀我的。我答应您,您快起来吧,起来了什么都好说。”

    “是么?”老人抬起头问,“你可不能骗

    我老人家哟。”

    “我哪里还敢在您老人家面前说假话呢。”江河急忙辩解。

    “那你是答应我孙子参军了啰?”老人紧盯着问。

    “您都这样了,我不答应行么?”江河无可奈何地说。

    老人脸上露出了笑容,赶忙爬了起来,说:“谢谢活菩萨,谢谢江干部!小巍子,你替奶奶跪下,给江干部叩几个响头。”

    小巍子二话没说,“咚咚咚”地给江河叩了三个响头,然后爬起来,飞快的跑回家,江河还没有弄清怎么回事,他拿了早已准备好了的行李,一阵风似的跑了回来,就要跟着江河走。

    江河笑了笑:“哪里有这么快的事呢,你也太心急了,再说,你总得回家安置一下奶奶吧。”

    “不用了,不用了,江干部,你立马将他带走吧。”老人许是担心江河会改变主意,急切地说,“我的事不用操心的,小巍子早就安排妥贴了,再说,还有咱农会呢,他们不会丢下我老婆子不管的。李会长,你说是么?”

    李军荣深深被老人感动了,一个劲地点头,说:“江队长,你就放心把小巍子领走吧,大娘就交给我们了,我们会好好照顾她的。告诉你,小巍子是个好小子,有身蛮力,人也机灵,还是咱村里出了名的枪手呢。只要你好好调教,会成为一名好战士的。”

    “是么?”江河摸了摸小巍子的脑袋,掏出随手佩带的手枪,打开保险,顶上火,交给小巍子说,“小巍子,要不露二手看看?”

    小巍子毫不客气地接过了枪,正好半空中有一群山麻雀飞过,小巍子瞄都不瞄,甩手就是二枪,二只山麻雀应声落下。小巍子得意地吹了吹枪口,望了望江河,将枪交还。

    江河拍手称道:“好枪法,小巍子,你就跟着我,当个警卫员吧。”

    “是!”小巍子响亮地回答,真心实意地说,“江干部,谢谢您!”

    “今后可不要老是江干部江干部的叫,多不舒服呀。记住,叫我江队长或江大哥都行。”

    “是,江队长!”小巍子挺机灵的,马上就改口了。

    “去和奶奶告个别吧。”江河道。

    小巍子转身走到奶奶身边,虽然此前自己一直想离开村子,参加红军,好好打击反动派,替爹妈报仇,现在真的要走了,舍不得了,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奶奶是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离开奶奶的日子将会是个什么样子呀?奶奶年岁大了,万一有个头痛脑热的,自己不在身边,该怎么办呀?

    小巍子越想越担心,越想越难过,不由得扑倒在奶奶的怀里,哭着说:“奶奶,我不走了!还是让我留下来伏侍您,给

    您养老送终吧!”

    老大娘生气了,一把推开小巍子,跺着脚大骂道:“没出息的东西!你忘了你爹娘是怎么死的吗?你不想为他们报仇了么?哭什么哭,你不配做老李家的后代,我没有你这样的脓包孙子!”

    “我没忘,永远也忘不了!”小巍子咬牙切齿地说,“我一定会为他们报仇的。”

    “那你就给我跟着江队长走啊。”老奶奶昂着头说。

    “可我舍不得奶奶呀!”小巍子还是止不住流泪。

    “舍不得奶奶?要是奶奶现在死了,你就不会有什么牵挂了吧?”

    “奶奶!”

    “走!”老大娘厉声喝道,“难道你真的想逼死奶奶么?”

    “好!奶奶,我走,我走!”小巍子心如刀割,说,“奶奶,你老可要千万保重呀!”

    老奶奶坚强地挥了挥手,看都不看小巍子一眼,战巍巍地走了。小巍子朝奶奶远去的背影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朝早已感动得热泪盈眶、不忍看下去、只好悄悄离开了的江河他们追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