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开辟新根据地(6)
    姚霸山怕闹出人命,这才出来充好人,叫住众打手,师爷扔下一张五十块大洋的催款单,跟在姚霸山的后面扬长而去。

    几天后,姚奶奶伤势过重,一命呜呼了。姚大爷悲伤过度,也病倒了。姚一明从外地赶回了家。

    在料理母亲丧事期间,姚二明一言不发,也不帮助哥哥做事,只是坐在母亲灵前默默流泪,将姚奶奶发送上山后,姚二明“扑嗵”一下跪在姚大爷面前,叩了三个响头,道:“爸,儿子无能,儿子不孝,对不住您了!”

    姚大爷忙挣扎着起床去扶儿子,说:“二子,怎么能怪你呢,是他们太不讲理了。”

    姚二明死死按住姚大爷,哭泣着说:“爸,您躺着别动,儿子有话对您说!”“咚咚咚”又是三个响头。

    姚大爷问:“二子呀,你今天怎么啦?有话就说吧,快莫这样了。”

    “爸,儿子们无能,不能保护二老,不过您老放心,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终有一天,我会让他们血债血偿的。”姚二明掷地有声地说。

    姚大爷忙伸手去堵儿子的嘴,气喘吁吁地说:“二子,快莫说了,咱惹不起人家,小心隔墙有耳,他们知道了,又会来找咱家麻烦的,我们哪惹得起他们呀。”

    姚二明正色道:“爸,我听您的,我已嘱咐大哥不要外出打工了,在家照料您,爸,你可要千万保重呀!”不等姚大爷再说什么,姚二明已为姚大爷掖好被子,轻轻掩上门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咳了半夜刚刚沉沉睡去的姚大爷就被一阵吵闹声惊醒了,忙挣扎着爬起来问发生了什么事,只见大儿子姚一明被打得满地乱滚,哀叫连连,姚霸山还在一旁大喊:“给我往死里打!”

    姚大爷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边死命护着儿子,一边大喊“救命”。

    邻居们纷纷赶来劝阻,一邻居气愤地指着姚大爷对姚霸山说:“他可是你族兄呢,病得这么重了,你忍心下得了手么?”

    “是呀,欺侮一个又病又弱的老人,算什么本事!”

    “天理难容哟!”

    众人纷纷指责起来,姚霸山开始不理不睬,见议论的人越来越多,心想众怒难犯,这才站起来解释,说:“各位有所不知,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

    “不管什么原因,你也不能动手打人,更不能往死里打呀。”有人愤愤不平地说。

    “乡亲们,是这样的,昨天晚上,姚二明那小子拿了把菜刀,摸进我的卧室想杀我,幸亏我命不该绝,正好上厕所去了,才躲过一劫,这家伙还不甘心,提着刀气势汹汹四处寻找,闹得我家鸡犬不宁,我东躲西藏,最后躲到柴房里才幸免

    于难。诸位乡亲评评理,他们家欠了我的钱不还,还敢行凶杀人,我该不该找他们评评理?”

    乡亲们有些明白了,姚二明确实做得有些不妥,但谁不知姚霸山平时作恶多端,现在又逼得姚大爷家走投无路,家破人亡,都在心里说:“杀得好!只可惜……”不管怎么样,众人还是觉得解了些恨,就算吓唬吓唬姚霸山一下也好啊,省得这家伙太目中无人了,于是劝道,“二明确实做得有点过火,幸好没有酿成什么严重后果,他的母亲之死与你不无关联吧,作为儿子为母报仇也是情有可原,再说姚大爷、姚一明也真的是不知情,姚二明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要报仇就去找姚二明,可不能找姚大爷的麻烦了,否则我们就一起上官府告你。”

    姚霸山见众人为姚大爷父子求情,而且合情合理,就趁机下台,心想饱打了姚一明他们一顿,也算出了口气,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跑了儿子跑不了老子,我就不信姚二明能在外躲得了一世,况且这个愣头青不回来更好,姚本纯老弱多病,姚一明老实巴交,屁都不敢乱放一个,正好趁机夺了他家那三亩良田,越想越得意,故作大度地说:“各位父老乡亲,今天姚某就看在你们的面子上,不与他们计较,欠债还钱可是天经地义的事,他家欠我的钱是一定要还上的,你们总不至于说我这个要求也过分了吧?不过我索性好人做到底,再宽限他们几天,让他们去想办法,到时再不归还,可别怪姚某辣手无情了。”说完甩手而去,众邻居劝解了姚大爷父子一阵,各自散去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