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开辟新根据地(15)
    江河听完,不由悲从心来,想起张大妈以前对自己的种种关爱,倍生怀念之情,也十分思念母亲,为山里的同志们担忧,就赶紧问道:“江移大哥,山里的同志现在怎么样?我母亲他们呢?”

    江移紧紧握住江河的手,示意他克制自己的情绪,其实他自己的心里何尝不是波涛翻滚呢?他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说:“大队长,你放心,大娘和张大爷我已设法安排到临县一个远房亲戚家里,那里虽是敌占区,但没有人认识他们,应该是很安全的,只是山里的兄弟们真有点危险,敌人已将他们紧紧围住,我几次派人去找他们,都被挡了回来,不过有一个信息值得重视,就是日本人加强了对北边的进攻,为加强防御,国民党将章竞成团主力调往省城,缺口由保安团及乡镇民团补充,所以县城和附近乡镇的防卫已是形同虚设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在这里面做做文章。”

    江河忙道:“如果我将辉县的部队全部拉过来,进山去救山里的同志,行不行?”

    江移问:“你们有多少人?”

    江河道:“除留守根据地外,能来的至少不下五百人。”

    江移又问:“枪枝呢?”

    “人手基本一份,啊,还有二挺机枪呢。”

    江移想了想,说:“凭这点力量,进山袭扰一下敌人还可以,真的和敌人硬碰硬,怕是讨不了什么便宜。”

    江河一拍胸脯,说:“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和他们拚了!”

    “拚了?那些不计后果的赌博式打法,咱们牺牲的同志还少吗?”江移第一次在江河面有发火了,说,“我今天可要批评你几句了,你以为自己还是那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兄弟会大掌柜么?你现在可是红军独立大队的大队长,不要老是说这些不负责任的话,一定要学会用脑袋想问题呀!”

    “大哥,我心里急呀。”江河忙解释道。

    “你急,谁又不急呢,急能解决问题吗?”

    “那你说怎么办?”

    “我看倒不如……”江移附着江河的耳朵说。

    江河听着,不停地点头。

    几天后,一支举着鲜艳的红旗的队伍从辉县小河村出发了,路上有一些区乡游击队加入进来,进入青山县地界时,队伍扩大了近二百人。

    青山铺的民团基本上调往大云山剿匪了,剩下的几十人听说来了一支近千人的队伍,吓得躲在家里不敢出来,后来打听到是红军游击队,更是魂飞魄散,生怕他们来灭了自己,暗暗准备好了行李,打算形势不妙就立即开溜,谁知游击队根本没有进青山镇的意思,一路马不停蹄朝县城方向开去,莫环心赶快向雷保长作了汇

    报。

    雷保长慌了,急忙带了二个警卫去县府找县长朱宗兰商量。朱宗兰大惊失色,一迭声的问雷保长怎么办。

    雷保长想了想,说:“现在向上峰请求增援肯定是来不及了,再说仓促之间,上面也抽不出多少兵力来,最好的办法是赶快派人去大云山,将那里的部队撤回来保卫县府,或许还来得及。”

    朱宗兰道:“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不过现在剿匪已到了收网阶段,我们耗费了那么多人力物力,就这样撤了,岂不是太可惜了?”

    雷保长道:“古人云‘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县城真的被攻破,众官史和百姓就将遭受涂炭,作为父母官,我们负有保境安民的重任,县城不保,旁人将如何评说,上峰将怎样评判?况且城破之日就是你我殉国之时,你别以为我这是危言耸听,那些泥腿长们对我们可说恨之入骨,能饶了你我么?县长大人呀,什么东西能比命还值钱呀,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您堂堂大县长,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吧?”

    朱宗兰还在犹疑,雷保长接着说:“不管怎么样,保住身家性命是头等大事,就算游击队一时逃脱了,只要你我同心,今后还可以寻找机会灭了他们,性命可只有一次呀。县长大人,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您还是赶快下决心吧。”

    朱县长无可奈何地说:“雷团长既然如此说,我也不好坚持了,就按老弟说的办,上峰要责怪就责怪吧。”

    于是二人联名写了一封信给围山部队,下令他们赶快回援县城,不得有误。

    不久,红军游击队赶到青山城下,朱宗兰和雷保长见漫山遍野红旗招展,人头攒动,不由肝胆俱裂,庆幸早早派了人去求援了。雷保长想了想,还不放心,又派了一支小分队秘密出城……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