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开辟新根据地(19)
    时间不早了,战士们想催江河快点出发,看见江河一脸凝重的样子,不敢惊扰他。

    有一个战士轻轻地对沙利文说:“沙队长,大队长最听你的了,你去劝劝他吧。”

    沙利文说了声:“好。”走到江河面前,拍了拍他的肩头说,“江大哥,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战斗,保全大哥也希望我们尽快找到李武大哥他们,下次再来看他们吧。”

    江河猛地抬起头,望了望很快又要被夜色笼罩的天空,坚定地说:“走吧!”

    小分队在茫茫的大云山中搜寻,希望能尽快找到李武他们,但找了几天,几乎踏遍了大半个大云山,一切有可能去的地方都找过了,还是不见他们的踪影。

    卧虎岭也去过一次,除了断壁残垣和一堆破烂外,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也没找到。

    战士们的信心一点一点地消失,有些灰心丧气了,认为这样找下去根本不是办法,甚至有人说:“他们会不会已经全军覆灭了?这样找下去还有必要吗?”

    江河坚信兄弟们不可能就这样被消灭,那么多的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不可能,他们一定隐蔽在一个我们没有想到的地方,等待我们救援呢。”他对战士们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哪怕他们还剩下一个人,我们也不能放弃,一定要找到他们,将他们安安全全带回根据地。”

    沙利文的信心也开始动摇,但他坚决拥护江河的决定,他对小分队的战士说:“我们一定要相信大队长,不能半途而废,否则就对不住那些等待我们救援的战友们,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

    小分队带的粮食已经所剩无几了,沙利文带着战士们想方设法捕些野兔或挖些野菜、摘些野果补充。

    江河打心眼里感激沙利文,认为自己到底没有看错人,幸亏带他来了,让自己省了不少心。

    他真的有点想不通,象沙利文这样的好同志,为什么队伍有不少同志对他有那么重的偏见,甚至要赶他走呢,难道就因为他以前犯过小小的错误就耿耿于怀么?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何况沙利文一次又一次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对队伍的忠诚。回去后一定要找肖杰他们好好谈谈,想方设法消除他们之间的误会,这样才有利于团结,才能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加入红军队伍,才能增强队伍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江河带着小分队继续在山里转悠,不知不觉回到卧虎岭附近,一个战士在一棵大树下发现了一条已经破烂不堪的纱巾,交给了江河。

    江河觉得这纱巾挺面熟的,仔细一想,自己不是也有一条相同样式的围巾么?那还是小云送给自己

    的呢。

    小云!对,这肯定是小云的,兄弟们应该就在附近,因为上次来卧虎岭时还没有发现围巾呢。他立即指挥战士们仔细搜索,兴奋地大喊:“李武,江星,张小云!我是江河,你们在这里么?”

    战士们也跟着喊了起来,一时间满山回荡的都是“你们在这儿吗”的声音。

    忽然,对面半山腰传来了声音:“是江大哥么?”

    “是我。你是江星吗?”江河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

    “是江大哥,真的是江大哥,他来找我们了,他真的来找我们了!”江星激动得又蹦又跳。

    二边顿时欢呼起来,很快就汇合到一起了。

    张小云不顾一切的扑到江河怀里,哭喊着说:“江大哥,妈妈死了,许多战友们牺牲了,敌人紧追不放,我们早就弹尽粮绝,同志们伤的伤、病的病,好几次差战点做了敌人的俘虏,李文兄弟也牺牲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江大哥,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江河喜极而泣,说:“小云,这是真的,大哥一直在寻找你们呢。”

    李武、江星、罗浩天都跑过来与江河打招呼。江河将紧紧搂着自己的小云轻轻推开,然后和李武他们一一握手,说:“同志们受苦了,方教导员要我们代表根据地的同志们,向你们表示感谢和慰问。”

    李武问:“谢谢同志们的挂欠,同志们还好吗?队伍怎样了?”

    “好着呢。”沙利文抢着说,“咱们的队伍可是今非昔比了,打了不少胜仗,根据地也扩大了好几倍,不算民兵,光正式队员就有上千人了,装备也大有改进,同志们都好着呢,就是惦记着你们。”

    “太好了!”李武他们兴奋地握了握拳头,说,“同志们真了不起!”

    “真正了不起的是你们!”江河道,“要不是你们浴血奋战,牵制了敌人大部分兵力,我们怎么能从容运动到敌人后方,开展外线作战,创立新的根据地呢?”

    江星他们憨厚地笑了,笑容里有伤痛,有思念,也有欣慰,更多的是自豪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