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开辟新根据地(24)
    游子重正愁清查运动不知从何下手,沙利文的检举信让他如获至宝,通过几天的走访调查,发现这支部队存在着“非常严重的土匪习气”,尤其是大队长江河,简直就是个土匪头子,官僚主义思想十分严重,“老子天下第一”,必须“及时加以拯救”,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但这支队伍哥们义气太重了,不管自己怎么做工作,都好像是铁板一块,根本不可能有人站出来揭发他们的大队长,现在终于有人站出来了,揭发的还是他最不喜欢的沙利文,这家伙开口闭口就是“我们大队长怎样”,“我们大队长说”,搞十足的个人崇拜,是标准的江河的走狗,根本不把自己这个堂堂的特派员放在眼里,整天头发梳得油光水滑,说起话来油腔滑调,哪里有什么革命者的样子,还喜欢出风头,尽管只是个小小的副中队长,偏偏喜欢前呼后拥,一副大少爷派头,听说除了方小梅、江河外,什么人的帐都不卖,不少官兵对他颇有微词,对,就拿他开刀,好好作作文章,说不定既可达到清洁队伍的目的,提高部队的战斗力;又可打压一下江河,提升自己的威信,真可谓一举二得。

    第二天,游子重派人将沙利文“请”到自己的办公室,沙利文一到办公室就将帽子摘下来往桌子上一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大咧咧地问:“特派员,有什么事吗?我可没有你这么清闲,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处理呢。”

    游子重眼睛一瞪,厉声喝道:“把帽子戴好,像什么样子!”

    沙利文见他挺严肃的,不象开玩笑的样子,就慢慢走上前,将帽子扣在头上,讪讪地笑着说:“特派员,这么严肃干嘛,咱可是老同志了,客气点行不行?”

    游子重瞟了他一眼,说:“老实点,我有话问你呢。”

    沙利文双手一摊,说:“你问吧,我在听。”

    游子重坐下了,说:“沙利文同志,我今天是代表组织找你谈话,希望你端正态度,如实回答,不要隐瞒。”

    沙利文说:“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需要隐瞒什么。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的,保证一五一十告诉你。”

    “这种态度就对了嘛。”游子重是笑非笑地说,“请问你是什么时候加入游击队的?出于什么目的?”

    沙利文摸摸后脑壳,说:“三六年春天吧,还是三五年冬天,我记不太清了。至于为什么参加游击队,我也说不太清楚,或许是看不惯当今社会,或许是一时走投无路,江大哥为人又挺仗义,看得兄弟们起,在江湖上名声很响,所以就投奔他了。”

    “就这么简单吗?还有没有其他目的?”游子重道。

    “没有了。”沙利

    文肯定地点点头。

    “真的没有了?”游子重耐住性子问,“你再仔细想想。”

    “真的没有了。”沙利文大声说,有些不耐烦了。

    “要不要我提示你,比如你参加游击队,是不是因为江河自由散漫,纵容部下胡作非为,你们可以巧取豪夺,欺压百姓,进而大事挥霍,过剥削阶级的生活?”

    “放你妈的狗屁,老子要是贪图享受,还会待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受你妈这窝囊气?肯定会去投奔国民党军队,他们的条件可是比咱们好多了,至少不愁吃不愁穿吧?再说那时兄弟会处境十分艰难,敌人四处围剿我们,搞得我们几无立足之地,有时连饭都没得吃,我图什么享受,拿什么挥霍?”

    “请你放尊重点,不要脏话连篇,更不要狡辩,你是欺骗不了有着雪亮眼睛的人民群众的,还是交待你的问题吧!”游子重面红耳赤道。

    “老子做人处事向来堂堂正正的,从不做亏心事,没有什么好交待的。特派员还有什么指示吗?如果总问这些无聊的问题,我就告辞了。”沙利文起身欲走。

    “好,沙队长,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有人揭发你,说你在加入兄弟会之前,就和一些地主少爷整天搅在一起,不务正业,到了鹰嘴山后,又和反动官员雷保长勾勾搭搭,称兄道弟,被俘后其他同志被关进监狱,受尽折磨,你却出入华宅大院,吃则大鱼大肉,好酒好宴,出则前呼后拥,更为可恨的是那二个反动分子混进鹰嘴山是你牵线搭桥的。‘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我真的没有你的犯罪证据么?我是好意给你改过自新的机会,不要顽抗到底。只要你老老实实交待出背后的指使人,我可以对你网开一面的。”游子重厉声说。

    “这是哪个长舌鬼胡编乱造的?老子查清楚后一定会割了他的舌头。”沙利文发怒了,吼道,“特派员,这是故意栽赃陷害,打击革命同志,你不要听别人胡说八道。”

    游子重也生气了,说:“沙利文,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党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顽抗到底,死路一条!”

    “看来你今天是专门找老子碴子来了。”沙利文冷笑起来,“不过,你找错了对象,老子是敬酒不吃,罚酒也不吃呢!老子行得端,走得正,对革命是既有功劳又有苦劳,什么坏事也没做,你敢把老子怎样?”

    游子重脸上的笑容不见了,露出狰狞的面孔,说:“沙利文,你不要太嚣张了,你认为有某些人护着你,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吗?你是什么出身,别人不知道,你自己还不知道么?请你放明白点,这是**领导的军队,不是江

    湖门派,也不是山寨土匪,岂容得你胡作非为。”

    沙利文大怒道:“老子以前家里是有几个钱,那是祖先留下来的,既没偷,也没抢,吃点喝点有什么错吗?我看呀,有人出身是比较穷苦,思想却不一定单纯呢,说不定是想借整别人来达到某种目的也未可知。”

    游子重气得脸色铁青,破口大骂沙利文污蔑革命干部,不知悔改,简直是自寻死路,沙利文不甘示弱,反唇相讥,言辞越来越激烈。游子重大怒,喊道:“来人!”二个战士推门而入,特派员指指沙利文说:“把他的枪下了,押到禁闭室去!”二个战士相互望了一下,又望了特派员一眼,见他一脸怒容,不敢多问,将沙利文“请”了出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