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开辟新根据地(27)
    江河被撤职后,一直闷闷不乐。在方小梅的坚持下,他的行动倒是没有受到太严格的限制,只是不能离开独立大队,也不能单独接触战士们,整天除了练练拳打打枪就无事可干了。

    方小梅来看过他几次,除了劝他服从组织安排,耐心等待处理结果外也不好说其他什么。因为方小梅为江河的事和游子重争论过许多次,游子重开始对她有些反感了,一再警告她绝对不能被感情所蒙蔽。方小梅实在没办法,再一次向上级党组织写了汇报信,详细介绍了独立大队的实际情况,要求尽快派人来处理。

    张小云和江河成亲后,整天快快乐乐的,还不时哼起歌来。谁知好景不长,江河被人冤枉,不但被撤了职,而且还被限制了行动。这对于一向心高气傲、自由自在惯了的江河来讲,是一个多么沉重的打击呀。江河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对革命绝对是赤胆忠心的,作为妻子、同志、战友,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必须为他讨个说法。

    张小云几次去找游子重,为江河鸣冤。游子重要么是避而不见,要么是要她站稳立场,说革命利益高于一切,为了革命不能讲私情,最好是与江河划清界线;逼急了还说出“你能保住自己就不错了,你是反革命的妻子,谁能保证你没有反革命嫌疑呀……”

    张小云实在忍不住了,一向文文静静的她居然发起火来:“你算什么**员,还在苏联留过学呢,你简直就是一个是非不分颠倒黑白的家伙,江河同志带着我们枪里来,炮里去,和敌人顽强斗争,还负过几次伤,好不容易才创造出这么好的局面,你凭什么怀疑他的革命立场?我看你是在蓄意破坏游击队的安定团结,你才是反革命!”

    游子重被质问得哑口无言,不由恼羞成怒,喝令警卫将她赶走。

    张小云越想越气,也不和江河解释,深夜,待他睡熟后,到马棚偷了一匹马,找首长们反映情况去了。

    第二天饲养员喂马,发现一匹马不见了,赶忙向大队领导汇报。大队通知清查人数,发现张小云不见了。游子重大发雷霆,认为张小云有叛变投敌的嫌疑,命令派人四下追捕,同时江河知情不报,也难脱干系,为防万一,不顾方小梅等强烈反对,将江河关到了禁闭室。为了有效地控制部队,他将自己的亲信派到各中队任指导员,原任指导员降为副指导员。方小梅也被晾到了一边,一些重要会议也不让她参加。方小梅懒得和他们理论,现在她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最重要是的稳定部队。许多官兵已是议论纷纷,怨气在部队蔓延,稍一不慎,就有可能发生骚乱,后果将不堪设想,这是她最担心的。她还要暗中保护江

    河,生怕游子重一时冲动,或别有用心的人一挑唆,会对江河作出过激的行为,从种种迹象看起来,游子重不是没有这种想法。她知道张小云肯定是去向上级领导汇报情况去了,暗暗祈盼小云尽快找到上级党组织,首长们了解情况后,尽快派人来处理问题,稳定局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