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开辟新根据地(31)
    游子重的行为越来越过激,不少战士都被怀疑成不坚定分子或反动分子,抓的抓关的关。方小梅想方设法保护他们,有时和游子重争得面红耳赤,甚至捶桌打椅。

    游子重对方小梅越来越反感了,考虑到她是上级首长特别指派到游击队的教导员,是游击队根据地的创始人之一,在群众中威信很高,一时不敢对她怎么样,但是愈来愈疏远她了,有什么事情只是和几个亲信商量。

    方小梅有所察觉,一天,她从外面检查工作回来,游子重正在和几个手下商讨什么,见她进来,便胡扯起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来,脸色极其不自然,她只好笑着和他们打了招呼,出去了,游子重几个人赶忙凑到一起商讨起来……

    方小梅心里十分酸楚:自己的同志,本应该充分信任,却像贼一样地防着自己,为了团结,为了能更好地保护更多的干部战士,她只能默默地忍受,她是多么希望上级组织能够尽快派人来,解决目前的窘境呀,有时候,她感觉到自己太累了,就快支撑不住了,想到首长们的殷殷嘱托,想到正处在危险中的红色根据地,想到朝夕相处的战友们,她只能咬着牙挺下来。

    她经常独自来到村旁的小树林里,想起自己和江河曾经并肩战斗过的岁月,那时条件虽然艰苦,但同志们肝胆相照,互敬互助,同甘共苦,奋勇杀敌,现在回忆起来,真是一种奢侈的享受,特别是江河,这个让自己第一次动心的男人,总是特别小心地呵护自己……她的脸有些发烧,这是怎么啦?江河已经成婚了,已是别人的丈夫,自己怎么还会想这些呢?是不是有些不道德?

    “教导员,教导员,你在哪里?”江星在远处呼喊。

    方小梅惊醒过来,连忙答道:“我在这里呢!说着站起身迎了上去。

    江星很快走到方小梅跟前,说:“这是江移大哥送来的情报!”

    方小梅忙接过拆开,上面写着:“大队长,教导员,我已得到确切消息,敌人于二天后将对大云山根据地发动攻击,人数可能超过了2000人,指挥官就是以前指挥围剿大云山的章竞成,只是他现在不再是中校团长,而是上校旅长了。”

    方小梅看完情报,头也不抬就对江星说:“快去报告大队长,请他来大队部商量对策。”

    江星有些疑惑:“大队长不是被软禁了么?什么时候放出来了?”

    方小梅拍拍脑袋笑了笑,说:“习惯了,一时改不了,走,我们一起去向特派员汇报。”

    游子重正在审问一个曾经入过帮会的战士,见方小梅他样进来,就说:“小梅同志呀,你看看,当过土匪的人嘴就是硬,不知悔

    改!一问三不知,态度极端恶劣,我真想把他枪毙算了。”

    方小梅望了他一眼,说:“特派员,你还是把这事先放一放吧,快到大队部去,我有重要情况向你汇报。”

    游子重不耐烦了,说:“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何必跑来跑去的,你没看见我正忙着吗?”

    “特派员同志,我找你真的是有急事,刻不容缓的大事。”方小梅的声音大了起来,说,“我已通知其他同志到大队部等你。”

    “好吧!”游子重很不情愿地站起来,对旁边作记录的战士说,“你接着审,有新情况马上向我汇报。”转身对方小梅说,“走吧,我的教导员同志。”

    到了大队部,方小梅吩咐江星将门关好,游子重破天荒开起了玩笑:“什么事让我们的教导员搞得这样神秘兮兮的呢?”

    “特派员,据可靠情报,敌人二天后就要对我们发起进攻了。”方小梅小声说。

    “消息准确么?”游子重问。

    “千真万确,这是我们地下工作的同志冒着生命危险,从敌人那里探来核心机密。”

    “又是那个兄弟会的头目吧?”游子重又问。

    “他早就是我们党的干部了,别老是兄弟会兄弟会的,谁一生下来就闹革命了?特派员,他曾经冒着无数次为我们提供了不少有用的情报呢,你没有理由怀疑他对党对革命的忠诚!”

    “我就相信他这一次。小江同志,你去将还没到的主要干部请来开会。”游子重命令道。

    “是!”江星第一次真心实意地乐意接受他的命令。

    不到半个钟头,除外出执行任务的同志外,干部们都陆续赶来了,纷纷揣测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么火急召集大家开会。

    游子重严肃地坐在那里,人们和他打招呼,他只是微微点点头。方小梅热情地招呼大家坐好,还问大家这段时间忙不忙,在忙什么,不少干部在方小梅面前挺随便的,便要教导员吐露一点情况。

    游子重“嘿”了一声,会场顿时安静下来,方小梅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

    “同志们,我向你们宣布一个好消息,我们马上就要打大仗了!”游子重忽然激动起来,“大家高不高兴?”

    “高兴!”不少人大声说,“憋得太久了,早就盼着有仗打了!”

    “可是,有人对我说,敌人很强大,是我们的好几倍,形势很危急,我说我们有英勇善战的游击队,还有机智勇敢的民兵赤卫队,以及千千万万的革命群众,怕他们干什么!敌人来一个我们就消灭他一个,来一批就消灭他一批,总之,不管他来多少,我们都叫他们有去无回,同志们说

    对不对?”

    “对!”一些人大声附和,还有人喊起了游子重最爱听的口号,“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坚决消灭他们!”

    “特派员,我能说句话吗?”江星站了起来。

    “你说吧。”游子重点了点头。

    “我认为应该让同志们知道真实的情况。”江星道,“可以吗,特派员同志?”

    “可以。”游子重点点头。

    “同志们,我们得到的确切消息,敌人集中了武装到了牙齿的二千多人的正规部队,还不包括地方民团,就要对我们发起进攻了,形势十分严峻呀。”江星说。

    “二千人怎么啦?反动派外强中干,不得民心,士兵们都很厌战,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斗力,就是一只纸老虎,一戳就破,我们红军战士却可以以一敌十、以一敌百!”游子重情绪激昂,眼里放出光来,仿佛敌人一批批的在他面前倒下似的,“我们进行的是正义的战争,正义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我们定叫敌人有来无回。”

    “特派员,江星同志说得有道理,我们千万不能够轻视敌人。是的,敌人是不得民心,一些士兵也有厌战情绪,但他们毕竟是受过正规训练的,武器装备不知比我们先进多少,硬碰硬打起来,我们不一定能占多少便宜。我们是人民的军队,广大人民会支持我们,但人民赤手空拳,我们让他们拿什么去和敌人拚,当然,我们也有几百条枪,可这是党的宝贵财富,是战士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我们不能拿他作赌资,轻易地去和敌人赌,我认为我们有必要采起机动灵活的战术,不必计较一村一镇的得失,更不能和敌人拼消耗,要以运动战、游击战去消灭敌人,保全自己。”

    “你是什么意思?”游子重打断方小梅的话,“你这是在长敌人的志气,灭咱们的威风呢,是典型的逃跑主义。方小梅同志,如果你不是老党员,是游击队的教导员,我还是应该相信你的话,真想把你当特务抓起来呢。”

    “特派员,我哪里有鼓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意思呀,我这是抱着对党和人民负责的态度,实话实说罢了,同志们,我们不怕敌人,但敌人毕竟是蓄谋已久、有备而来,我们是拼不起消耗的,千万不能感情用事,掉以轻心。敌人过二天就来了,我们一定要精心准备,绝不能仓促应战。我建议,伤员和公开活动的农会干部,赤卫队员,积极分子都要尽快转移,物资也要掩藏起来,除留少数人牵制吸引敌人外,其余的都要作好随时转移的准备!”

    “你这不是逃跑主义者论调又是什么?方小梅同志,主动撤退,还不是为逃跑找借口,我们好不容易打下的红色根据地

    ,说放弃就放弃么,我们赖以生存的群众,说抛弃就可抛弃的么?怎么敌人还没有来,你就吓破胆了,胡言乱语一气,这是一个**员该说的话吗?还配做一个**员么?”游子重厉声说。

    “教导员说的有道理,我支持她!”李武见不得特派员盛气凌人的样子,猛地站了起来,说,“我不同意和敌人硬拚,我们这点力量是许多烈士用鲜血换来的,必须很好地珍惜。我们曾在这方面有过血的教训,再不能重蹈覆辙了。”

    激烈地争论继续着,不少干部虽然惧怕游子重,但事关重大,经过认真分析思考后,都表示支持方小梅和李武的意见。

    游子重无可奈何,只得同意先将伤员,物资转移,至于游击大队,则必须坚守根据地,与根据地共存亡。

    方小梅见他已作出决定,知道再争也是无益,原则上表示同意,暗暗嘱咐李武他们,作好应变准备。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