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开辟新根据地(33)
    战斗持续了二个小时,敌人的攻势十分猛烈,战士们打得很艰苦。江河估计方小梅他们已经走远了,就叫肖杰将战士们集合拢来,喊了几声没人应,一个战士跑来报告说肖中队长头部中弹,正在包扎,战士们受伤的也不少,能拿起枪战斗的已不足一百人。

    江河站到一个小土堆上,说:“同志们辛苦了,我们的任务已胜利完成了,现在开始撤退!”

    战士们都争着要留到最后走,这时敌人又冲了上来,满身是伤的沙利文悄悄地收集到几个手榴弹,向敌人冲去,边跑边喊:“同志们,快走吧,记住,我沙利文不是孬种、更不是叛徒!那里有一个包裹,是我留给组织的东西,请交给特派员看一看。”抱着冒着青烟的手榴弹,义无反顾地冲向敌人的队伍……

    几天后,江河带着剩下的弹尽粮绝的伤兵队伍和大部队汇合了。

    方小梅告诉江河,游子重一直在大吵大闹,说要去找上级领导告状,要惩罚方小梅他们这些对党有异心的人,一些人也认为关押特派员不对,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上级组织派来领导这支队伍的,特别是他从老根据地带来或提拔的干部更是吵吵嚷嚷,要求马上恢复他特派员的领导权,不过,绝大部分指战员坚决支持方小梅的决定,要求严查特派员所犯下的错误,追究他的责任。

    江河一句也没说,就朝软禁游子重的地方奔去,方小梅怕出事,跟着去了。

    游子重见到江河,大喊大叫起来:“江河,你这个反革命分子,不要以为有方小梅做靠山就能怎么样,告诉你,终有一天我会揭穿你的狐狸尾巴的。还有你老婆张小云偷偷地逃跑,很有可能投降了敌人,啊,对了,还有那个沙利文,撤退时就不见了,或许又去投敌了,不,不能说是投敌,应该说是归队了,归他们反动派的队,他本来就是剥削阶级的子弟嘛。你给我记住,这些帐我迟早会和你清算的,而且是加倍。”

    小巍子冲上去要揍游子重,江河摆摆手,猛地将提着的包裹往特派员面前一摔,吼道:“这就是你认为是内奸要枪毙而我们死命护着的那个人留给你的东西。”

    游子重惊奇地问:“你说的是沙利文吗?他在哪里,怎么会送给我东西?”

    江河冷冷地说:“你没有长眼睛,不会自己看吗?”

    游子重拾起包裹,打开一看,里面是几件衣服和一封信,特派员拆开信,上面是这样写的:

    尊敬的上级领导:

    你们好!我叫沙利文,是大云山游击队独立大队一中队副中队长。我出身于破落地主家庭,曾经游手好闲,甚至还干过一些难于启齿的事情。自从我认识

    江大队长,参加革命后,我就再也没干过危害革命的事,特别是方教导员引领我认识了伟大的**,教给我许多革命道理,我更加坚定了跟着**走的决心,特派员怀疑我参加革命动机不纯,这不能全怪他,谁叫我出身不好呢?我平时说话做事也确实不太注意,有时还喜欢自吹自擂,图嘴巴快活,难免让别人产生误会,但我对革命、对**是真心实意的,为了革命牺牲自己的生命也不后悔,这一点大队长、教导员和同志们都应该清楚……当然,鹰嘴山第一次遭袭,我的确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我的糊涂、江湖义气害了兄弟会的兄弟们,我一直在为这件事深深自责……另外请转告肖杰同志,说我有时喜欢和他开玩笑,其实我是挺尊敬他的,请他不要计较我的冒失……

    “沙利文呢?”游子重抬起头说,“他在哪里?派人把他请来,我有话当面问他。”

    “你要我们到哪里去请他?”江河一把揪住特派员的衣领,啪的就是一巴掌。

    “你凭什么打人?”游子重擦擦嘴角的血。

    “我这一巴掌是替烈士沙利文打的!”江河说着又是一巴掌,说,“这一巴掌是替古耒峰和其他牺牲的战友打的!”

    “沙利文牺牲了?”游子重问,“这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你逼的!”小巍子扑上来抱着游子重又撕又咬,哭着说,“你知道你害死了多少人吗?被你迫害致死的不算,光这一仗我们就牺牲了好几百人呢,你赔他们的命来。”

    方小梅令战士们将小巍子拉开。

    “沙利文同志牺牲得很英勇,也很值得。他是为了我们独立大队牺牲的,他用自己的生命证明了自己对党的忠诚,是我们红军的骄傲,我们应该永远记住他。”方小梅说,“沙利文同志用自己的生命证明了自己对党对咱们队伍的忠诚,特派员同志,请你想一下,一个敌人的内奸会愚蠢到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住敌人的进攻,掩护游击队战士安全撤退么?”方小梅激动起来,眼泪涌了出来。

    “这……难道真的是我怀疑错了?”游子重自说自问,“我犯了错误吗?怎么对得住沙利文同志呢?”

    “你这才晓得自己错了,你不知道你的错误作法害了多少同志,给队伍带来了多大的损失吗?”江星气愤地说。

    “我……如果真的是我错了,我会主动向上级领导请求处分的。”游子重的声音低得只有自己听得清,“不过,我的本意是为了纯洁革命队伍,绝对没有破坏革命的意思,也有人向我提供了充足的证据,证明我们队伍里有危险分子存在,否则,我不可能那样急切地采取严厉措施的,难道

    他们也错了吗?”

    “不要总是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你不是标榜自己是**员、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么?难道连承认错误这点勇气都没有么?”李武忍不住插话了。

    “特派员确实是收到一封检举信才开始调查沙利文的。”游子重的警卫小山子辩护道,“他没有说假话。”

    “不要乱说。”游子重赶忙阻止,他不愿意牵扯别人。

    “特派员,那是事实,就让我说了吧,不说,同志们对您的误会也更深。”小山子道。

    “叫你不要说就不要说!我现在还是特派员,我的话你不听么?”游子重说,“李武同志说的对,错了就必须承认,我没有理由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

    “好吧,我听你的。”小山子十分委屈地答应。

    “小山子,你说,是谁告的密?”小巍子冲上来逼着小山子讲。

    “特派员不让!”小山子道。

    “是谁告的密?有胆量就站出来。”小巍子大声吼道。

    “算了吧,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方小梅说,“现在最要紧的是稳定军心,粉碎敌人的围剿,其他的以后再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