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鬼子兵来了(3)
    第二天,欧阳石打开店门,发现姓晏的班长正站在门外,吓了一跳。晏班长见门开了,走了上来,问:“你就是昨天那位兄弟吧,老板娘在店里么?”

    “你找她有什么事?”欧阳石警觉地问,“我告诉你,我们老板娘可是好人,你不能恩将仇报。”

    “你不要多心,我就是特意来对她说声谢谢的。”晏班长说。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您就请回吧,我们老板娘很忙,您的心意我会向她转告的。”

    “那……”晏班长想说我想进去坐坐,见欧阳石一副不欢迎的样子,就说,“我……我走了。”

    “欧阳,你在和谁讲话?”小云在门内喊。

    “是我呢,老板娘,我就是昨天那个姓晏的**士兵。”不等欧阳石开口,正准备离开的晏班长就抢着回答。

    “啊,是晏兄弟,我就出来了,你等等。”小云赶忙迎了出来,说:“兄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也没,没什么事,就是想来感谢你们。”

    “那好呀,进来坐坐吧。”

    “这……您方便吗?”

    “方便,怎么不方便呢。”

    小云吩咐欧阳石泡茶。欧阳石极不情愿地端来一杯茶,重重地往晏班长面前一搁,然后站到小云身边,对晏班长虎视耽耽。

    “欧阳,你先去忙吧,我陪晏班长说会话,有事会叫你的。”

    “嗯。”欧阳欧阳石答应一句,却没有动。

    “走吧,欧阳兄弟,晏班长又不是老虎,你还怕他吃了我不成?”小云笑着推了欧阳石一把,欧阳石慢吞吞出去了。

    晏班长说:“老板娘,你别老晏班长晏班长的叫,怪不自然的,我姓晏名伟,你就叫我晏伟或晏老弟都行,昨天承蒙您教育,回去后我想了很多,觉得我们的确做得不对,都是人生父母养的,就是再苦,也没有理由糟蹋百姓。不过,兄弟们的确是没有办法,想找部队吧,一时找不到,找到了又能怎么样,当官的贪生怕死,指挥无能,一听到鬼子的枪炮声就想逃,去了还不是又要被打散,想找个正当营生养家糊口吧,兵荒马乱的,我们这些人除了打仗就只有一身力气,可是现在还有哪里需要这么多做苦力的,政府也不管我们,想回家吧,又没有盘缠,所以一时不知如何才好,老板娘,您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人缘好,真想帮我们,就请指一条出路吧,拜托了。”晏班长语气十分真诚。

    张小云道:“晏兄弟,你能推心置腹地和我讲这些话,我很感动,说明你不把我当外人看,既然这样,你就不要老板娘老板娘的叫了,我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就叫我志云或大姐吧,晏兄

    弟,我知道**中确实有些将领抗日信心不足,抵抗不力,很伤了一些官兵的心,但我坚信,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会奋起反抗的,兄弟只要你真心抗日,一定会有用武之地的。再说抗日也不是国民党一家的事,那可是全国人民的事呀。你们蒋委员长说过:‘人无分男女老幼,地无分南北西东,皆有守土抗战之责。’晏兄弟,你在兄弟们中威信高,我看你可以将兄弟们组织起来,等待时机奔赴抗日战场,成为真正的抗日英雄,绝对不能像现在一样成为一盘散沙,更不能祸害百姓了。”

    “我的确也有过这种想法,但兄弟们要吃的没吃的,要喝的没喝的,我把他们召集到一起来,拿什么养活他们呢?”

    “这倒也是,晏兄弟,我们杂货店目前还有一些积蓄,你就拿去吧,兴许能够帮你们救一点急。”

    “大姐,您已经帮助过我们了,怎么还好意思让您破费呢?再说,老这样下去不行呀,得好好想过法子。”晏伟推辞道。

    “一家人不说二家话。现在国难当头,命都快保不住了,还在乎这点小财么?你们是为抗日才弄成这个样子的,只要是中国人就应该帮助你们,我们力量有限,能帮多少算多少。晏兄弟,我说得对吗?”

    “大姐,太谢谢您了。我对您说实话吧,我们都是被日本人打散的,有中央军的,也有地方杂牌的,虽然现在聚到了一起,其实各人有各人的打算,终究是要散开的。大姐,我们现在只想找一个落脚的地方,不致流离失所就行了,别的以后再说吧。”晏伟长叹一声。

    “噢!”小云沉思了一会儿,说,“兄弟们想回家的,我们倒是可以想办法提供一点路费,不过兄弟你想过没有,这些人背着枪枝弹药回家,一则目标太大,怕招惹麻烦,二来也怕兄弟们一时冲动,又去祸害百姓……”

    “这好办。”晏伟说,“回家的兄弟们都得把枪给我留下,问题是多数兄弟的家早被鬼子占了,不愿回家,这才是最头痛的事。”

    小云道:“这确实是个难题,啊,我想起来了,有是有个去处,不知合适不合适,这得兄弟自己拿主意,我不敢做主。”

    “您说吧,都什么时候了,还能挑肥拣瘦么?有地方落脚就行。”

    “兄弟,我是真拿你当自家兄弟才说的,你可千万不能到处乱说害了大姐呀!”

    “大姐,您把兄弟当什么人了?我也是七尺男儿,岂能以怨报德?您尽管说,如果有什么麻烦,兄弟一力承担,绝不牵累大姐半点。”

    “兄弟听说过大云山红军独立大队么?”

    “听说过,他们可都是些武功高强,杀富济贫的好

    汉,尤其是那姓江的大队长,忠勇双全,义薄云天,着实令人佩服,我们**里有不少人都想去投奔他,只是他们来无影去无踪的,一时间难以找到他们,才打消了念头。”

    “兄弟,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官家说江河一伙是十恶不赦的土匪强盗呢,你怎么还赞扬他们?”张小云没想到晏伟对独立大队颇有好感,不晓得他说的是否真心话,才这样说。

    “大姐,你别听当官的狗屁宣传,那些当官的才是土匪呢,喝咱们士兵的血,吃咱们士兵的肉,在中国人面前作威作福,耀武扬威,见了日本鬼子却吓得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为了活命可以去舔日本人的屁股,真他妈的不知廉耻。”晏伟激愤地说。

    “兄弟,快莫乱讲,小心隔墙有耳。”小云善意提醒。

    “怕什么,老子反正一无所有,把老子惹毛了,老子就反了他妈的,投**去,哪里不是当兵吃粮,他们能把我怎么样?”

    “兄弟,还是忍忍吧,听大姐的话,别无事找事,小心驶得万年船。”

    “谢谢大姐!大姐别为兄弟担心,万一不行,我也带兄弟们上山去干绿林,天大地大,兄弟我手里有人有枪,还怕没有立足之地。不过,大姐,您到底有没有办法联系到独立大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