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鬼子兵来了(15)
    李三红这里看看,那里摸摸,啧啧称赞,心想表哥做的官不大,捞钱的本事却是一流的,看来自己得好好跟他学一学了,乱世之中,钱财才是最实在的东西,谁也不会与这玩意儿作对,不过,这些玩意能让他特别动心的并不是很多,李家在省内也是有钱的主子,好东西见过不少。他记起父亲曾夸过表哥会捞钱,有出息。殊不知,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自己喜欢的是出人头地,万众瞩目,呼风唤雨,老子只要把多田太君哄好了,还不是想要什么就是什么,“放长线钓大鱼”嘛。

    雷保长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说:“表弟,我知道你的眼界很高,一般的物品是不能入你的法眼的,我这里有一件刚得到的宝贝,表弟一定会喜欢的。”

    “是吗?什么宝贝能让表哥如此推崇的?”李三红有些疑惑。

    雷保长没有回答,而是走到墙角,打开地方堆放的一个麻袋,小心翼翼地捧出一件瓷器,说:“表弟,这就是我给你说的元朝官窑所烧制的清明上河图青花瓷器。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市场价早超过了二十万大洋呢。”

    李三红猛地窜到雷保长身边,一把将花瓶抢到手里,仔细一看,惊呆了:人物造型丰满,线条分明,匀称的布局……这不是真正的青花瓷是什么?

    雷保长递给他一个放大镜,李三红拿着它仔细看了半天,找不出半点瑕疵,难道这真的是传说中的清明上河图的青花瓷瓶么?他几乎怀疑自己是在梦中。

    “表哥,你不是说古玩店老板嫌价钱低,不肯出手么?怎么一下子到了你手里?”李三红连珠炮似地问。

    “我不是说过不用你操心吗?表哥虽不像你那么有本事,区区小事还是难不倒我的。”雷保长得意洋洋地说。

    “表哥,别卖关子了,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李三红有些急不可耐地说。

    “表弟呀,你待我恩重如山,我不能瞒你,可事关重大,你可要把住你的嘴呀,搞不好我这脑袋就掉了。”雷保长叮嘱道。

    “表哥还不相信我?我什么时候坏过你的事?”李三红不高兴了。

    “表弟,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要误会。好,我这就告诉你实情。”

    原来,昨晚上雷保长请了一个高手到古于店钱老板家去偷青花瓷瓶,那人去后,雷保长不放心,怕他见财起心,偷了瓶逃走,派了二个亲信暗中监视他。

    那人功夫的确不错,翻墙越壁偷入了钱府,很快找到了存放青花瓷瓶的暗室,打开了房门,正当他暗自高兴的时候,被钱府特意重金聘来看护青花瓷瓶的保镖发现了,双方发生打斗,那人寡不敌众,受伤后被抓住

    了,钱府说第二天将他送官府审问究办,那二个跟踪的人留下一个继续监视外,另一个赶忙回警察局向雷保长报告。

    雷保长好不容易将李三红哄上床后,正坐在办公室里等好消息,一听到报告气急败坏,眉头一皱,顿时起了杀心,他妈的,钱老板既然如此不识抬举,伤了我的人还要送官府,这不是存心与我过不去吗?你做得初一,可别怪我做了十五,老子索性来个斩草除根,让你人财两空。他派人去叫亲信龚探长,龚探长睡眼惺忪地来到了。

    雷保长说:“龚老弟,本局长平时待你怎样呀?”

    “局座待我恩重如山,如再生父母,没的可说了。”龚探长不知雷保长突然问这个干什么,忙谄媚回答。

    “你知道就好,今天有一件天大的功劳,想送给老弟,不知老弟有没有胆量接?”

    “局长尽管吩咐,小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共匪劫粮案是老弟经办的吧,有些日子了,有线索了吗?”雷保长话锋一转,皮笑肉不笑地问道,“日本人在等着我回话呢。”

    “局长,小的无能。”龚探长以为雷保长怪他办事不力,忙说,“我明天就加派人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