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鬼子兵来了(17)
    李三红将青花瓷瓶用布一层层包好,本来想自己背着的,考虑到自己堂堂的翻译官背着东西,护兵却空着手,未免有点于情不符,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决定还是由一个护兵背着,三人一路快马加鞭,路上连茶都不敢喝,只在无人的地方找点泉水解解渴,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回了青山铺。

    李三红来不及喘一口气,就抱着包裹去找多田骏夫。

    多田骏夫正在大骂一个日本少佐,李三红见来的不是时候,正准备退出去,多田骏夫发现了他,喊道:“李桑,你的回来了,快快的进来,我的十分的想你。”

    李三红胆战心惊地走了进来,将包裹轻轻地放在椅子上,朝二个日本人分别鞠了个躬,说:“太君好!”便退到一边低头立着。

    多田骏夫见李三红小心翼翼地放包裹的样子,猜测李三红肯定给自己弄到什么宝贝玩意,心里早猫抓火燎的了,见日军少佐还直挺挺的站在那儿,就冲他大吼道:“你的给我滚,下次再不认真的办事,我的一定重重的收拾你。”

    “哈!”那鬼子少佐如释重负,朝多田大佐深深一鞠躬,感激地望了李三红一眼,退了出去。

    多田骏夫见鬼子少佐走了,抑制住心中的激动,亲自给李三红倒了杯茶,用极温和的语气说:“你的辛苦了,多日的不见,我的很想念你的,你的一切还好吗?”

    李三红十分感动的说:“多田太君呀,我的很好,不在您的身边,十分的想念您,可是我知道您的十分辛苦,想带回一件珍贵礼品,让您好好乐一下。我找呀找,累倒没关系,还遇上了危险,差点见不到您了,不过,天皇保佑,我终于没有空手而归。您瞧瞧,我给您带什么来了。”

    “快快的,让我看看!”多田骏夫再也装不出冷静的样子了,催促起李三红。

    李三红手忙脚乱地将包裹打开,露出了清明上河图青花瓷瓶,多田骏夫觉得眼前一亮,不由赞道:“妈呀,太漂亮了!”连忙关上门,然后捧起青花瓷瓶细细地欣赏起来。

    多田骏夫入伍前是东京帝国医院的脑科大夫,但他极崇拜中国的古典文化,特别是中国的古玩字画,瓷器陶器,曾精心钻研过一些古玩鉴赏书籍,还跟着当时东京几位负有盛名的古玩大师学习过,所以他对中国的瓷器等文物有着较深厚的鉴赏功底,一眼就看出这件瓷器的不同凡响,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光,是呀,这东西太精妙绝伦了,以前所搜集的瓷器和它相比,就像是小巫见大巫,无法可比了。

    “这,是真的吗?”多田骏夫从抽屉里摸出放大镜,仔细看了半天,自言自语道。

    “是真的。”李

    三红听出多田骏夫话里的激动和怀疑,忙这样说。

    “这是真的清明上河图青花瓷瓶么?”多田骏夫象是问李三红,又象是问自己。

    “是真的,多田太君,我……已找人鉴定过了,百分之百的元朝真品,绝不会有假的。”李三红本来想说雷保长已找人鉴定过,但他不想分功给雷保长,所以还是说成了自己。

    “真的吗?”多田骏夫眼睛里仿佛要喷出火来。

    “绝对是真的,太君,我敢用性命担保,这可是我家的传家之宝呢。”李三红道,“为了它,我不但和父亲闹翻了,还差点被土匪抢了呢。”

    “李桑,你的太好了。”多田骏夫欣喜欲狂,狠狠地擂了李三红几拳。他太高兴了,太激动了,根本没有去想这几拳有多大的力量,要是以前,习过武的李三红也许还承受得住,不会太难受,从那次受伤昏迷一年多后,李三红的体质已大不如以前了,花天酒地的生活也让他的身子一天天空泛起来,特别是近期跟着日本人东征西讨,极其劳累,这几拳令他的五脏六腑都翻腾起来,痛得咧咧嘴。多田骏夫可没有留意这些,一个劲地抱住他又唱又跳,直到自己无力倒在椅子上,李三红早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了。

    “李桑,你的大大的好朋友!”多田骏夫伸出大拇指,问,“这个的,送给我的了?”

    “那是当然,这么珍贵的东西,除了多田太君,谁还配享用呢!”李三红好好的拍了一马屁。

    “李的,你的大大的忠诚,皇军大大的喜欢,今后咱们就是大大的好朋友了。告诉太君,你的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不要客气,我的一定会满足你的。”多田骏夫打着哈哈说。

    “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对我关怀备至,还是我父亲的好朋友,您就是我的再生父亲呀,儿子给父亲做事是天经地义的事,我怎么能提什么要求呢!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你的不用太谦套了。我的儿子一郎远在东北战场为帝国征战,你就是我身边的儿子,儿子是不应该对父亲有什么隐瞒的,你的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会很高兴的。”多田骏夫可能一时动了真情。

    “父亲大人一定要我说,我就不敢隐瞒了,太君,儿子想担任正在筹建中的皇协军部队的司令,好为帝国创建大东亚共荣作更多的贡献,也为父亲大人分分忧,我的要求是不是太过份了,父亲?”

    “这?”多田骏夫迟疑了一下。

    “父亲是不是为难了?”李三红激了他一句,“这件事太大了,父亲不方便一个人作主,就当我没说。”李三红一脸媚态,令人作呕。

    “不,我的答应你!”多

    田骏夫脑子飞快地转动。他确实太喜欢眼前这个乖巧的年轻人了,对,自己还是他的救命恩人,虽说支那人不太可靠,有奶就是娘,但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不会背叛自己的,把皇协军交给他不会有错。多田骏夫不再犹豫,下定了决心。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