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石崖村抗敌(9)
    独立营带着乡亲们在深山老林里和鬼子“捉迷藏”,仗着地形熟悉,一次又一次躲过了敌人的搜捕,但遇到的危险也不少,有好几次,敌人的刺刀都在鼻子跟前晃动了,战士们和敌人拚了的准备,还好,鬼子鬼使神差地过去了,大家长长松了口气。

    这样提心吊胆地过了一段日子后,乡亲们耐不住了,吵着要回家了,先是一些老人和妇女,不久一些青壮年也加入进来,说反正是死,躲躲藏藏象山鼠一般,象什么样子,不如死在家里痛快。

    大家一商量,觉得带着这么多伤病员和群众在山里转不是办法,熟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安全的,石崖村完全被敌人毁掉了,狂妄的鬼子绝对不会料到我们会兵行险招、重返石崖村的,对,就回石崖村!这可能是没有办法的最好办法,也许可以让咱们获得喘息的机会,恢复恢复元气,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

    方小梅和江河反复商量后,决定派晏伟带几个战士潜回村里侦察情况再作最后的决定。

    晏伟悄悄地摸回石崖村,在村子里寻了个遍,不由肝胆俱裂,村子里已找不到几间象样的房屋了,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敌人抢走了,不能运走的全部被销毁,一些不愿撤退或来不及撤退的老人妇女全部被杀害。村子里散发着阵阵尸体腐烂后的恶臭,分不清是人的还是动物的,看来鬼子早已离开了。

    晏伟不放心,埋伏在村子附近观察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就派了一个战士去向营首长汇报情况,自己继续留在村里观察。

    不久,大家都回到了村里,除了派人在四处警戒外,其余的人全部投入到村子里的清理工作中,同志们含着热泪,将亲人们的尸体掩埋起来,将断砖残瓦清理干净,又上山砍树,割草,修补屋顶。晏伟怕江河他们伤心,在大家回村之前将李武、江星、肖杰等烈士的遗体安葬好了。江河在他们坟头默默呆了一整天,旱烟抽了一大袋,一滴泪没流。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村子里又飘起了缕缕炊烟。独立营清理军民人数,许老太爷也派了村民帮忙。独立营阵亡一百六十三人,村民被打死、炸死超过了二百人,受伤的更是不计其数。

    这次惨败,给江河很大的震动,特别是李武、江星、肖杰的牺牲,更是让他痛不欲生,这些人一路跟随自己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一起快意恩仇,惩恶扬善,现在却永远离开了自己,他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总觉得江星他们还在,只是到了一个连他也不知道的地方执行任务了,总有一天,他们还会回来的。江河坐在他们的坟前,想了很多很多,要是自己能接受方小梅

    、江星他们的建议,早一点作出撤退的决定,这一切可能就不会发生。他恨自己,为什么在关键时刻总是头脑发热,冷静不下来,听不进别人的忠言呢?教导员说得对,光知道打打杀杀是不可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员的,甚至连一名优秀的战士也成为不了。作为指挥员,什么时候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对,现在不是悲伤,也不是后悔的时候,敌人在四处搜索咱们,危险远没有离去,还有更多的同志、更多的兄弟姐妹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大片大好河山还在鬼子的铁蹄下呻吟,作为一营之长,自己有责任去带着同志们走出困境,和日本鬼子展开生死较量,这样才可以弥补自己的愚蠢决定给部队和老乡们带来的巨大损失。江河将手里燃着的烟扔到地上,狠狠踩上几脚,找到方小梅,主动要求召开全营党员大会,方小梅同意了。

    党员大会就在村后山上的一片小树林里召开,江河第一个发言。他首先检讨了自己在这次战斗中冲动的行为,勇敢地承担起这次失败的责任,向牺牲了的同志和老百姓表示哀悼。他坚定地说:“同志们,我们这次损失是惨重的,教训是深刻的,但我始终坚信,失败是暂时的,有**的坚强领导,有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只要我们及时总结经验教训,顽强战斗,就一定能走出困境,迎来光明,就一定能打败日本帝国主义,为烈士们报仇雪恨。”同志们佩服他坦荡的胸襟,对他的讲话报以热烈的掌声。

    方小梅接着讲了话。她没有将失败的责任推给别人,说:“作为教导员,我没有坚持正确的意见,是不应该的,这充分说明我有做好好先生的思想,今后我一定多听听同志们的意见,坚决以党的原则作为自己行动的指南,绝不再和稀泥。我们没有时间沉浸在悔恨和悲痛中。过去了的就让它过去吧,牢记血的教训就是了。营长说得对,我们进行的是正义的战争,乌云终究遮不住太阳,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敌人的强大只是暂时的,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会上同志们都作了踊跃发言,都表示一定会振奋精神,带领战士们走出阴影,大会上一致通过了将独立营整编成三个连的决定,支持由江河提出的让晏伟暂时代替一连连长的提议,决定报请上级批准后再正式任命。吴义勤、云飞扬仍为二连三连连长。

    晏伟没有想到营长会提议自己担任一连连长,忙连连推辞,说:“这不行,我参加咱们队伍才多久,在座的哪个同志的资历都比我深,能力都比我强,还是让他们领头吧,我协助就行了。”

    江河说:“你用不着谦虚。咱们革命队伍不搞论资排辈。你懂军事,有能力,

    同志们信得过你,你就好好干吧,别让大家失望就行。”

    方小梅接过话头说:“谁也不是天生就能当将军的,不懂就学嘛。你一定会带好一连的。”其他同志也纷纷说是。

    晏伟知道自己推不掉了,说:“谢谢同志们对我的关心和支持,我再啰嗦就是不识抬举了。请同志们放心,我一定好好干,决不辜负各位领导对我的关心和信任,努力将一连带成一支响当当的队伍!”

    江河用力拍拍他的肩头,高兴地说:“这才是个好同志嘛!”

    晏伟说:“营长,我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江河笑着说:“才当了连长就打官腔,有什么就直说了吧。”

    晏伟说:“是,营长。我是这样想的,在大部队休整期间,能否从各连抽调一部分精干战士组成一支小分队,专门负责袭扰清剿的敌人,让敌人不得安宁。”

    江河说:“这个提议很好,我们是打了败仗,暂时处于不利态势,但我们不能放弃斗争,敌人不让我们安宁,我们也不让他们舒服过日子。敌人不是自吹十分强大么,我们就专找他们的软肋捅,我们虽然人数少,但更灵活,找准了机会,就狠狠地咬上一口,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敌人是侵略者,人生地不熟,老百姓对他们恨之入骨,我们熟悉地形,有广大人民的大力支持,还怕斗不过他们吗?”

    与会人员一致表示同意,由江河亲自担任小分队队长,晏伟任副队长。营部工作交由方小梅、罗浩天负责,一连暂时由副连长马步生指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