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张小云牺牲(1)
    日本军队往前线运送物资的车队在大云山南麓遇袭后,在大云山腹地亲自指挥清剿独立营的驻青辉临三县最高日军司令官多田骏夫大佐极为震怒,认为大云山并不象李三红所说的只有江河这支抗日武装给皇军构成威胁,因为独立营已被皇军彻底打败,虽然他们可能还有一点残余力量尚未肃清,已不足为患了,而且皇军一直对他们穷追不舍,使他们成为丧家之犬,只能苟延残喘了,根本不可能跑到几百里之外的大云山南麓皇军的势力范围,袭击皇军车队,这一定是另一支中**队干的。

    多田骏夫坚信自己的判断没错,决定改变战略部署,于是责令当地驻军加强围剿、尽早破案,自己赶回青山县城坐镇指挥,清山部队大部分回到各自守区,只留下小野平四郎率领一队日军和一个营的皇协军继续清剿新四军残余部队。江移张小云迅速将此情况向大云山区委作了汇报,区委将消息转交给独立营,希望独立营抓住时机,好好打击一下敌人,为正面作战的友邻部队减轻压力。

    独立营立即告别石崖村百姓,开始行动。他们在山区老乡们的帮助下,很快就发现了敌人的行踪。有老百姓告诉他们,前几天敌人就在王庄附近出现过,现在可能还在那里。

    原来小野平四郎在山里搜索了一段时间,累了,刚好到了一个叫王庄的村庄,想在此休整,顺便打探点消息,省得在山里乱转,就带着一队鬼子和伪军进了王庄。

    小野平四郎杀人如麻,这时倒还记得多田骏夫临走时的训诫。多田骏夫告诉他,中国人是有怕死的,但大多数中国人服软不服硬,一味对他们动粗,只会加深他们对皇军的仇恨,从而激发他们的斗志,这样下去对大日本皇军很不利,应该在适当的时候采取怀柔政策,甚至可以给点好处收买他们一下,让他们成为皇军的顺民,为皇军服务。

    王庄的村长王顺来是个胆小怕事的人,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军队,吓得躲在家里不敢出来,小野平四郎命人敲门,王顺来逃也不是,躲也不是,只好硬着头皮出来了。

    小野平四郎向他鞠了一躬,然后挤出笑容,操着半生不熟的中国话对他说:“你的村长的干活?”

    王顺来一来紧张,二来小野平四郎的中国话确实也不怎么的,王顺来没听懂,又不敢问,只好傻乎乎地望着他。

    一个皇协军知道他没听清楚,就说:“太君问你是不是本村的村长?”

    王顺来忙道:“是的,是的,小人就是本村管事的。”

    小野平四郎点了点头,说:“哟西,我们的是大日本皇军,来贵国帮助你们建立大东亚共荣的,想和你做朋友,

    你的明白?”

    小野说一句,那皇协军士兵重复一句。

    王顺来不太明白,日本人能有这好心,会千里迢迢来帮助我们,再说我们又没有请你们,你们不请自至算什么回事?莫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吧?望着鬼子兵闪闪发光的刺刀,他不敢将心里话说出来,只是点了点头,说:“明白,明白!”

    “我们的搜查破坏分子,很累的,想到贵庄休息几天,行么?”

    “行,行,只是鄙庄穷乡僻壤,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招待,皇军不要见怪!”王顺来一口应承下来,心里却想,“你们一个个提刀弄枪、凶神恶煞的,我不答应你们,你们会饶了我吗?”

    “没关系的,皇军什么的都有。你的良心大大的好,好好的干活,皇军不会亏待你的。来,这个你拿着。”小野平四郎掏出一叠钞票送给王顺来。

    王顺来没想到日本人如此“慷慨”,连忙点头哈腰说:“谢谢太君!皇军大大的仁慈,我一定会全心为皇军效劳的!”

    日伪军刚进村里时,因为小野平四郎有过严令,不得侵扰百姓,违者军法从事,鬼子伪军倒也不敢胡作非为,村民渐渐放宽了心,觉得鬼子并不象传说中的那样可怕,看起来军纪还算严明,对待咱中国老百姓也客气,有些日本兵见了小孩子很高兴,和他们一起玩耍,还偶尔给一二粒日本糖果,更加博得了老百姓的好感。村民开始时见了日本兵还躲躲闪闪的,慢慢不再那么戒备了,有时外出干活,也敢将妻儿老小留在家里了。

    一天中午,村民王小义下地干活还没有回来,妻子陈兰芳带着五岁的儿子王亮在家里洗衣服。衣服洗好了,端出来晾晒。刚好二个鬼子军官从门前经过,看见一个漂亮女人在院子里晾衣服,二个人便喊着“花姑娘的好”,闯进院子,陈兰芳吓得扔下洗衣盆往屋里跑,鬼子跟着进了屋,陈兰芳搂着儿子躲在门角瑟瑟发抖,鬼子益发觉得她楚楚动人了,其中矮一点的鬼子军官笑嘻嘻地笑:“花姑娘大大的可爱,皇军喜欢喜欢的!”还动手动脚。

    陈兰芳拉着儿子往外跑,高个子鬼子军官拦住不让走,拿出几张钞票,色咪咪地说:“花姑娘的不要走,皇军大大的好,想和你亲热亲热,你的不要害怕,这个的都给你。”陈兰芳一把将钞票打落在地。

    鬼子军官不由分说,一把抱住陈兰芳往内屋走,陈兰芳拚命挣扎,高喊救命。

    小王亮看见鬼子欺侮娘,不顾一切地跑上来,抱住高个子的腿就咬,高个子飞起一脚将小王亮踢得老远,头撞在门角上,鲜血顿时涌了出来,小王亮爬起来又往内屋冲,矮个子抓住他,他又踢又咬,

    鬼子火了,将他举起来,狠狠地往地上一摔,小王亮脑浆迸裂,眼看就活不成了,鬼子还不解恨,又抽出军刀朝他乱刺,直到他完全不动弹了,陈兰芳目眦欲裂,惨叫一声,昏死过去。毫无人性的鬼子还是将她**了,兽性发泄完后,才心满意足地穿上衣服,扬长而去。

    傍晚,王小义下地回来,见洗衣盆丢在地上,衣服散落一地,隐隐感到有些不妙,忙丢下锄头大喊:“娃他娘,娃他娘!”没人答应,跑进屋内,发现满屋狼藉,儿子倒在血泊中,抱起来一摸,身体早已冰凉了,他发疯似的冲进内屋,妻子躺在床上,好像睡着了,忙揭开被子喊她,妻子赤身**的,脖子已被剪刀割了个洞,流了一床的血,也死了。旁边还有一件鬼子的上衣,他什么都明白了,拿上鬼子的上衣,提起一把锄头,就往鬼子的驻地跑。

    几个村民拦住他,不让他去。他怒目圆瞪,恶狠狠地将他们推开。其中一个忙叫大家跟着王小义,自己去叫人。

    王小义他们来到鬼子驻地,鬼子哨兵不让他们进。王小义气极了,举着锄头硬往里闯,一哨兵一枪托将他击倒在地,另一哨兵举枪向他瞄准。

    这时村民越聚越多,“不准打人!”“不准杀人!”的喊声震耳欲聋,鬼子哨兵慌了,一人忙去向小野平四郎报告,一人吹起了哨子,小野平四郎带了一队鬼子出来了,闻哨而来的皇协军也忙着维持秩序。

    小野平四郎叫士兵保持克制,然后叫来村长王顺来,问:“你的说,这是怎么回事?”

    王顺来大声说:“报告小野太君,皇军杀人了!”

    小野平四郎吼道:“皇军不可能杀人,你的不能乱讲,乱讲死啦死啦的!”

    “我也是刚听说的,有村民看见二个太君从王小义家出来,一个还满身是血,乡亲们跑到王小义家一看,他儿子被打死了,妻子被奸污后也自杀了。”

    王顺来胆气壮了起来,骂道:“不是天杀的日本鬼子还会有谁这么丧尽天良?”

    “不可能的,大日本皇军纪律严明,谁的也不会胡来的,乡亲们一定误会了。”小野平四郎知道王顺来讲的有道理,仍然狡辩道,“你的说话的要有根据,证据的拿来,污蔑皇军死啦死啦的。”

    王小义冲了上来,将的手中提着的鬼子军服往地上一摔,狠狠地踩了几脚,说:“这不是证据么?”

    “你的怎么踩我的衣服!”那二个鬼子军官喝得醉醺醺的回来了,其中一个揪住王小义的衣领,蛮不讲理地说。

    “就是他们二个!”人群中有人大喊,“我亲眼看见他们从小义家出来的,人就是他们杀的!”

    “是我杀的又怎么样?支那人蠢猪的一样,不肯慰劳皇军的,杀了的就杀了。”鬼子军官喝多了酒,得意洋洋地说。

    “你的下去,不许乱讲!”小野平四郎朝二个鬼子军官喝道。

    “不准放他们进去!”“抗议包庇凶手!”“必须严惩凶手!”老百姓呐喊起来,一个劲地往门里冲,想去抓那二个鬼子军官。

    鬼子和伪军端着刺刀冲了上来,用枪托往百姓身上猛砸,不少百姓被打得鼻青脸肿。

    老百姓愤怒了,顿时和鬼子扭打起来,王顺来拚命地喊百姓保持克制,哪里还有人听得进去。

    小野平四郎撕下伪装,举起指挥刀穷凶极恶地嗷叫:“百姓的再胡来,皇军的可不客气了,死啦死啦的。”

    “交出凶手!”“严惩凶手!”群众的呼喊一浪高过浪,王小义冲在最前面,一个鬼子端着刺刀向他捅来,他闪身一避,鬼子的刺刀刺中了旁边的村民,王小义挥起锄头将那鬼子砸倒在地。

    小野平四郎手一挥,鬼子伪军退到门内,二个机枪手托着机枪守到了门口,朝着人群疯狂地扫射起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