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张小云牺牲(2)
    王庄被屠村了。独立营赶到时,王庄已成了一片废墟,除了一两只不知从哪里窜来的野狗外,再也找不到生命的迹象。战士们异常悲愤。

    江河听说这就是一二天前的事情,带着独立营跟踪追击,终于在一个大山谷里赶上了敌人。敌人可能是迷路了,在山谷里乱窜。

    独立营迅速抢占了周围的山梁,将敌人围住后发起猛攻,敌人猝不及防,仓促应战,新四军怀着对敌人的刻骨仇恨,居高临下猛打,打得敌人死伤遍野。

    方小梅趁机组织起战士们喊起话来:“皇协军的兄弟们,你们也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不要做日本人的走狗!”

    “鬼子杀我弟兄,奸淫我姐妹,为他们报仇呀!”

    “伪军弟兄们,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再为鬼子卖命了!”

    皇协军士兵听了,有的放下了枪,有的躲到了石头、土包后面,没有几个人开枪了。

    鬼子急了,冲着皇协军大吼大叫,逼着他们开枪,还是不见效,小野平四郎举刀劈了一个皇协军士兵,正要朝第二个劈去,一个皇协军排长模样的人一枪击中他的手腕,小野平四郎的指挥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那人大喊:“兄弟们,鬼子根本没把我们当人看,不如和他们拚了!”说着就朝鬼子开枪。

    “对,和他们拚了!”不少皇协军士兵和鬼子对射起来,独立营如下山猛虎扑来,将鬼子全部消灭掉。

    那皇协军排长见江河手持驳壳枪,小巍子紧紧跟在旁边,料想他是个当官的,就拦住他问:“长官,你们队伍里是不是有个叫晏伟的人?”

    “有!”江河朝不远处的晏伟喊道,“晏连长,快过来!”

    晏伟跑了过来,问:“营长,有什么事?”

    江河指了指那人,说:“这位兄弟向我打探你呢。”

    晏伟望了望那人一眼,叫道:“廖云舟兄弟!”

    那人见晏伟一身新四军军装,腰挎手枪,满脸英气,精神抖擞,和以前简直判若二人,一时还不相信,问:“你是晏伟晏大哥么?”

    “是我呢。”晏伟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兄弟,你不是在**里吗,你怎么当起皇协军来了?”

    “一言难尽,还是以后再告诉你吧,晏大哥,我一直在找你,今天终于见到你了。”廖云舟很激动,说,“晏大哥,我想参加你们的队伍,你们会要么?”

    晏伟不好回答,望了望江河。

    “国难当头,遍地狼烟,只要你真心抗日,我们就热烈欢迎。”江河微笑着说。

    “这位长官是?”廖云舟疑惑地问晏伟。

    “兄弟,我来

    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咱们独立营营长江河同志。”晏伟说。

    “您就是大名鼎鼎的江河江营长?”廖云舟“啪”地立正,向江河敬了个礼,说,“您的大名在我们队伍里,可是如雷灌耳呢,兄弟们早就想投奔您了。江营长,咱干过伪军,您真的不嫌弃我们么?”

    江河向他还了个礼,肯定地点了点头。

    “兄弟们,江营长答应收留咱们了,咱们从此以后就跟着他打鬼子了。”廖云舟将身上皇协军的帽子取下来,往地上一扔,还踩上一脚,吼道,“从今天起,再也不干那乌龟王八蛋的二鬼子了,咱们堂堂正正做回中国人,干新四军了!”

    “咱们干新四军了!”皇协军士兵兴奋地跟着喊了起来。

    后来有人问廖云舟为什么会阵前起义。廖云舟说理由很多。主要是**新四军的所作所为太有感召力了,听后让人热血沸腾;其次是他参加皇协军是受了蒙蔽和协迫。他所在的部队以前和日本人还打了几仗,胜多败少,部队损失惨重,士气低落,每天都有人开小差。有一天突然接到命令,他们就脱掉国民党的军服,换成了皇协军的服装,说是上面有令,搞什么“曲线救国”。他想皇协军就皇协军吧,到哪里也是混口饭吃,只要记住自己是中国人,不祸害中国老百姓就是了。但是鬼子残暴成性,特别是王庄屠村让他恨得咬牙切齿。打仗是军人的事,军人在战场上不管采取什么手段去获取胜利都不为过,为什么要屠杀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呢?他们简直是畜生,不,他们连畜生也不如,当时他就想拿起枪和鬼子拚了,他忍住了,知道还不是时候,得等待时机,一旦机会来了,岂能白白放过,咱可以糊涂一时,不能糊涂一世,三是他久闻江河的大名,又见自己最信任的晏伟大哥也投了江河,更坚定了投江营长参加抗日的决心。是的,既然到哪里当兵都是当兵,为什么不拿起枪打日本鬼子呢?死了也可入祖坟见祖宗了,于是他就这样干了,半点犹豫也没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