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除奸运动(1)
    雷保长这时倒死心踏地做起日本人的走狗来。他和松岛一郎、鸠山次郎来往密切。这二个鬼子对李三红的仇恨日益加深,见多田骏夫对李三红的越来越宠爱,不敢轻易动他,便想另外扶植一个中国人来代替他,至少牵制一下他,答应雷保长在适当的时候保荐他任青山县县长,甚至可以保举他为大云山地区皇协军司令,进而对李三红取而代之。

    雷保长对李三红很不满,上次弄清明上河图青花瓷瓶时,李三红再三许诺让自己当上青山县县长,他自己倒是当了皇协军司令,而青山县县长位置的承诺却一直没有兑现,肯定是他在弄鬼,至少没有认真出力。多田骏夫几次召见雷保长,说他作为警察局局长,听任辖区内**、抗日分子疯狂活动而无能为力,是笨蛋,草包,威胁要将他撤职查办。雷保长吓坏了,知道自己不说要飞黄腾达,就是想保住自己的小命,也必须找到一个比李三红更硬的后台,讨得日本人的欢心。

    当然他雷保长知道日本人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必须做出点成绩来。在松岛、鸠山等人的大力支持下,雷保长提出了“宁可错抓一千,也不可使一人漏网”的反动口号,出动几乎全部警察或着正装或着便衣四处活动,还派特务打入了一些抗日的外围组织……

    不少抗日志士血洒大地,无辜群众被抓者更是举不胜举。雷保长审问犯人不择手段,割鼻子、挖眼珠、切**、烙铁纹身、竹签插手指、坐老虎凳……后来松岛太郎送给他一条日本大狼狗。这条大狼狗嗜血成性。雷保长就将犯人悬在梁上,不招供就喝令大狼狗去咬,直咬得犯人鲜血淋漓、体无完肤为止。一些伪警察看了都发怵,他却在旁看得哈哈大笑。一些犯人实在熬不过了,就胡乱招供,于是人越抓越多,县城监狱已是人满为患,雷保长就将城里的戏院、教堂改作临时监狱。一时间,青山地区一片腥风血雨,愁云笼罩,人心惶惶。

    老百姓忍无可忍,纷纷要求独立营出面,对雷保长加以惩戒,最好是能够除掉他,震慑一下那些甘做日本帝国主义走狗、为虎作伥之辈,否则反动势力将会更加嚣张。

    江河一口答应了,说不出十天,一定拿雷保长狗血祭奠烈士们,和方小梅商量。方小梅认为雷保长该杀,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但不同意江河亲自带队,江河作为独立营的军事主官,应该掌控全局,不宜总是犯险深入敌营,建议由罗浩天或晏伟带队完成此次任务。

    江河摇了摇头,说:“我相信他们完全有能力完成好这次任务,但我还是请求同志们给我这个机会,我和雷保长之间有太多的恩怨需要了结!当然,革命不能总提个

    人恩怨,必须以大局为重,但我和他之间是生死之仇呀。小云就……教导员,我知道你说得很对,还是要你答应我的请求,让我亲自报这个仇,我保证今后再不让你为难,绝对服从组织的安排,行吗?”江河说到这,已是泪光闪烁,情绪激昂。

    方小梅见他话已说到这个地步,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同意了,再三嘱咐他千万要小心,因为雷保长敢这样做,肯定是有所依恃,至少是防备森严。

    江河带着小巍子,晏伟、廖云舟等潜入青山县城,和江移取得联系后,准备伺机刺杀雷保长。

    正如方小梅所言,雷保长知道自己作恶多端,生怕别人报复他,行动十分谨慎,一般情况下不轻易出门,出门则是前呼后拥,戒备森严。江河他们在警察局门前呆了几天,一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江移建议,与其打持久战,不如由他出面将雷保长引出来,或在茶楼或在酒店干掉他,又快又省事。

    江河坚决不同意,认为福全隆皮货店是大家耗费了许多心血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所提供的情报和物资是独立营得以发展壮大的重要原因之一,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可暴露,反复嘱咐江移暂时不必插手,自己会想办法捕捉到好机会下手的。

    这一天,江河和小巍子来到了警察局旁边的茶馆喝茶,忽然发现雷保长扶着一位老太太上了吉普车,在前后二辆警车的保卫下驶了出来,一打听才知道是雷母生病了,虽说雷保长卖国求荣,数典忘祖,六亲不认,心如铁石,杀人不眨眼,对母亲倒是挺孝顺的,见母亲不舒服,赶快陪她上县医院检查,雷母的病情有些严重,需要观察几天,本来是可以住院的,雷母嫌医院不安静,死活不答应,雷保长只好天天陪她去,可能这几天都会这样。

    江河一听大喜,天天盼机会,机会不是来了么?况且县医院自己亲自去过,熟悉得很,在那里结果雷保长的机会很大。

    江河马上约见江移,将这好消息告诉了他。江移没有他那样兴奋,反而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原来县医院已被日本人征用,改作军队医院了,不但派了日本兵把守,连医生也基本换作了日本人,只留用了一些中国护士帮忙。

    江河笑了笑:“这有什么关系,只要我们能够混进去就行了。”

    江移道:“这倒不是太难,李逸群还在那里作护士,她会有办法的。”

    “还要弄几套日本人的衣服,最好是日本军医的。”

    “这不难,还需要什么?”

    “够了,明天一早能送我们能进医院吗?”

    “可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