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除奸运动(13)
    第二天闻讯赶来的多田骏夫看到从废墟里扒出来的鸠山次郎他们布满弹孔的尸体,心里很不是滋味。

    鸠山次郎尽管有时候和自己意见相左,但他毕竟是自己从日本带出来的,不但作战勇敢,对自己也是忠心不二,这次清剿出发前自己还狠狠地训斥了他一顿,要他和李三红保持合作关系,他心里明明有怨气,还是满口答应了,再说堂堂大日本皇军的少佐,立下了多少赫赫战功,居然死在这些土八路手里,死在这名不见经传的地方,看来皇军确实在走下坡路,多田骏夫大有兔死狐悲之感,禁不住滴下几滴眼泪。

    一个士兵捡了几顶皇协军的帽子来向他报告。“这儿怎么会有皇协军的帽子呢?李三红不是说他们昨晚也遭到了共军大部队的袭击,无法增援鸠山次郎么?按道理说皇协军是不可能有人到这儿来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多田骏夫记起几位日军少佐的话,“**哪里会有这么多的部队,据侦察这附近最多也就一个营,而且已被我们追得疲惫不堪,李三红定是慌报军情,见死不救”,甚至有人这样说,“哪里仅仅是见死不救,简直别有用心!”“莫非这里面真的有鬼?”

    看着士兵手里提着的几顶遗弃在战场上的几顶皇协军的帽子,多田骏夫第一次怀疑起李三红的忠诚,尽管他不相信李三红会和共军勾结,但他见死不救借机报复鸠山次郎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这些中国猪就知道睚眦必报,才不会顾及什么大局不大局的。

    许多日军军官听说在现场拾到皇协军帽子的事情后,都跑来要求严惩李三红,否则将联名向军部反映情况。

    众怒难犯,看来不惩罚一下李三红也难以向官兵们交差,多田骏夫只好将李三红叫去当着众人的面臭骂了一顿。

    李三红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多田骏夫发的哪门子气,一脸委屈,连解释都不敢。

    众人稍稍出了口气,还有人不满意,继续向多田骏夫施加压力,多田骏夫只好将李三红撤职留用,以观后效。

    多田骏夫更加坚信新四军已成心腹大犯,必须尽早铲除,否则皇军将不得安宁,大东亚共荣亦将成为空话,想来想去觉得还是由自己亲自带兵清剿为好,决定采取分兵合击的战术,步步蚕食抗日根据地。

    新四军就像突然从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日伪军象野狗一样四处乱窜,搜索了好些天,虽然也抓住了些抗日武装分子,独立营的战士却一个也没有抓到。

    多田骏夫气急败坏,下令今后凡是独立营驻扎过而没有向日军报告的村庄一定进行严惩,不久就将李潭村等村的抗日干部家

    属杀了十几个,并悬尸示众,威吓群众。

    人民没有被吓到,他们的心始终向着新四军,连魏十三他们都偷偷地帮助独立营,为独立营提供消息,救治伤员。

    唯独沉寂了许久的中洋村村长霍炳全倒是铁了心和独立营作对,只要独立营或其他抗日武装到中洋村附近活动,他就赶快派人向日军报告,人不多时还带人突袭一下。

    一次晏伟带了几个战士到中洋村附近采购粮食,他得知消息后了纠集了几十个反动分子追赶,要不是晏伟他们枪法准,干掉了几个,吓得那些家伙不敢追了,只怕会被闻讯赶来的日军包了饺子呢。

    战士们提起霍炳全就恨得牙痒痒的,强烈要求除掉他。江河、方小梅不同意,认为霍炳全虽然该杀,如果能争取过来,说不定中洋村还可以成为一个新的活动区,更有利于我军的发展,于是派了几批人去做霍炳全的工作,霍炳全是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为日本人卖命,欺独立营离中洋村较远,行动不方便,态度十分强硬。

    江河灰心了,认为这家伙确实是茅厕里的石头——又硬又臭,还是除掉算了,没有必要浪费时间。一向沉稳的方小梅也生气了,不过她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决定做最后一次努力,亲自写了一封信给霍炳全,控诉了日本侵华的罪行,指出了为日本人卖命是没有好下场的,将留下千古骂名,奉劝他及时醒悟,不要再与人民为敌,否则后果将十分难看。

    霍炳全气得脸色发青,将信撕得粉碎,还将送信的人骂了个狗血喷头,要不是有人劝阻,他会枪毙了送信人。

    方小梅知道到了该出手的时候了,和江河商量出一个好办法。

    不久,中洋村附近经常出现新四军,今天贴几条标语,明天杀几个到中洋村巡逻的皇协军士兵,还有几次失踪了的日军士兵的尸体也在他们村里找到了,日本人要霍炳全说明情况,他一无所知,自然不知从何说起。

    日军小队长熊本很恼火,认为霍炳全和新四军有联系,将他抓去审问,很是一顿毒打,霍炳金赌咒发誓才被放了回来。

    老婆见他满身是伤,哭着说日本人没有人性,不要为他们卖命了。他恶狠狠地将老婆臭骂一顿,说:“这是共军害我,怎么能怪皇军呢?再说不为他们做事,你能吃香的喝辣的,有这样舒服的日子过。”

    不知悔改的霍炳全变本加厉,将怨气全发泄在新四军身上,每天带着人在村子周围搜索,想抓住新四军的行踪后向皇军邀功请赏,还威胁老百姓不得接触新四军,否则会报告日本人灭他全家。

    霍炳全无耻的行为再一次激怒了江河,他决定再给点厉害给霍炳全尝尝。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