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除奸运动(14)
    一天,青山铺为前线部队添置新军装的布匹不翼而飞了。日军的物质供应随着战争的不断扩大而日趋紧张,一下丢了这么多的布匹可是杀头的死罪,熊本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带着日伪军到处乱搜,几天过去了一无所获。

    正当他急的像锅上的蚂蚁之时,有人送来了情报,说这些布匹就藏在中洋村霍家祠堂里。

    熊本大喜过望,马上带着部队赶到了中洋村,霍炳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忙出来迎接,熊本劈脸就问:“你家祠堂的在哪里?”

    霍炳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祠堂是祭祀祖先的,太君问这个干什么?”

    熊本不耐烦了:“哆嗦的不行,快快的前面带路!”

    霍炳全讨好地说:“皇军远道而来,辛苦大大的,还是休息一下再去吧。”

    熊本以为霍炳全故意拖延时间,大怒,抽出指挥刀架在霍炳金的脖子上,说:“你的狡猾大大的,皇军什么的都知道了,拖延的没有用,不配合就死啦死啦的!”

    霍炳全吓得面如死灰,结结巴巴地说:“太君息怒,我的带路,我的带路!”

    熊本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喝道:“开路!”

    来到祠堂前,熊本命令霍炳全:“门的打开!”

    “是。”霍炳全颤巍巍上前,一不小心脚踩空了,差点摔倒,赶快镇定一下,将门打开了,说,“太君,请。”

    熊本一把将霍炳全推开,径直走进后堂,指着一堆油布盖着的东西问霍炳全:“这是什么?”

    霍炳全忙道:“这是棺木。”

    “棺木?什么的干活?”

    “就是人死了后住的。”

    “打开!”熊本喊道。

    二个日本兵马上上前将帆布扯掉,将棺材盖打开。

    “这是什么?你的狡猾大大的。”熊本问。

    霍炳全眼了,前几天棺材还是空空的,现在却装满了一捆捆的黄咔叽布,正是日军被盗的布匹。在熊本咄咄逼人的目光扫视下,霍炳全全身冰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熊本更怀疑他心中有鬼了,手一挥,命令将霍炳全连同布匹一起带回去。

    霍炳全这次可没有上次那么幸运了,不管他如何解释,如何赌咒发誓,熊本还是不相信,坚决认为中国人是狡猾大大的,不给点厉害瞧瞧是不会说实话的,所以下令严刑拷打,给他又是坐老虎凳,又是灌辣椒水,甚至连烙铁都用上了。

    霍炳全实在熬不住了,卖通了一个狱卒给家里人报信,说不惜一切,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先把自己弄出来,他在牢房里一天也受不了了,迟早都只是个死。

    霍炳全的老婆四处托人求情,钱用

    了不少,保票也收了一大叠,就是不见霍炳全出来,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想到了李三红,听说李三红在日本人那儿说一不二,反正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还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去求求他吧。李三红和雷保长是亲戚,谁都知道霍炳全是雷保长的忠实奴才,也许李三红会念故人之情拉他一把的。

    霍夫人忙备了一份厚礼去求李三红。李三红本来是不想管这档子事的,架不住霍夫人痛哭流泪,再三苦求,又见她备的礼不薄,就答应试试,但他是不能保证结果怎样的。霍夫人千恩万谢地回去了。

    过了几天,霍炳全真的回来了,不过不是走回来的,是让人抬回来的。霍夫人看着满身伤痕的丈夫,心痛得大骂日本人刻薄寡恩,凶残不道,不得好死。

    霍炳全吓得连连制止:“我的姑奶奶,你就少说几句吧,隔墙有耳,你这些话传到日本人的耳朵里,可是要杀头的呀,难道你想满门抄斩吗?”

    “他们这样对你,我说说还不行么?难道你真的想一辈子给日本人当狗使唤么?”

    “这……”

    “这什么!再这样下去,不但乡亲们会指着咱们的脊梁骨骂,说不定又有什么地方惹得日本人不高兴,那时日本人再要杀你,看还有谁能救得了你。妈呀,这是哪辈子做的孽呀,这里外不是人的日子还咋过呀。”霍炳全的老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嚎着。

    “我……”

    “我什么我的,你这个人呀,就是不听人劝,你再这样下去,老百姓恨你,**新四军仇你,日本人也不会放过你,这是何苦呀……”霍夫人叹息道。

    “那我该怎么办?”霍炳全问。

    “怎么办?好办!这天下又不是你一个村长,别人是怎么做的,你就怎么做嘛,何苦强出头呢?”方小梅已派人做过霍夫人的工作,答应只要霍炳全不再死心蹋地为日本人卖命,就不再计较他以前的恶行,不与他为难了,否则……霍夫人为了保命,自然满口答应了,于是这样说。

    “好,就听你的吧。”霍炳全有气无力地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