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建立统一战线(9)
    易峰没想到独立营真的不计前嫌,将俘虏和武器都归还章旅,再一次感受到八路军新四军新四军的大仁大义和坚决抗日的决心,明白他们在大是大非面前的毫不含糊,八路军新四军越是这样,他越是怀疑自己的路走错了,产生了想加入八路军新四军队伍的念头。他认真写了一封信给江河,告知自己的想法。

    方小梅将这事向区委和上级首长作了汇报。首长们经过认真研究,认为目前易峰还是留在章部为好,主要是有利于抗日大局,省得别有用心的人借机作文章。

    江河按这个指示给易峰回了信,同时安慰他,只要是真心抗日,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希望他能和自己经常保持联系。易峰只好暂时作罢。

    恒通加入新四军后,老是怕人瞧不起自己土匪出身,加上以前和我军有过不愉快的合作经历,总想好好立一功,证明证明自己,心里才有底,所以老是逼着曹叶请求营首长尽快答应让他们连队和鬼子面对面干一仗。

    营领导一商量,觉得也行,四连整训工作进行这么久了,可以拉出去活动活动了,就同意四连和二连调防。

    四连到了二连驻地李潭村,老百姓象对待二连一样,热情接待他们,把好的房子让给战士们住,把好吃的送给部队,恒通很是感动,渐渐明白新四军为什么能够以弱胜强、屡战屡胜的原因了。

    他对曹叶说:“指导员,不瞒你说,当初投奔你们我是有顾虑的,现在看来是走对路了。”

    曹叶笑着说:“为什么?”

    恒通说:“别的不讲,老百姓能这样真心实意对待你们,说明你们已经赢得了民心,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我虽是个粗人,这点道理还是明白的。”

    曹叶说:“我们本来就是人民的子弟兵,老百姓是水,我们是鱼,鱼儿离不开水,鱼水情深呀。”

    恒通摸了摸光秃秃的脑壳说:“什么鱼呀水呀的,你说话总是文绉绉的,太深奥了,我听不懂,不能说明白点吗?”

    曹叶说:“恒连长,没关系,你慢慢就会懂的。不过,说到这里,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说出来你可不要见怪,咱四连的战士大多是你从鬼见愁带出来的,自由散漫惯了,群众纪律观念不太强,这里虽说是老根据地,群众觉悟特别高,把我们当亲人看,咱们也得教育战士们,千万不要破坏群众纪律呀。”

    恒通说:“那是自然。老百姓这么看得起咱们,不知恩图报还算人养的么?你去告诉兄弟们,谁要是祸害了老百姓,老子绝不手下留情。”

    曹叶说:“有连长这句话,我放心多了。不过,咱们既然参加了新四军,就得象新四军一样

    ,多做战士们的思想工作,用纪律去规范他们的行为,咱们当领导的更要用纪律来严格要求自己,而不能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搞反动派那一套。”

    恒通不耐烦地说:“你是指导员,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不过你可别指望我能帮什么忙,我最怕的就是婆婆妈妈唠唠叨叨做什么思想工作了。”

    一天,三排副排长杜正阳喝多了酒,从一个老乡家经过,口太渴了,就去讨杯水喝。

    一个漂亮姑娘推开门,舀了一大碗水给他,他一气喝完了。姑娘问:“还要么?”

    他发现是一个漂亮姑娘站在面前,迷迷糊糊问:“我怎么在这里?你家人呢?”

    姑娘笑着说:“看来你真的是喝多了,你不是来我家讨水喝么?我父母都外出了,就我一个人在家。”

    杜正阳“啊”了一句,转身就走,谁知酒喝多了,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在地,姑娘忙去扶他,他伸手一抓,刚好碰上了姑娘的**,又软又滑,不由心里一荡,借着酒劲,抱住姑娘,欲行非礼。

    姑娘拼命挣扎,大喊:“你不是新四军吗,怎么干出这样的事?我要去报告你们首长。”

    杜正阳嬉皮笑脸地说:“老子是新四军不假,但老子为你们打日本鬼子,让你们舒舒服服过日子,你慰劳慰劳老子算得了什么?”

    “别,别这样。”姑娘苦苦哀求。

    杜正阳捂住她的嘴巴,威胁道:“你再喊,老子杀了你。”

    姑娘见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不敢做声了。杜正阳趁机强奸了她。姑娘大哭起来。

    杜正阳的酒也醒了,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忙跪在姑娘面前,说:“姑娘,我喝多了酒,犯了糊涂,我不是人,对不住你,求你原谅我,这儿有一点钱,你不要嫌少,算是给你的一点补偿,我回去后再筹点钱送来。好姑娘,你就饶了我吧,来世做牛做马报答你。”姑娘只是一个劲地抽泣着,不答理。杜正阳放下几个银洋跑了。

    第二天,姑娘被侮辱的事传遍了全村,乡亲们十分气愤,涌到了连部,要求惩办肇事者。

    村农委会主任李军荣站到连部的石阶上,喊道:“乡亲们,不要激动,新四军纪律严明,爱民如子,相信领导们会给我们一个交代的。”

    曹叶正在和恒通商量工作,听见外面喊声,忙走了出来。李军荣把情况说了一遍。

    恒通大怒,吼道:“他妈的,老子的队伍里怎么有这种坏蛋,查出来老子剁了他。”转身朝副连长陈学军说,“通知各排跑步到连部集合。”

    “是!”陈学军迅速通知了各排。各排立即赶到连部。

    恒通说:

    “姑娘,你给我一个个好好去认,千万不要认错了,认出来老子毙了他。”

    姑娘在父母的陪同下一个个地看,眼看就要到杜正阳面前了,杜正阳知道瞒不住,赶快跑到恒通面前,“扑通”一下跪倒,哭着说:“大哥,我犯浑,我该死,我不是人,我是畜生,你饶了我吧。”

    恒通拔出枪来,骂道:“原来是你这个该死的家伙,老子毙了你!”

    “大哥,念在我这些年跟着你出死入生的份上,就饶了我一命吧,我再也不敢了。”杜正阳以头磕地,痛哭流泪。

    一些战士跪了下来,求道:“连长,杜大哥喝多了酒,一时糊涂,你就饶了他,让他戴罪立功吧。”恒通迟疑起来,望了望曹叶。

    曹叶说:“犯了纪律,就得承担责任,不然怎么向老百姓交待,今后又怎么好管理其他官兵?”

    “你说怎么办?”恒通不高兴了。

    “按我们新四军的纪律处理,强奸妇女就得枪毙,这是不能商量的。”曹叶一字一顿地说。

    “不能轻点吗?要不咱们再想个折中一点的法子?”

    “不行!”曹叶斩钉截铁地说。

    杜正阳事件后,恒通觉得呆在李潭村没意思,就要带着队伍去打日本鬼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