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建立统一战线(11)
    那个提供情报的人早等在那儿了,和恒通他们亲热地打着招呼,曹叶在旁仔细地观察,发现这个叫张梦阳的说话时,眼睛总是贼溜溜的乱转,好像不敢正视人似的。

    张梦阳走后,曹叶对恒通说:“连长,我觉得张梦阳这个人不太可靠。”

    恒通问:“为什么?”

    曹叶道:“我也没有确证据,只是感觉有些不对头。”

    恒通道:“我的指导员呀,你太疑神疑鬼了。当然,非常时期,谨慎一点还是好的。不过张梦阳这个人还是靠得住的,这一点我绝对有把握。再说,就算他有什么花花肠子,他,难道他不怕老子灭了他?”

    曹叶道:“但愿真的是我紧张过头了。连长,这毕竟是我们连成立来打的第一仗,关系重大呀,咱们多留点神总是错不了的。”

    恒通道:“行,这一仗我们争取速战速决,打完就撤,绝不恋战。”

    约定进攻的时间到了,村子的一栋房子的阁楼上亮起一长三短四道亮光,张梦阳对恒通说:“恒大哥,村子里的人已准备好了,问我们什么时候进攻?”

    恒通道:“回复他们,说我们也准备好了,马上可以发动攻击。”

    张梦阳道:“是!”立即发出了准备进攻的信号。

    恒通望了曹叶一眼,曹叶点了点头。恒通对几个排长说:“悄悄摸进去,尽量不要惊动敌人,如果敌人敢于顽抗,就坚决消灭他们!”

    恒通、曹叶带着队伍摸进了村,村子里异常的安静,只有几只不知是谁家的狗不时“汪汪汪”地叫着,不见一个日本兵的影子。

    曹叶隐隐感到不妙,想和恒通商量商量,队伍早冲进了张梦阳情报上所指的日军宿营的村公所,还是空无一人,果断地对目瞪口呆的恒通说:“连长,咱们上当了,快撤吧!”

    恒通大喊:“张梦阳!张梦阳!”没有人答应,赶忙叫人去找,都说张梦阳不知在什么时候就不见踪影了。

    恒通气得跺脚大骂:“张梦阳你这小子,竟敢欺骗老子,看老子抓住你后不剥了你的皮!”

    曹叶道:“现在说这些没有用了,咱们还是先撤吧。”

    恒通一跺脚,吼道:“撤!”

    但为时以晚,村子四面八方都亮起了火把,敌人的照明灯也打开了,将天空照得透亮。同时喊杀声、枪炮声震耳欲聋。冲到村边的队伍又被打了回来,还损伤了几十个兄弟。

    “完了,完了!”恒通仰天长叹,说,“想不到我恒通一世英明,最终却栽在这个小小的村子,栽在张梦阳这小人手里!兄弟们,我对不住大家,你们还是分散突围吧,冲出去一个是一个!”

    “不行!”曹叶急忙阻止,说,“现在分散力量正中敌人下怀,他们正好一处处加以剿灭呢。我看不如趁敌人摸不着我们的虚实,集中力量打开一个缺口,冲出去才是上策。”

    “你说得倒是容易,没看到兄弟们都被鬼子打回来了么?”恒通冷冷地说。

    “连长,我刚才观察了一下,村东的枪声较弱,进村的时候我也四处转了转,那里是个乱石堆,路极不好走,敌人有可能在那里没有布置重兵,我们就从那里突围吧。连长,我带一队人杀开一条缺口,你带着弟兄们跟着往外冲!”曹叶道。

    “行,听你的吧!”恒通想,一个文弱书生,居然口出大言,这冲锋陷阵的事,他能干得了么?让他见识见识厉害也行,省得以后啰里啰嗦烦人了。

    曹叶将带来的五位同志召到一起,他们各自推荐了几名新发展的骨干分子,马上就组成了一支二十多人的突击队。

    曹叶对大家说:“同志们,我们今天的行动关系到咱们连的生死存亡,关系到我们今后能不能在这个连队站稳脚跟,将连队改造成真正的新四军队伍,我们面临的可能是流血牺牲,同志们怕不怕?”

    “不怕!”大家怒吼道。

    “有没有信心?”曹叶问。

    “有!”同志们齐声回答。

    “好,出发!”曹叶端起枪,第一个朝敌人杀去,突击队紧紧跟在后面,手里的枪喷射出愤怒的火焰,敌人猝不及防,被撕开了一个口子,恒通带着队伍从口子处冲了出来……

    好不容易摆脱鬼子的追击,正想在土桥村休整一下,李三红又带着皇协军围了上来,而连续的突围,四连的弹药已消耗殆尽,战士们的体力也到了极限,总不能坐以待毙呀,几位班排长将目光投向恒通。恒通二话没说,带着队伍就要往外冲。

    曹叶道:“冲?咱们拿什么冲?你问问弟兄们,还剩多少弹药,还有多少人跑得动?”

    “跑不动也得跑,没有子弹就上刺刀,拚一个算一个!难道还怕了小鬼子、束手就擒不成?”

    “不行,咱们不能拿战士们的生命开玩笑。他们可是咱们抗日的火种呀。这样吧,连长,我们将各排枪法好的战士集中起来,埋伏在村子周围的制高点上,伪军一露头,就干掉他。其他人呢,不必躲躲藏藏的。该睡觉的睡觉,该晒太阳的晒太阳,总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另外,问问事务长,还剩多少钱,拿出来去老乡家卖些鸡呀,鸭呀的,就在村里的开阔地带宰了吃,最好是弄头大一点的牲畜,煮得香喷喷的,让我们的战士开开心心大吃一顿,动静闹得越大越好,伪军不知道咱们的底细,

    天就要黑了,我们越沉着,他们就越不敢乱动的。”

    “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呀?是不是冒险了点?敌人识破了怎么办?”恒通不解地问。

    “指导员唱的是诸葛亮的空城计呢。”陈学军凑了上来说。

    “这管用吗?”恒通将信就疑道。

    “试试吧,不过,咱们的防守也不能放松,得有二手准备,鬼子伪军不擅长夜战,只要拖到天黑就有办法了。一排长,你们排负责‘演戏’,越逼真越好呀。”曹叶回答。

    “看我的吧!”一排长带着他的排执行任务去了。

    曹叶、恒通躲在一家阁楼上观察村外的皇协军,皇协军也正在看着村里,见新四军没有一点慌乱的样子,而且杀鸡宰羊,还杀了口猪,架起大锅炖得香喷喷的,伪军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忙去报告李三红,问什么时候发动进攻,说不定可捡根剩骨头啃啃。

    李三红骂道:“吃,吃,你他妈的就知道吃!你也不动动脑筋想想,新四军敢在咱们的枪口下弄吃弄喝的,没有一点慌乱的感觉,说明他们一定有阴谋诡计,说不定正张开笼子等着咱们往里钻呢。去,告诉兄弟们,绝不可轻举妄动,新四军要乐,就让他们乐吧,我已派人去报告皇军了,大部队很快就要到了,到时候有他们好看的。记住只要他们不出村,干什么都行!”

    伪军围着村子不敢进攻,有几个胆大的,实在禁不住村里飘出的香气的诱惑,跑出掩体朝村子张望,被我军埋伏的神枪手们撂倒了,越加相信我军有阴谋,再也没有人敢露头了。

    天渐渐的暗下来了,村子里还是没有什么动静,援军也没有到,李三红认为新四军不可能有什么大的行动,就叫了几个亲信在指挥所里喝酒,大家纷纷恭维李三红,说只等明天的援军一到,就可彻底消灭这一股新四军,从此可以高枕无忧,多田骏夫肯定会有重赏,到时一定是高官任做,骏马任骑,说不定会成为大云山地区一下之下万人之上的二号人物,再也不用看那些日本人的脸色了。

    李三红咪起小眼珠,得意地说:“真有那一天,兄弟们都是有功之臣呢,我一定会重赏各位的!”

    “谢谢司令,我们一起敬您一杯!”

    “好,喝酒,喝酒!”

    突然,外面响起激烈的枪声,一个士兵提着枪跑了进来,大声喊道:“报告司令,新四军打过来了!”

    “有多少人?”李三红问。

    “看不清楚,黑压压的一片全是人,估计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的呢。”

    “你他妈的简直是胡说八道!新四军一下子从哪里冒出这么多人马来?你敢胡弄老子,老子就毙了

    你!”李三红火了。

    “司令,我哪敢说假话呀,您看,新四军都打到门口了。”

    “快撤吧,司令!”一位团长说。

    “不行,给我顶住,快去给我顶住!”李三红声嘶力竭地喊道,到手的鸭子就要飞了,实在有点不甘心。

    “冲啊,杀啊!”“活捉汉奸李三红!”喊杀声越来越近了。

    几个亲信不由分说,架起李三红转身就跑,皇协军无人指挥,跟着乱跑起来,新四军又一次从敌人的包围圈里突了出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