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鬼子的末日到了(6)
    一九四五年春季过后,大云山地区的新四军及其所领导的地方武装对日伪军发动了几场较大的攻势,收复了广大农村地区,国民党军队也趁机抢占了几个重要城镇,日伪军只能龟缩在县城及几个主要乡镇和公路线附近,已经是朝不保夕、惶惶不可终日了。

    多田骏夫整天焦头烂额,束手无策:进攻吧,除非上峰派大量军队援助,否则就是纸上谈兵,痴人说梦,守吧,自己的人是越守越少,地是越守越小,而敌军却一天比一天壮大,而且那些穷鬼们还死命护着他们,为共军通风报信,筹粮筹物,撤吧,上级又不批准,再说到处都是中国人的军队,能往哪儿撤?还是过一天算一天,实在不行了,就剖腹自杀,为天皇尽忠吧。

    李三红倒是活跃起来,整天和章竞成打得火热。他是个有奶便是娘的人,日本人势大,便抱着日本人的大腿叫干爹,现在政府军得势了,这天下看来迟早要姓蒋,必须另寻一棵大树护着自己,否则日本人完蛋了,自己这个铁杆汉奸肯定是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国民党才是最好的人选,何况自己家不少人都是国府要员。

    他把孝敬多田骏夫的那一套全部转移到章竞成身上,又是古玩字画,又是黄金白银,送得章竞成心里乐开了花。李三红不失时机地表忠心,说自己身在曹营心在汉,心一直在政府军这边,早就想把队伍拉出来换上政府军的服装了,只是响应曲线救国的号召委曲求全罢了。

    章竞成正为部下不断逃亡、共军不断壮大而担扰,担心鬼子投降后,国共公开翻脸时自己不是新四军的对手,对李三红的二千多装备精良的皇协军早就垂涎欲滴了。

    二人一拍即合,章竞成许诺日军投降后让李三红做云山地区的保安总司令。

    李三红感激涕零,发誓追随章竞成,永不变心。章竞成指使部下不时率部袭扰我新四军五团。

    我五团党委经过认真研究讨论,为了麻痹敌人,以达到最终消灭敌人的目的,主动将小河村部队撤出。

    章竟成赶紧命令部队进驻小河村,要求驻军密切监视新四军的行动,待机对新四军及其根据地加以破坏和袭击。

    江河带着警卫员费红明来到一营。晏伟正在训斥一名干部,见江河来了,忙和那人一同站起来,向江河敬礼,喊道:“团长好!”

    江河还了礼,将马鞭往桌子上一扔,问:“挺忙的呢,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不忙,不忙。”晏伟使了个眼色,那干部忙搬了把椅子请江河坐下,晏伟给江河倒了杯开水。

    “你有事就去忙吧,我找你们营长有事商量。”江

    河对那人说。

    “是!”那人响亮地答应,得意地望了晏伟一眼,说,“营长,我可以走了吗?”

    “算你小子走运,过二天我再收拾你。”晏伟虎着脸说,“滚!”抬起脚要踢他的屁股,那人早笑嘻嘻地跑了。

    江河问:“这人叫什么名字?”

    晏伟道:“团长,您不记得了,他就是咱们独立营一连三排的赵小廷呀,第一次打仗时吓得要命,连枪都不敢放,还尿了裤子,你还狠狠地批评了他,说他根本不配做咱独立团的战士呢,要他滚回去种田呢。”

    江河一下子记起来了,问:“啊,是那个胆小鬼。现在胆子是不是大了点,还尿裤子吗?现在干什么?”

    晏伟说:“老营长,今非昔比了,他现在是咱们营里的战斗英雄,指挥一个连呢。”

    江河笑道:“不错呀,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都当连长了,看来我那顿臭骂还真起了作用。”

    晏伟得意地说:“强将手下无弱兵嘛,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咱独立营出来的人,一个个都是顶呱呱的,哪会出什么孬种?”

    “小兔崽子,别的本事不见长,嘴倒是越来越甜了。”江河骂了一句,说,“交给你一个重要任务,有没有信心?”

    “没问题!我说呢,团长一向关心咱们一营,有什么好事能不惦记咱们么?怪不得一大早喜鹊就在咱们门前的树枝上闹过不停呢。团长,快说说,是打日伪军,还是打顽军?哦,是不是要我领兵收复小河村?”晏伟忙拍马屁。

    “你想得挺美的,告诉你,都不是。”

    “抓舌头也行,快说,要什么样的,抓几个?当官的还是当兵的?”

    “这点小事团部还不缺人,随便派几个人也能完成任务,用得着我大老远跑来找你么?别让人笑掉大牙了。”

    “团长,别卖关子了,快说说,到底是什么任务?”晏伟急得抓耳挠腮,问道。

    “护送大云山县委的一批女同志去延安学习。”

    “什么?我还认为有什么好事呢。”晏伟嘟着嘴说,“团长,不瞒您说,这段时间我可是忙糊涂了,营里的整训活动还没有结束,赵小廷又出来添乱……反正就是护送干部这点小事,您就当可怜可怜我,派其他人去吧。”

    “晏伟,长进不小呀,什么时候学会讨价还价了?”江河厉声说,“要不是你方大姐亲自交待、点名让你执行,老子会大老远跑来找你?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告诉你,在新五团,只要老子一声令下,有事谁敢不抢着干?”

    “嫂子来了么?”晏伟说,“快带我去见见嫂子,我好久没有吃过嫂子炒的菜了。

    ”

    “她还有任务,在团部坐了一会儿就走了。她说你有勇有谋,这么重要的任务,只有交给你,她才放得心,谁知你是狗坐轿子,不识抬举。”江河说,“她倒是蛮看重你的,我可看不出你有什么特别的,目光短浅,庸人一个嘛。”

    “嫂子真的是这么说的么?”

    “那还有假。她还让我告诉你,带队的是你小子一个熟人,是个女同志,叫什么黄……”江河一时记不起了。

    “你说的是黄雪娇吧?她也去延安?”晏伟的眼睛一亮。

    “痛快点,去还是不去?给老子一句痛快话,我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了。”江河道。

    “去,我去,团长交待的任务,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敢讲价钱呢?我是和您开玩笑的呢。”晏伟这家伙弯倒转得挺快。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刚才是谁说不愿意做这么点小事,告诉你,现在你就是想去,老子还偏不让你去了。”江河故意逗他。

    “团长,我错了,你骂我还不行么?看在我对你忠心耿耿的份上,这点小错你就不必计较了吧。”晏伟求道。

    “狐狸尾巴藏不住了吧?这次就饶了你,下次可不能再讨价还价了。”江河说。

    “是,请团长放心!”晏伟立正回答,态度蛮诚恳。

    “好,不过,你可得有思想准备,这次任务不会那么简单,你们得穿过敌我游击区,日伪敌顽亡我之心不死,可得小心他们背后搞鬼呀。”江河瞩咐道。

    “团长,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我什么时候完成任务不是漂漂亮亮的,给你惹过麻烦吗?这点小事是难不住我的。”晏伟打起了保票。

    “好!明天一早你就带一个连去木形村,地方上的干部都在那儿休整待命,那儿刚解放,情况还不十分稳定,你给我小心点,千万不能麻痹大意。你一路护送他们到小河村,那里有人接应他们,你只要将他们全部送上船就算完成任务了。”江河说,“老子丑话说前头,县委的同志少了一根汗毛,就是你方大姐不怪你,老子也饶不了你。”

    “是!”晏伟回答。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