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鬼子的末日到了(7)
    晏伟率领三连来到木形村。这里是团长的家乡,抗战中期晏伟他们连曾在这儿战斗、生活过一段时间,对这儿是熟悉的,听说黄雪娇就住在江河叔叔家,赶紧让三连长许仲文安排警戒,自己带了一个通信员直奔江佑生家,将门擂得“通通”作响,屋内没有反应。

    晏伟以为没听见,又用力敲了几下,还大喊道:“我是新四军五团的晏伟,屋内有人吗?”里面还是没有动静。

    通讯员问:“怎么办?”

    晏伟朝努努嘴,说:“翻墙进去,把门打开!”

    通讯员说:“这不好吧?这是老乡家,不经允许私闯民宅会犯群众纪律的。”

    晏伟说:“别怕,这是团长叔叔家。团长和我是兄弟,他家不就是我家么?回自己家怎么都行,出什么问题我兜着。”

    通讯员说:“是!”攀着墙头一跃而上,“呯”地跳了下去,忽然,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熟悉的面庞出现在晏伟面前。

    “门是你打开的么?”晏伟问。

    “你以为是他么?”黄雪娇对躲躲藏藏的通讯员说。

    “你在屋内为什么不开门呢?”晏伟有点不高兴,说,“害得人家的手都敲红了。”

    “这儿刚解放,你把门擂得那么响,我还以为来了土匪特务,江叔叔他们不在家,我一个女孩子敢随便开门么?”黄雪娇笑着说。

    “你这是找借口,难道你听不出我的声音么?”

    “听出来了,偏不开门,急死你。”黄雪娇故意气他。

    “你敢!”晏伟说着要惩罚黄雪娇,想哈她的痒。

    黄雪娇笑着躲开,晏伟不依不饶,黄雪娇连叫“饶命!”

    晏伟见通讯员在场,不好闹得太过份,说:“不请我们屋里坐坐么?人家可是大老远跑来的。”

    “行,进来吧!”黄雪娇做了个请的姿势。

    “雪娇,你们这次到延安去的有多少人?”

    “有二十来人吧。”

    “去多久?”

    “暂定半年,究竟多久也说不定。”

    “还回来吗?”

    “不知道。得听组织安排。”

    “雪娇,听说你现在是县委的妇女部长了,进步蛮快的嘛!”

    “你才不错呀,都是主力部队的营长了,大大的抗日英雄呢,我哪敢和你相提并论。”

    “营长,黄大姐,你们聊吧,我到外面去看看。”见二人谈得十分亲热,通讯员不好意思做“电灯泡”,赶紧借故离开。

    “你去吧,不要到处乱跑,要注意安全,另外告诉教导员,中午饭就不要等我了,让他们自己吃,我在叔叔家吃了再回去。”晏伟吩咐道

    。

    通讯员走了,黄雪娇笑晏伟:“你有脸皮怎么这样厚,江叔叔又不在家,怎么就自己留起自己来了,有你这样的客人么?”

    “你不也要吃饭吗?我吃饭可没有什么讲究,能填饱肚子就行,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难道怕多添一副碗筷?”晏伟笑着说。

    “是谁想多添一副碗筷呀?”江佑生夫妇下地回来了,隔着房门问。

    “江叔叔,是我呢,晏伟。”

    “晏连长,你怎么来啦?”江佑生掀开门帘进来了。

    “有任务,江团长命令我来护送她们去延安。”晏伟指指黄雪娇说。

    “江团长,你说的是江河吧?他真的当团长了?”江佑生兴奋地问。

    “是呀,江叔叔,你还不知道么?”晏伟有些奇怪。

    “我们早就听说新四军里有一个姓江的团长,猜到是他,只是不敢确认,毕竟同名同姓的很多。他还好吗?”江佑生道。

    “好着呢,最近又成了婚,双喜临门呢。”晏伟高兴地说。

    “江河成亲了,怎么又不通知我们呢?这个家伙,总是不把我这个叔叔放在心上,看我怎么收拾他?”江佑生不高兴了。

    “江叔叔,你可冤枉他了,那时你们这儿还是敌占区,他怕给你们带来危险,才决定不惊动你们。”晏伟解释道。

    “啊,原来如此。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呢?我那老嫂子怎么样了?”

    “快了。江大娘好着呢。”

    “开饭啰!”江婶在厨房里喊。江佑生扯着晏伟吃饭了。

    晚上,晏伟带着三连,护送黄雪娇她们上路了。为了安全起见,队伍不点火把,不准大声喧哗,一行人趁着夜色,急匆匆地往小河村赶去。第三天下午,离小河村了,看来是有惊无险。

    晏伟松了口气,突然,担任后卫任务的一班长匆匆赶回来了,向他报告:“营长,我们身后发现了敌人,先头部队坐着卡车直奔我们而来,离我们不远了。”

    “有多少人?”晏伟赶忙问。

    “大概有五六百人,后面好像还有增援部队,具体数目不清楚,我们正在进一步侦察,一有具体情况马上向您汇报。”一班长答道。

    “好,你去吧,密切监视敌人动向。”晏伟转向雷鸣道,“教导员,你看怎么办?”

    “马上就要到目的地了,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雷鸣有点焦急。

    “教导员,我看呀,敌人兴许是从这儿路过的,凑巧碰上的。我们行动这样秘密,敌人不可能发现的。时间紧迫,我们没有时间犹豫,只能加快速度前进,到了目的地再说。”晏伟说。

    “不行,团长把这

    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们,是对我们的高度信任,我们必须确保地方上的同志万无一失,你看这些女同志这几天也累得够呛,哪里还能跑得过敌人的四个轮子。这样吧,我带二个排去抢占道路二侧的高地,阻击敌人,你带三排护送地方上的同志赶往小河村渡口,趁小河村敌人还没防备,迅速占领渡口,送同志们上船。记住,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你都必须保证这些同志的安全,完成任务后你们伺机突围,就不必回来了,我们会想办法冲出去的。”

    “好吧,时间紧迫,也只能这么办了。”晏伟来不及多想就答应了。

    “一排、二排跟我走!”雷鸣带着战士们跑步占领二侧高地,就地构筑工事,准备阻击敌人。

    “三排长!”晏伟喊。

    “到!”三排长古耒峰答道。

    “你带领战士们将地方上的同志护在中央,记住,我们都可以牺牲,地方上的同志可不准伤一根毫毛,必要时用身体护住她们,为她们挡子弹。都给我听清了,谁要是贪生怕死,老子饶不了他。”

    “是!”古耒峰说。

    晏伟带着三排保护着黄雪娇他们往小河村奔去,很快就听到后面传来激烈的枪炮声,晏伟知道是教导员他们和敌人交上火了,命令大家加快速度,终于到了小河村渡口,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交通员赶忙将黄雪娇他们接上船,晏伟和几个战士用力一推,船向河中心冲去。

    黄雪娇拚命向晏伟挥手,大喊:“晏大哥,多多保重,等我回来!”

    “你也保重吧!”晏伟喊道,“一到延安就给我写信,听清楚了吗?”

    “轰”一发炮弹在河中心爆炸,巨大的冲激波将黄雪娇推得东倒西歪,旁边的同志忙伸手扶住她,她站稳后喊道:“听清楚了,我一到就给你写信!”

    晏伟喊道:“你们千万要注意安全呀!”转身朝战士们吼道,“回去,咱们去打狗日的。”

    敌人见逃跑的新四军又回来了,以为是附近**驻军阻住了去路,高兴得手舞足蹈。敌人的指挥官得意忘形地说:“兄弟们,我正后悔不该独占功劳,没有联系当地**驻军,让新四军溜了一部分呢,想不到他们回来送死了,省得老子分兵去追了,兄弟们,给我狠狠地打,不要让政府军瞧不起咱们,放心,只要我们立了功,李长官会重奖咱们的!”

    敌人的子弹雨点般地朝晏伟他们扫来,试图阻止他们和雷鸣会合,晏伟端起一挺机枪朝敌人猛冲猛打,趁敌人慌乱之际,很快和雷鸣他们合兵一处。

    雷鸣大喊:“你怎么回来了?地方上的同志呢?”

    “老伙计,放心吧,他们已经走了

    ,一根汗毛也没少,喂,绷着脸干什么,不欢迎我回来嘛?我可得好好批评你了,咱们是兄弟,你过足了瘾,总得让我解解馋吧?你真是太不够意思了。”

    “你……”雷鸣哭笑不得,说,“都什么时候了,你以为是闹着玩吗,还有心思开这种玩笑?”

    “怕什么?又不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再说这些二鬼子,能有多大战斗力,老子会怕他们?”晏伟边开枪边满不在乎地说。

    “你别小看他们,他们是有备而来,连重武器都带来了,只怕有五六百人呢,后续部队还在源源不断赶来,前面还有国民党顽军,我们才不到二百人,远离主力部队,寡不敌众,形势堪忧呀。”雷鸣不无担心地说。

    “营长,教导员,敌人援兵上来了,他们的火力太猛了,我们伤亡惨重,三排长古耒峰牺牲了,指导员也负了重伤,怎么办?”三连长许仲文气喘吁吁来报告。

    “什么怎么办,亏你还是老战士,这还用得着请示么?告诉兄弟们,给我狠狠地打!”晏伟命令道。

    “不行,敌强我弱,还是赶快突围吧!”雷鸣大喊道。

    “突围?早了点吧,我还没有过瘾呢!”晏伟说。

    “团长交给我们的任务是安全护送地方上的同志,任务已经完成了,敌强我弱,咱们必须突围!敌人的援兵都到了,咱们被包围了,再不突围就来不及了。”雷鸣大喊道。

    “好吧。”晏伟拿起望远镜观察了一会,指着西南方向说,“那里山势陡峭,地形复杂,敌人不会料到我们会从哪里突围的,我知道那儿有一条羊肠小道,直通山里,一般人都不清楚,我也是以前在这里打游击时无意中发现的,敌人仓促之间,来不及派兵防守的,咱们就从那突出去吧。”

    “好!”雷鸣表示同意。

    为了防止敌人识破意图,晏伟命令将所有的红旗都插在阵地上,装出我军还在坚守的样子,然后带领部队悄悄撤退。我军刚撤下阵地,敌人发动了新一轮进攻,各种火炮将炮弹雨点般地朝我军阵地上倾泄,几乎将半边山都翻了一遍。晏伟连呼:“好险,好险!”

    炮火停后,敌人在机枪的掩护下蜂涌而上,谁知新四军的阵地上一个人也没有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