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反摩擦斗争(3)
    云飞扬正要回答,外面传来杂沓的脚步声,江河一阵风似的闯了进来:“谁这么大胆,敢惹得友军的章旅长在此大发雷霆的呢?不知道我和他是好朋友吗?老子查出来饶不了他。”

    云飞扬赶忙敬了个礼,说:“团长,你终于来了,可把我急死了。您再晚来一会儿,章旅长说不定会吃了我的。”

    章竞成也站了起来,说:“江团长,我可是等了你许多天了。”

    江河问:“章旅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章竞成说:“江团长是明知故问,难道云参谋长没有向你汇报么?你也让我等了这么多天,太不够朋友了。”

    江河厉声喝问云飞扬:“参谋长,到底是什么事,为什么不向老子报告?”

    云飞扬见江河生气了,仿佛很害怕,小声说:“**占了荷塘村,你大动肝火,说要不是怕破坏停战协定,早派部队收拾了那班王八龟孙子,上级命令我们搞军事演习,占了荷塘村的通道,友军三番五次指责我们故意为难他们,我们怕你知道了生气,不敢向你汇报呀!”

    “啊,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江河摸了摸脑袋,说:“云参谋长,我可错怪你了,原来你是在执行老子的命令。三营出了那一档子事,老子的心情不太好,说话语气重了点,你可不要见怪。”

    “江团长,不要扯远了,既然你先前确实不知情,我也不说什么了。现在你回来了,让一下道,让我的部队撤出来,荷塘村还给你们,行么?”章竞成道。

    “那怎么行?你别把我当傻瓜了,现在是国共和谈时期,我可没有你们那么大的胆,虽说这地方是你们从我们手里抢的,了解实情的人会说你们是归还我们,不了解实情的人还会说我们侵占你们的土地,这破坏和平的罪名我可担当不起。不行,不行,老子不上这个当。”江河连连摇头。

    “荷塘村本来就是你们的,是我们侵占的,我为你们证明,你让我的部队撤出来,行么?”章竞成怕江河打什么歪主意,有些急了。

    “口说无凭,立字为据,章旅长既然一心想归还小河村,我们自然感激不尽,为了避免产生误会,章旅长,咱们还是写一个协议吧,老子背黑锅背怕了。”江河似笑非笑地说。

    “不必吧,我章某人堂堂**旅长,岂会出尔反尔,何况在座的还有这么多人,我能开玩笑么?”章竟成分明想耍滑头。

    “不,还是签字的好,贵军二营恐怕早已粮草不继了,我看还是趁早了结此事吧。不然夜长梦多,只怕……”

    章竞成道:“这……字还是不必签吧,我承认荷塘村是我军从你们手里抢过来的就是了。”

    江河忽然大声说:“章旅长既然再三声明荷塘村是从我们手里抢走的,不签字就不签字吧,我们是友军,姑且相信您一次吧。云参谋长,你去把外面的长官们都请进来吧,他们应该都听清楚了。”

    “不必请了,我们自己进来了。”一个操着半生不熟中国话的高个子美国人进来了,后面跟着不少国共双方的官兵。

    “这是怎么回事?”章竞成慌了,忙问。

    “嘿,章旅长,还是由我来向你介绍吧,这位是美利坚合众国戈莱尔上校,是三人小组的首席代表,这位是贵军刘大发将军,你认识的,这位是我们的姚二明将军,这位是翻译黄雪娇女士,其余的我就不用一一介绍了吧,啊,对了,他们三人是军调小组的全权代表,咱们得好好配合配合。”江河说。

    “长官好!”章竞成忙敬了个礼。

    “好个屁!”刘大发小声骂道,“丢人现眼的家伙!”

    章竞成想解释,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只是说:“他们太狡猾了,我上了他们的当,上了他们的当。”

    刘大发见不少人正盯着自己,便小声说:“你的脑袋是干什么的,不会好好想想么?还是党国的高级军官呢,真是废物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章竟成道:“他他们太狡猾了,我……”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呆会咱们见机行事吧。”刘大发道。

    戈莱尔道:“各位,请安静,我们军调小组今天来这里,目的是为了检查停战协定的执行情况。我来时贵国政府告诉我新四军不听招唤,喜欢擅自采取军事行动,影响和谈进程。今天我却惊讶地发现事情并不象贵国政府所说的那样,国民党的军队也有违反规定的举动,很让我失望。我希望你们双方坐下来,都拿出诚意来,认真地反省,不要辜负热爱和平的美国人民的一番好意。”

    刘大发请求发言,戈莱尔表示同意。刘大发慷慨激扬地说:“尊敬的戈莱尔上校,各位将士,你们好。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抗战,中国人民太需要和平了。熟话说:‘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中华民国政府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所有中**队、中国人都应该接受其领导,而八路军新四军不顾政府三令五申,借抗日之名,疯狂抢占土地财产,扩充自己的实力,这是违法行为,希望盟国主持公道。”

    见刘大发恶人先告状,江河坐不住了,他一下子站了起来,说:“刘将军,你说我们抢占土地财产,有没有根据?”

    刘大发道:“青山县城不是证据么?你们部队手里的歪把子机枪、小钢炮不是证据么?”

    江河冷冷一笑:“

    刘将军,你既然这么说,我倒要问问你,青山县城在此之前是你们的防区么?这些歪把子、小钢炮是从你们部队里抢夺过来的么?你是不是还想说日本人是你们的盟友呀。请问各位长官,政府不给我们发枪支弹药,不给我们任何物资补充,我们凭自己的力量,从侵略者手里缴获武器、夺回我们的领土,有什么错吗?”

    “这……这……”刘大发一时急得说不出话来。章竞成忙插腔:“我们承认那是日本人的,但他们已经投降了,理应由政府军队来接收呀,你们强行抢占,就是不法行为。”

    “对,章旅长说得对,理应由政府接收!”刘大发忙附合道。

    姚二明笑了笑,说:“刘将军,章旅长,八路军新四军是国民政府承认了的合法军队,是真正抗日的队伍,日本鬼子不准向与他们英勇战斗、流血牺牲的中国人民和军队投降,这是哪门子道理呀?恐怕世界上还没有这样的先例吧。”

    戈莱尔见双方争执不下,忙打圆场道:“这个就不要争吵了,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主要是检查停战协定的执行情况,我早就声明了,请各位不要节外生枝。”

    “那好。江河同志请坐下吧。”姚二明说,“在省城出发时,刘将军说我们军队屡次挑起事端,我们发现的情况恰恰相反,是**在制造摩擦,戈莱尔先生,您刚才不是也听到了章竞成旅长的亲口所言么?他不会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吧。”

    “是,我听到了。”戈莱尔对国民党有些军官早就看不惯,认为他们阴奉阳违,喜欢耍点小手段,尽管出发前美国政府反复告诫他必须维护国民党的正统地位和利益,但作为军人,他认为还是应该尊重事实,说,“章旅长,你可以当面向我们解释原因。记住,我们希望听到真实情况,而不是恶意欺骗。”

    章竞成望了一眼刘大发,刘大发故意装作没看见。章竞成没有办法,想了想,说:“戈莱尔先生,各位长官,荷塘村的确是我们从新四军手里接收的,但事出有因,并非胡来。”

    江河的怒火一下子冲了上来:“接收的?还事出有因?”他正想站起来反驳,姚二明使了下眼色,江河坐着不动了。

    戈莱尔问:“什么原因?请你说清楚!”

    章竞成道:“荷塘村在日本人手里的时候,是皇协军李三红部的防御范围,我们多次计划光复,但由于各种原因一时没有实现。谁知新四军捡了个便宜,趁我们不备,赶跑了皇协军,占领了荷塘村。其实李三红很早以前就表示愿意向我们投诚,服从国民政府的领导,现在他已兑现了承诺,已是我们云山地区的保安司令,您说荷塘村是不是应该

    属于我们所有?新四军不顾道义,不服从中央领导,从我们控制的地方抢占地盘,不是在破坏停战协定么?我要求共方作出解释。”

    江河不怒反笑了:“章旅长的话太有意思了,我先不论你一口一个皇协军,中国人可都喊他们伪军、汉奸呢,也不说李三红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民族败类、刽子手,单单谈谈你所说的李三红部有意向你部投降的事情,既然这样,那你们为什么不早早派兵接管呢,为什么非要等到日军投降了才想起要光复?再说,荷塘村在日本鬼子投降前就被我们收复了,那时李三红还是伪军头目、日本人的帮凶,请问,我们从伪军手里收复国土是破坏停战协定吗?照这样说,中国人抗日都是错的啰。”全场的人除了刘大发少数几个人外都哈哈大笑起来。

    章竞成还想争辩,刘大发厉声喝道:“理都被人家抓在手里了,还讲什么废话,嫌丢人现眼不够么?快给我闭嘴。”

    “是!”章竞成冷汗淋漓地坐了下来。

    戈莱尔问:“双方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

    姚二明说:“没有了。”

    刘大发也说:“没有了。”

    戈莱尔说:“那好,我宣布本次调查就此告一段落,容我们三人小组回去请示后再作定夺,在此期间,双方必须保持高度克制,维持现状,不得发生任何冲突,诸位有不同意见吗?”

    众人都摇了摇头,戈莱尔宣布散会了。

    章竞成悻悻地回到自己的旅部,越想越气,越气就越加深了对新四军的仇恨。此次出兵侵占荷塘村原以为是一招好棋,如果新四军来攻,就可以借口新四军蓄意挑起战争,正好对新四军采取大军压境之势,或许可以一举消灭江部;如果新四军忍气吞声,**不但白白捡了个便宜,还可在新四军的腹地钉上一口钉子,让新四军寝食难安,从此进可攻,退可守,纵横自如,只等时机成熟,就可以一口吃掉新四军,去掉心腹大患,谁知打错了如意算盘,新四军一个小小的军事演习,就让自己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在军调小组面前出尽洋相,丢了面子,好在新四军还算仁义,让二营顺利撤出来了,虽然有几个士兵当了逃兵,毕竟未伤元气,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不过,此次事件再一次证明了新四军并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不但狡猾透顶,实力也绝不容小觑。今后对付他们更得小心谨慎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老子要好好的和你们清算的!”章竞成咬牙切齿地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