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反摩擦斗争(4)
    新四军五团却是另一番景象,此次不但顺利地收复了荷塘村,还狠狠地打了国民党一个嘴巴,在政治上占了取得良好反响,可谓双喜临门,人人都兴高采烈,整个驻地呈现一片欢乐的气氛。姚二明在高兴之余,提醒大家不可麻痹大意,因为敌人毕竟暂时远比我们强大,又有强大的美国作后援,就是我们的老大哥苏联也好象有些偏袒国民党,国民党亡我之心不死,我们绝不可因短暂的胜利而沾沾自喜,更不能因为抗战胜利了而产生和平幻想,而要百倍提高警惕,坚决挫败敌人一切反动阴谋。

    马俊超在团党委会上,要求将姚二明同志的指示精神传达给每一位干部战士,同时建议展开大练兵大整训活动,提高部队的政治军事素质。江河表示坚决支持,并指示参谋处政治部马上落实。

    黄雪娇的翻译任务已经结束,向姚二明请求回大云山县委工作,姚二明已经接到上级指示,当然一口答应了,黄雪娇从一个参谋那里打听到一营的驻地,马上向团长、政委他们告别,离开了团部,象一只快乐的小鸟,一路歌唱着向一营营部飞去。

    晏伟也得到了消息,说黄雪娇已到了团部,简单地安排了一下工作,便骑上一匹快马向团部赶去。二人在一个转弯处相遇了,由于二人都急着赶路,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晏伟策马跑了一段路,忽然想起来了:“刚才那个女孩不就是黄雪娇么?”便掉转马头往回赶,刚好黄雪娇也认出了晏伟,也掉转了头,晏伟跳下马,快步向黄雪娇奔去,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许久,晏伟才问:“你还好吗?”

    黄雪娇说:“很好呀!我给你写的信都看了吗?”

    晏伟道:“看了,看了,一字不落的看了,都可以背出来了。”

    黄雪娇嗔怪道:“那你为什么很少给我回信呢?”

    晏伟本来想说:“人家不是不知道怎么写嘛。”但转念一想,这理由好像不太充分,黄雪娇还会嘲笑自己不爱学习,就说,“忙着呢,又要缴日本人的械,又是训练新兵,还要防备国民党那班龟孙子来捣乱……我又不是三头六臂,一忙起来就什么都忘了……嘿嘿……”

    黄雪娇白了他一眼,说:“一点也不老实,我就不信,你就真的忙得连写信的时间都没有吗?”

    晏伟说:“我真的是忙糊涂了。我向你保证今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黄雪娇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说:“那你打算怎样补偿你的错误呢?”

    晏伟吹了一下口哨,马儿跑到面前,不由分说一把抱起黄雪娇放到马背上,然后自己一跃而上,大喝一声:“驾!”马儿飞奔起来,黄雪娇娇呼一声,紧紧搂住

    晏伟……

    新五团发展迅猛,正规部队人数突破了3000人,加上所领导的地方武装和游击队,总兵力蔚为可观,武器装备也大为改善,已具备和国民党章旅一决高下的力量。根据新四军军部指示,五团升格为云山独立旅,江河为旅长,马俊超为政委,罗浩天任副旅长,云飞扬为参谋长,张明浩为政治部主任。下辖三个团和一个独立大队。晏伟为一团团长,宋丕胜为副团长,政治委员雷鸣;恒通为二团团长,政治委员曹叶;三团团长吴义勤,古耒峰为副团长,政治委员杜书海,独立大队大队长由许仲文担任,从军区调来的李锐任政治委员,直接归旅部领导。独立旅成立后,迅速投入到百日大练兵运动。

    章竞成此时已升任国民党整编158师师长,下辖三个旅和一个装甲团,部队一式美式装备,号称国民党王牌主力师,在荷塘村吃了大亏后,一直念念不忘报一箭之仇,三人小组撤退后不久,就迫不及待地带领158师气势汹汹朝着大云山解放区扑来,妄图一举歼灭远离我大部队的大云山新四军。解放区军民进行顽强的抵抗,给予敌人沉重的打击。由于事发突然,敌人力量过分强大,我军民付出了惨烈的代价,尤其是首当其冲的一团损失严重:二营营长许自凡在一次遭遇中为掩护部队突围壮烈牺牲、三营营长赵小廷头部中弹被送至后方治疗生死不明、一连付连长牺牲、指导员重伤……骄横的敌人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气势汹汹直指独立旅旅部所在地青山县城。

    江河一方面命令各团依据地形节节阻击敌人,一方面带领独立大队和赶来的支援的三团一营加固青山城的外围工事,准备和敌人决一死战,同时命令程家桥将情况向军区首长及新四军军部汇报,请示下一步行动。

    敌人离青山县城越来越近了,逃难的老百姓一批一批地涌来。一天中午,旅部正在开会,已是电讯室主任的程家桥在门外喊了声:“报告!”

    江河道:“进来!”

    程家桥说:“旅长,政委,军区电报!”

    罗浩天接了过去,看了一下,忙递给江河,江河正趴在桌子上看地图,头也不抬地说:“念!”

    罗浩天赶快念了起来:“独立旅江、马、罗、高诸同志,鉴于目前之态势,建议你部以大云山为依托,以野战、运动战为手段,以保全自己、歼灭敌之有生力量为主要目的,不可恋一城一地之得失,切忌与敌硬拚死缠,同时注意有理有利有节反击,尽量避免时态进一步扩大,可利用各种手段,向人民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破坏和平的阴谋,切切。军区司令部陈、赵。”

    马俊超道:“旅长

    ,首长们高瞻远瞩,为我们指明了行动的方向,蓄谋已久、兵强马壮、气焰嚣张的敌人希望和我们摆开阵地战,我们没有必要中他们的奸计,和他们拼消耗,而应避其锋芒,择其软弱之处予以痛击,逐步消耗他们的力量,以求最终消灭他们。”

    江河道:“我也知道和敌人死打硬拚不好,但青山县城是我独立旅唯一拥有的一座县城,如果不战而弃,势必造成不良的政治影响,于我军民的士气也是一个沉重打击,我们必须慎重考虑。”

    马俊超道:“凡事有利也有弊,二者相权取其轻。战士们的工作只要我们认真去做,他们是会理解的,关键是我们怎样选择打好一仗,消灭其一股敌人,给敌人一点厉害瞧瞧。”

    罗浩天说:“我同意政委的意见。我刚收到了大云山县委转来的地下党同志搜集到的情报,说敌人大部分兵力向青山县城靠拢,后方反而相对空虚,特别是临县县城的敌人只有一个加强营及少数警察部队防守,我们是不是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考虑来个出其不意、百里奔袭呢?”

    江河一拍手,说:“好!章竞成攻我青山,我为什么不能打他的老巢呢?这样吧,云参谋长,你尽快拟订一套攻打临县的计划,马政委,你负责通知已公开露面的地下党员和开明绅士,迅速转移,时间紧迫,三天之内必须完成好各自的工作,罗副旅长,你去通知独立大队和三团的主要干部,晚上来旅部开会。”

    “是!”众人齐声答应,各自忙自己的去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