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反摩擦斗争(7)
    龙湾村确实有几十个国民党士兵,大部分都挂了一点彩,在老百姓家里强吃强喝的,老百姓恨透了他们。见旅长来了,这班人赶快聚拢来了。侯银华将这班人都封了个排长、连长的,并且许诺他们招来多少人就封什么样的官。

    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这班人乐滋滋地出去了,几天后,陆续回来了,连说带骗,都弄来了不少人,凑起来将近千把人了,而且源源不断有人来。

    阎德庸嘴都乐歪了,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能凑足一个旅,自己照样做堂堂**旅长,于是又做起升官发财的美梦来。

    一天参谋长侯银华带了一个士兵模样的人来见阎德庸。

    阎德庸正在休息,侯银华敲了半天门,他才懒洋洋地应了声:“有什么事,老子正在休息呢,等一下不行吗?”

    侯银华忙说:“旅座,好事呢。”

    阎德庸问:“什么好事,是不是又有人来投军了?这么点小事还用得请示我吗,要你这参谋长干什么?我休息了,你去处理吧。”

    侯银华道:“不是呢,旅座,咱们发现共军了。”

    阎德庸吓得从床上一跃而下,问:“共军在哪里?离我们还有多远?参谋长,通知部队快撤!”

    侯银华忙解释:“旅座,您误会了,是我们发现了共军的区小队,不足百人呢。”

    阎德庸说:“你为什么不一次说清楚,吓了我一跳,下次可不许说半句话了。进来吧!”

    侯银华答道:“是!”推开门进来了。那个跟来的士兵还站在门外不敢动,侯银华忙招呼他进来。

    “银华兄,到底是怎么回事呀?”阎德庸问。

    “旅座,是这样的。”侯银华说。原来自阎德庸宣布说招了多少人就给多大的官后,**里的许多人都来了兴趣,不辞辛苦搜罗人马。有一个排长,姓任,名天,打散后连衣服都丢了,带着几个兄弟,干脆扮成当地老百姓的样子,到处骗吃骗喝,偶尔听人说,附近的石姑村有几十个武装人员,枪枝乱七八糟的,也不知是吃哪路饭的。任天动心了,要是能劝说这些人加入**,说不定能弄个连副,甚至连长干干。他的胆子够大的,虽然知道那里离共军部队不远,还是带着几个兄弟化装成难民摸到了石姑村,凭着一副狗鼻子,还真让他找到了那伙人,但那些人口风挺紧的,打听了半天也没有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后来他们到村里一家小饭店吃饭,见一个人老是在他们面前转悠,盯着桌上的饭菜看。任天灵机一动,就说:“兄弟,坐下来一起吃吧。”

    那人畏畏缩缩坐下来,还是不敢动筷子。

    任天倒了杯酒,递

    给那人,那人迟疑了一下,许是抵不住酒的诱惑,接过一饮而尽。

    “好酒量!”任天赞道。递给那人一双筷子,说,“不要客气,都是穷哥们,烟酒不分家,吃吧,吃吧。”

    那人见任天一脸真诚的样子,不再客气,几杯酒下肚,话渐渐多了起来。

    任天故意从远处谈起,慢慢谈到了村里,那人说:“咱们这地方真他妈的不是人过的,什么都叫当兵的刮走了。”

    “你们这里不是**的地盘么,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到这里捣乱?”任天装着同情的样子说。

    “快别说什么他妈的**了,说起他们老子就气不打一处来。”那人气呼呼地说。

    “兄弟呀,你怎么这样说呢,**可是正规军呀,他们怎么可能会危害百姓呢,你是不是误会了?”

    “误会,你看看我的肚子就明白了。”那个人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扯开上衣,肚子上赫然显出一条一寸多长的伤疤,说,“看,这就是你所说的**恩赐的。”

    “怎么会这样呢?”任天忙问。

    “有一天,咱家来了几个当兵,说是奉命征粮,征粮就征粮,咱老百姓怎么惹得起这些活爷们,赶紧把家里的几袋粮食全交了,好不容易打发他们出门,谁知这帮家伙看中了我牛圈里的老黄牛,强行要拉走,那可是我们家的唯一依靠呀,没了它,我们根本生活不下去了,我拚命哀求他们,给他们下跪,可他们硬是铁了心肠,任我痛哭流涕,丝毫不动心,坚持要将牛牵走,我急了,抢了牛就往外面跑,一个当兵的赶上前一脚将我踹倒在地,我死命护着牛绳不放手,那士兵夺不过去,就一刺刀朝我刺来……我当时痛昏过去了,那些家伙丢下我牵着牛走了,要不是几个好心的邻居发现后,将我及时送到朗中家里,只怕我早见阎王去了……你说这叫什么**,土匪来了倒不管,抢起老百姓的东西比土匪还凶,叫他们刮民党遭殃军才对。”

    任天知道他说的是实情,自己就没少干过这样的事,一时无言以对,只好倒了一杯酒,递给那个人。

    那人接过,又是一饮而尽,将杯子狠狠往桌子上搁,说:“看在你们热情招待我们的份上,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吧。”

    “什么秘密?”任天眼睛一亮。

    “是这样的,咱们村里现在来了一帮子人,他们可不是一般的人,是从山里出来的,厉害着呢,专门跟**作对的,只是现在他们来的人不多,还没有力量公开和**对抗。不过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们会灭了这帮刮民党遭殃军的。”

    “那太好了。”任天心里一惊,他没有想到老百姓对**仇恨到了这个

    地步,却装作极高兴的样子说,“真的有那一天,咱们穷人可有了盼头,能过上好日子了。”

    “你小声点吧。”那人赶忙制止他,说,“这里常有中央军和狗特务来,小心被他们听去了,那样就麻烦了。”

    “那是,那是。谢谢兄弟提醒。”任天连连点头。

    “不说这个了,咱们还是继续喝酒吧。”那人说。

    “好,喝酒,喝酒。”任天说。

    “喝酒,今朝有酒今朝醉。”那人和任天碰起杯来,就这样,任天从那人嘴里打听到了那些人原来是区小队的,来这一带开展群众运动,这住在村头的土地庙里,有几十条枪,领头的叫陈三元。

    “马上包围石姑村!”阎德贵心喜欲狂,立即下令道。

    “是!”侯银华、任天立正答道。

    由于任天摸清了区小队的活动情况,国民党军队没有费多大的功夫,就将区小队团团围住。陈三元率领队员们殊死搏斗,无奈敌我力量过于悬殊,十几名队员壮烈牺牲,陈三元也负了重伤,最后子弹拚光了,被**抓获。阎德贵带着“共军俘虏”,兴冲冲回临城向章竞成邀功请赏去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