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风云再起(3)
    阎德庸曾经吃过**的亏,几至全军覆灭,幸亏他是章竞成的亲信,又抓了**的区小队立了功,章竞成虽然迫于压力将他降为团长,让他戴罪立功,不久就找机会让他官复原职了,还特殊关照,将优秀兵源和先进的武器装备配备给他们旅,连军饷都比别的部队多,阎德庸旅很快就成了158师王牌旅。

    阎德庸久居官场,自是对章竞成感恩戴德,一心想好好地和共军打一仗,一来以雪前耻,二来报答章竞成的知遇之恩,三来也给出158师的同僚们看看,自己并非酒囊饭袋,章师座对自己的器重是有充足理由的。于是他督促部队加快行军速度,不久就和独立旅一团三营接上了火,阎德庸旅全军压上。

    我三营寡不敌众,虽然顽强抵抗,仍是伤亡惨重,被迫后撤。

    阎德庸得意非凡,一面电告章竞成请功,一面批示部队穷追不舍,务求一举全歼共军。

    晏伟火了,他妈的国民党反动派,真的以为咱独立旅是好欺侮的吗?看来不给他们点颜色看,他们还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火气一上来,顿时忘了旅首长的瞩咐:千万不要和敌人死打硬拼,要在运动战中消灭敌人,而是命令部队全力反击,不准敌人前进一步,务必将敌人阻挡在根据地之外,否则军法从事。

    政委雷鸣再三劝说,无奈晏伟火气正盛,听不进劝告,只好派人悄悄向旅部汇报。

    阎德庸旅将一团团部和三营紧紧围团在曾家庄一带,炮火铺天盖地地向我军阵地砸来,一团伤亡惨重,节节败退,最后被敌人团团围在村后的那座并不高大的山上。阎德庸得意洋洋向章竟成报喜。

    章竞成兴奋地说:“德庸老弟,共军一团是江匪独立旅的主力团,你能歼灭他们就等于断了江匪的臂膀,为今后踏平江匪扫清了最有力的障碍,为党国勘乱立下了不世奇功,我一定电呈总司令和国防部为你请功。请老弟转告贵部下,说我已摆下庆功宴,专等各位凯旋!”

    阎德庸目空一切地说:“师座放心吧!我一定提着晏匪的人头,面见师座的和列位长官的。”

    阎德庸转身对参谋长侯银华说:“命令部队作好准备,一个小时后发动总攻,首先攻上山头的官升一级,活捉晏匪或打死晏匪的赏大洋5000元。活捉、打死其他共军亦有重赏。另外,通知督战队上去,有畏缩不前者,不论官职高低,一律就地正法,绝不姑息迁就。”

    “是!”侯银华转身出去传达命令了。

    因为无论是人数还是武器装备,都大大优于共军,旅座又下定重奖,阎旅上下蠢蠢欲动,都想趁机抢功,捞起重赏,总攻一开始,

    一反平时的畏畏缩缩,躲躲藏藏,而是不顾一切的往山上冲,担任主攻的阎旅一团团长马何隆,更是亲自率领持青一色汤姆式冲锋枪的敢死队冲在最前面。

    晏伟指挥部队拼死抵抗,敌人越打越多,自己人越打越少了,弹药也快用尽了,我军增援部队一时无法赶到。

    眼看敌人的敢死队离我军阵地越来越近,雷鸣要求撤退,打红了眼的晏伟根本不予理睬,亲自操起一挺机枪,站起来朝敌人扫射,一发炮弹呼啸而来,雷鸣一把将晏伟推倒在地,用自己的身体遮盖住他,炮弹在几米开外爆炸了,一个战士被炸得不知去向。

    晏伟推开雷鸣爬起来,发现雷鸣满脸是血,发出微弱的呻吟,原来飞起的一块弹片砸中了雷鸣的后脑梢。晏伟忙紧紧抱住雷鸣,大声呼喊卫生员。

    雷鸣艰难地睁开眼睛,说:“团长,快撤吧!不要逞一时之气,将部队打光了。咱们的路还很长,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么?”

    宋丕胜也说:“团长,政委说得对,再不撤可来不及了。”

    晏伟一把背起政委,朝三营长李克诚吼道:“你带你们一连留下阻击,其余的都给老子撤!”

    晏伟背着雷鸣在山梁上跑,敌人的子弹跟着后面追,雷鸣几次挣扎着要下来,说:“团长,把我放下吧,你这样背着我是难以突围的,弄不好咱们有可能全部陷在这里的。”

    晏伟火了,大声说:“政委,别多说了,咱独立旅自成立来,就没有丢下自己受伤战友独自逃命的先例。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你还是好好呆在我的背上吧,别让我分心了。”

    刚冲到后山,发现有一群国民党士兵正守在山下,看来只能硬冲了。晏伟一声令下,战士们不顾一切冲了上去,敌人狡不及防,很快就被撕开了一条口子,大家拥着晏伟冲了出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