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风云再起(4)
    江河接到雷鸣派人送来的情报后,立即下令最靠近一团的二团派兵增援。

    二团此时也正遭到158师一部的进攻,恒通还是毫不犹豫命一营长王克勤带领一个加强连去接应一团,正好遇到敌人正在紧紧追赶晏伟他们,王克勤命令战士们抢占有利地形,待晏伟他们通过后,向追赶的敌人发动攻击,敌人发现共军有增援,怕中了埋伏,只好下令撤退了。

    这次一团损失够大的了,特别是三营和团部直属队损失惨重,营连排干部牺牲、负伤的一大批,而且担任阻击任务的李克诚和一连一直下落不明,士气极为低落。

    江河和马俊超亲自赶到了一团驻地,看着伤势严重的一团政委雷鸣和萎靡不振的晏伟,江河气不打一处来,冲着晏伟破口大骂:“你平时不是挺能的吗?现在怎么啦,成了斗败的公鸡……”

    晏伟低着头说:“旅长,我,我……”

    “我什么我的,你现在是了不起了,堂堂的大团长了,什么人的话都听不进去了,政委的话也当成了耳边风,……你还是不是**的干部,你的党性原则都到哪里去了?”

    “旅长,您别说了,我知道我错了。”晏伟小声说,“您处分我吧。”

    “处分你?”江河的火气更大了,说,“处分你能解决什么问题,能挽回战士们的生命么?我问你,咱们独立旅自成立以来,什么时候打过这样窝囊的仗?说得挺轻巧,老子撤了你!”

    “你要撤就撤了吧。”晏伟顶了一句,说,“你以为我心里好受么?我晏伟说什么也是个打过不少胜仗的军人,没有功劳总有苦劳吧?再说,胜败是兵家常事,不就打了一次败仗吗,天下哪有总打胜仗的道理?”

    江河将桌子一拍,吼道:“好小子,不错呀,有长进了,连老子也敢顶了,打了败仗还蛮会找理由的,你以为老子真的办不了你么?一团少了你就不是**的军队,就会翻了天不成?我看你是撤职撤上了瘾,俗话说得好,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来人,将晏伟给我押下去,关到禁闭室,让他好好冷静冷静一下,不深刻认识错误就不准放出来。”

    雷鸣艰难地抬起受伤的头说:“旅长,这次失败的责任并不能完全归于晏团长,作为团党委书记,我的责任更大,要处分就一同处分吧!”

    “你会处理的。”江河本来还想说更重的话,见他伤势严重,口气缓和了些,说,“是谁的责任就该谁负,你不要管这么多,给老子安心养好病再说。”

    马俊超拍拍雷鸣的肩头,说:“同志,旅长说得对,该谁负的责任就谁负。你的任务是安心养伤,别的事就不用管了,团里的

    事其他同志会处理好的。”他又转向江河说,“旅长,你也用不着大动肝火了,晏伟是你一手带出来的,他那倔脾气还不是你惯出来的吗?算了,算了,我会好好教训他的。”

    马俊超边说边向晏伟使了个眼色,晏伟何等机灵,马上走到江河面前,笑咪咪地说:“旅长,我错了。是我武断,是我一意孤行,才导致此次战斗失败。我刚才是急糊涂了,是胡说八道,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你要打要骂要罚都行,千万不能气坏了身子,我可无法向嫂子交待。”

    江河道:“别嘻皮笑脸的,你以为这样就会放过你吗?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你还不知天高地厚了!告诉你,你这团长老子可是撤定了。”

    “是,老营长!”晏伟敬了个礼,说,“坚决服从首长命令,不过老营长,在撤我职前,我有个小小的请求,请您批准。”

    “说吧。”江河冷冷地说。

    “李营长他们到现在还下落不明,我想去寻找他们,政委说团里工作离不开我。现在首长们来了,这团长我也干不成了,正好一心一意出去寻找他们。”

    “这……”江河沉吟了一会,说,“不行,你现在得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团部好好反省,其他的事同志们自会处理的,用不着你瞎操心。”其实,他是担心晏伟,怕他带着情绪出去,会有危险,他从内心深处还是爱护晏伟的。

    晏伟耐着性子说:“旅长,我的错误的确很严重,你总不至于连立功赎罪的机会都不给我吧?我对你有意见,这可不像你一贯的作风。”

    江河说:“老子说不行就不行,谁知道你一出去,又会给老子惹多大的麻烦,老子忙的要命,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管你。”

    “旅长,我给你立军令状行不行?”

    江河斩钉截铁地说:“不行!”

    晏伟转而去求马俊超:“政委,帮忙说说吧。曾家庄我熟悉,由我去找李营长他们最合适。”

    马俊超想了想,说:“旅长,我看晏伟去可以,就给他一次机会吧。”

    江河见马俊超开了口,不好驳他的面子,只好说:“就按你说的办。不过这家伙再惹出什么麻烦,别怪我没提醒你。晏伟,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你一定要带好队伍,注意安全。现在到处是国民党的军队,特务也无孔不入,你可不能再犯头脑发热的毛病呀,实在不行就赶快回来,咱们再想想办法。”

    “是,旅长!”晏伟立正回答。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