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风云再起(5)
    送走旅长、政委后,晏伟和已被旅首长指令代替团长职务的副团长宋丕胜交接了工作。

    晏伟说:“宋团长,团里的事就拜托你了,请批准我带一个小分队前去寻找李营长他们,行么?”

    宋丕胜连忙说:“团长,快莫这样说,江旅长只是一时之气,一团团长还是您,我看您还是留在团部主持全团工作,小分队由我率领吧,我一定会想办法找到李营长他们的。”

    晏伟摆摆手说:“我已经不是团长了,组织上任命你为团长,你就要担起团长的责任。我现在是你手下的一名战士,你千万不要总是团长团长的称呼我,这样不利于开展工作的,也不好向上级交待。”

    宋丕胜说:“是,团长!”

    晏伟笑了笑:“看,又嘴漏了吧?”

    宋丕胜说:“习惯了,怎么可能一下就改得过来呢?团长,你可千万要注意安全,敌人现在可是猖狂得很。您放心,您不在的时期,我一定团结同志们好好工作,绝不给你拖后腿,更不会让别人看不起咱一团,等您回来,我一定会交给您一个完完整整的一团,精精神神的一团。”

    晏伟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宋团长,照顾好政委,我们这就出发了。你还有什么指示吗?”

    “没有了。”宋丕胜说,“我送送你们吧。”

    晏伟笑着说:“不用,不用。”率领小分队化装成老百姓的样子,潜入到曾家庄附近四处打听。

    老百姓都说自上次国共双方在这附近打了一仗以后,这里就全部成了**的部队,再也没有看到过共军,就是有,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李克诚他们不会全军覆灭了吧?”晏伟想。这不是没有可能,一个缺弹少药的连队,要阻住敌人一个旅的进攻,掩护大部队突围,困难是可想而知的,什么结果都有可能出现。

    “不,李克诚他们不可能有事的,经历了那么多的战斗都安然无恙,连鬼子的疯狂扫荡也没有伤到他半根毫毛,怎么说没了就没了?对,他们肯定还有人活着,老百姓不是讲,国民党的军队最近不是一直在搜山么?肯定是得到了什么线索,不然平白无故搜什么山?说不定李克诚他们就在山上某一个地方藏着,正等着咱们增援呢,我们绝对不能放弃。”

    晏伟把自己的想法和小分队的同志一说,大家都认为有道理。

    三营二连连长朱时茂在游击队时就是李克诚的老部下,和李克诚感情极为深厚,李克诚生死不明,令他心急如焚,听晏伟讲李克诚他们可能就在山上,请求马上上山寻找。

    晏伟道:“现在到处都是敌人,我们这么多人一齐上山,肯定

    会引起敌人怀疑的。我看不如这样,我们分成几个战斗小组,分别装扮成打猎的、砍柴的,相互之间必须随时保持联系,一旦发现情况立即相互支援。”

    “是!”大家异口同声答道。

    晏伟、朱时茂和其他二名党员各带一小组。晏伟那一组在半山腰摸索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找到,还差点和国民党的搜山部队发生了冲突,正不知怎么办的时候,碰上了一个猎户,便和他拉起家常来。

    晏伟递给那猎户一支烟,那猎户接了过去,晏伟又帮他点燃,说:“兄弟,今天的收获怎样?”

    那人叹了了口气,说:“莫讲了,莫讲了。快一天了,除了这只山鸡,什么也没捞着,正愁着呢。你们怎么样?”

    晏伟苦笑了笑:“还不是一样,我们这么多人,就打了几只兔子,连交税的钱都不够,一家人吃什么呀?总不能喝西北风吧?”

    那人说:“谁说不是啊,他妈的国民党来了,这也收税,那也收税,搅得咱们不得安宁,这日子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是尽头。要是咱新四军在就好了,这帮狗日的就不敢胡作非为了。”

    晏伟同情地说:“对,要是共军在就好了,他们倒是挺为咱老百姓着想的。妈的,要是能灭了这些国民党,老子宁愿短几年阳寿。”

    那人说:“兄弟还是不要乱讲,这地方到处是**,让他们听见了可不得了。”

    晏伟说:“怕什么?咱们反正一无所有了,他们能拿我们怎么办?难道还能将咱们赶尽杀绝不成?”

    那人说:“兄弟还是小心点好。前几天,咱们村有人说了**几句气话,传到了**那里,**派人把他抓去好一顿毒打,他可是个犟脾气,越打越不服软,还骂国民党不得好死,国民党不亡没有天理。**便诬蔑他是赤匪,盅惑人造反,将他枪毙了,吊在村外的那棵大树上示众,不许他家人收尸。后来还是村里人出面,凑了一笔钱给那当官的,好说歹说才把尸体领回下葬,真是造孽呀。兄弟,千万别招惹**,他们才不讲道理呢。”

    晏伟装作害怕的样子,说:“看来今后说话得小心了,不过,兄弟也不要太担心,我听人说,**的军队很快就会打过来了,这些家伙是秋后的蚂蚱、兔子的尾巴,长不了的。”

    那人说:“共军能打过来当然好,但**这么强大,还有什么美国佬做后台,**能是他们的对手么?”

    晏伟用力点点头,说:“肯定能。不瞒您说,我一个亲戚就在**的队伍里当领导,他亲口对我说,共军马上就要反攻了。”

    那人说:“老兄说的是真的么?”

    晏伟

    道:“都是穷苦人,我怎么会欺骗自家兄弟?告诉你,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

    那人脱口而出说:“这就好,这就好,看来咱们的苦日子就要过去了,那些人也有救了。”

    晏伟机警地问:“兄弟,你说什么人有救了?”

    那人忙说:“我没有说什么,兄弟听错了吧?”

    旁边的一个战士插嘴道:“您明明说了呀。再说,就算他听错了,难道我们这么多人都听错了么?我们大哥可是什么都对您讲了,您这样吞吞吐吐,分明是没把我们当自己人看呀。”

    晏伟真诚地说:“兄弟,咱们都是受苦人,有什么就说了吧,我们保证不会坏了您的事。”

    那人一咬牙,说:“好,我看你们也不象坏人,就告诉你们吧,你们可千万不要对外乱讲哟。”

    晏伟点了点头,说:“行。”

    那人附着晏伟的耳朵说:“兄弟,我知道这山里藏着**的一支队伍,不过大都是伤病员,缺医少药,好可怜的。”

    晏伟的心一下子跳到嗓子眼,极力让自己保持镇静,问:“这是真的吗?这可开不得玩笑!”

    那人说:“我敢开这样的玩笑么,不过,兄弟呀,国民党天天搜山,那些人的处境可够艰难的了,我整天为他们提心吊胆,共军再不来,他们只怕支撑不了几天了。”

    晏伟忙问:“他们在什么地方呢?”

    那人警觉起来,说:“你问这个干什么,该不是想去向**告密吧?你们刚才还一个个装得象好人似的,怎么一下子就原形毕露了?唉,我真是瞎了眼了。”

    晏伟一把扯开外面的衣服,落出里面的解放军服装,说:“同志,我们是新四军独立旅的,正在寻找失踪了的战友呀!”

    “你们真的是新四军?”

    “那还有假。”晏伟用力点点头。

    那人紧紧握住他的手,说:“同志呀,你们怎么不早说呢?太好了,可把你们盼来了,我叫耿福成,是这个村的民兵队长。”

    一个战士凑上来说:“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耿福成同志,告诉你,站在你面前的,就是咱独立旅一团团长晏伟同志。”

    耿福成笑着说:“怪不得这么面熟,晏团长,在根据地时我听过您作的报告,还不止一次。不过,您这身打扮,还真把我蒙住了。”

    晏伟说:“敌情不明,不得不这样,还望你不要计较。同志,快给我们带路吧,同志们都等不及了。”

    耿福成说:“好!”起身带着晏伟他们就走。晏伟吩咐一名战士去通知其他小组,要他们赶过来。

    耿福成带着大家七弯八拐,在一处荆棘丛生的悬崖边停住了。晏伟问:“耿同志,怎么不走了?”

    耿福成笑着说:“到了呀。”

    一个战士看了一会,说:“没有,哪里有人呢?连路都没有了,你是不是记错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