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风云再起(15)
    原来,独立旅一团吃了阎德庸旅的亏后,全团上下都憋了一肚子气,一直想找机会好好教训教训阎旅,出一口闷气。

    宋丕胜代替团长后,政委雷鸣负伤住院了,所以有什么大事总是找晏伟商量,晏伟开始还客气几句,后来就理所当然地作起主来,他主动向宋丕胜提议,要求负责军事训练工作。

    老领导提要求,宋丕胜哪敢推脱,自然一口答应了。在晏伟的督促下,部队军事训练工作如火如荼展开,军事素质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用晏伟的话说,一团又成了一支“嗷嗷叫”的部队,现在就差一场实战检验了。

    这次158师大规模进攻青山县城,仅留下为数不多的部队守卫偌大的地区,难免有些捉襟见肘,自然会留下一些“真空地带”,而一团因为一直在整训,没有直接参与青山县城的保卫战,压力比较轻,正好腾出手来活动活动一下。

    经过侦察,发现驻守小河、双港地方的仅阎旅一团一个主力营和团部,也就是六七百人左右,而一团能出动的至少在一千人以上。晏伟认为这正是复仇的好机会,便向宋丕胜建议立即采取行动。

    宋丕胜不同意,说上级给自己的人物就是休整队伍,坚决要求向旅部请示。

    晏伟说:“旅长他们正在组织青山城防卫战,不能分他们的心了,再说请示来请示去,时间一久,黄花菜都凉了,那样突袭就要变成强攻,想取胜就不那么容易了。我们在这里打一个胜仗,也可为青山守城部队减轻一点压力,旅长不会不同意的。战机稍纵即逝,宋团长,听我的没错,马上发动攻击吧!”

    宋丕胜当然知道兵贵神速,但不请示上级擅自采取行动,毕竟不符合规矩,万一事后追查下来,可不是一件小事,他可担不了这个担子。他把这想法对晏伟说了。

    晏伟有些火了,努力克制自己,抚着宋丕胜的肩膀,说:“宋团长,古语有云‘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青山城正在打仗,我们只要推说团部电台已损毁,派出去的几批人向旅部请示,被敌人阻了回来,没办法,只好独自行动了。再说,旅部事后万一追查下来,死猪不怕开水烫,你就往我身上推,大不了继续当战士,难不成还枪毙我了不成?不过,你也别想得那么严重了,我们在这里打仗,对青山保守战肯定是一种支援,说不定旅长一高兴,还得表扬咱们呢。”

    参谋长蒋心元一直不说话,这时插嘴了,说:“宋团长,我认为团长说的有道理,打仗嘛,得见机行事,能赢就行,不必受那些条条框框的约束。”

    宋丕胜下了决心:“好,打就打,大不了我也学学团长,停一回职,

    下连队当战士。”

    晏伟笑着说:“这才是咱们的好团长嘛。宋团长,蒋参谋长,咱们研究研究下行动方案吧!”

    “好!”二人凑到了地图前……

    一团在当地党组织的引导下,神不知鬼不觉地运动到了小河村附近。二营一连处于进攻的最前沿,新任班长何奇主动要求带人去摸掉敌人的哨兵,连长、指导员简单商量后,同意了。

    何奇带了二名战士匍匐前进,正要接近敌人哨兵的时候,被发现了,敌人哨兵边开枪射击边大喊:“共军来了,共军来了!”

    一连长见情况紧张,立即带领战士开枪还击,打死了哨兵,直扑敌军阵地,敌人仓促应战,被打得昏头转向,各营与团部的电话已被切断,敌人无法联络,只好各自为战。

    团长杨发金被围在一座大院子里,除了团部警卫连,手里根本无法控制其他部队,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几次命令警卫连拚死突围,都被挡了回来,他发了疯似的在团部大院里乱窜,却无计可施。作为团长,他必须要尽快掌握外面的情况,否则,局面将会越来越糟糕,但共军围得太紧了,实在没有办法,他居然爬上了团部大院的房顶,趴在房梁上观察情况,不料飞来一颗子弹,正打在他的头部,顿时痛昏过去。

    副团长万见仁见情势危急,赶紧将团部人员召集到一起,说:“我们已陷入共军重围,团长也重伤不起,看来是凶多吉少了,抵抗已毫无意义,依我之见,不如趁早乞降,或许可保全一条生路。”

    众人不知所措,吵吵闹闹起来。一个参谋说:“共军倒是优待俘虏,我们与其白白送死,不如走一步看一步,先保全性命要紧。”

    万见仁道:“各位如果没有意见,就命令各自所属部队,随我去投共军吧。”

    敌第一营营长程子因是个死硬反动派,带领手下死守西山阵地,拒绝投降。

    我军几次派出政干人员和敌人喊话,程子因居然下令开枪射击。晏伟忍无可忍,下令强攻。

    我一团官兵奋不顾身地扑向敌人,一时之间,小山上炮声隆隆,硝烟滚滚,杀声振天。敌第一营抵挡不住,程子因率领残部,向北逃去。

    因为担心敌人援军会很快赶到,而阎旅囤积在小河村附近的大批物资需要及时转移,晏伟命令部队停止追击,留下一部分人就地警戒,其他的战士和老乡们一道赶运物资进山。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