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风云再起(24)
    这个猎户就是到谭家村报信的人,叫刘亚荣,早年随伯父参加过红军游击队,后来在一次反围剿战斗中,队伍被反动派打散了,伯父壮烈牺牲,他也负了重伤,无法跟着部队行动,只好回到家乡休养。等他养好伤再去寻找队伍时,所在的部队已经北上抗日了,无奈只能在家里靠打猎为生,本地没有党组织,交通极为闭塞,老百姓胆小怕事,安于现状,和上级党组织失去联系的他不敢明目张胆活动,不得不隐姓埋名,靠打猎为生。许多年过去了,只发展了几个人和他一起干,前不久听说不远的谭家村来了支队伍,纪律十分严明,暗暗猜测莫非是自己的队伍打回来了,正准备去谭家村打听打听,在打猎的时候,发现小雄山上的土匪劫持几个生意人,认出了其中的一个就是谭家村的谭向阳,便悄悄尾随在土匪们后面,来到了后山腰的土匪巢穴。他知道土匪的厉害,不敢靠得太近,远远望着土匪把那几个生意人押进了山寨,才返回谭家村报信。

    薄为政在谭老太爷家见到了他,二人商量后,薄为政立即派了一个机灵的战士跟着他先行侦察情况去了。

    刘亚荣对薄为政说:“薄营长,我们刚才去侦探了一下,发现土匪仗着地势险要,平时守寨门的并不多,也就是二三个人,如果我们选几个武功较好的战士,趁着夜色去偷袭,应该不会惊动寨里的人,只要潜进了寨子,我就可以带着你们从一个土匪不太提防的地方,悄悄到达关人质的地方,只是那条路太不好走了,荆棘多,乱石丛立,大家可要小心了。”

    薄为政说:“有路走就行,咱们在大云山时,哪一天不翻山越岭的,再陡的悬崖峭壁都爬过,还在乎这点荆棘乱石么?”

    刘亚荣高兴地说:“那就好,薄营长,你们都准备好了么?”

    一排长不知什么时候凑上来了,说:“早准备好了,就等营长下命令了。”

    薄为政大手一挥,说:“出发吧。”

    在刘亚荣的带领下,一排一口气跑出了十来里,道路越来越险峻,刘亚荣轻声对紧跟在后面的薄为政说:“营长,就快到了,要大家小心一点。”

    薄为政说:“同志们,注意自己的动作,作好战斗准备!”

    土匪的寨门就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守寨门的果然只有二个人,不知是因为天已很晚了,人也累了,还是不相信有人敢在老虎嘴上拔毛,哨兵竟然打起瞌睡来了。

    薄为政一招手,一排长立即带着三班长蹑手蹑脚朝寨门摸去,二人用绳钩爬上寨门,很轻松地结果了哨兵,打开了寨门,一排拥了进去。

    薄为政命令一班留下,再三叮嘱道:“不论出

    现什么情况,你们都必须守住寨门,这是我们这次营救行动能否成功的关键,可以说兄弟们的性命就交给你们了。完成任务后,我给你们记头功。”

    一班长本来对守寨门的任务有点不满意,见营长这样说,意识到守寨门的重要性,于是点点头,小声而又坚决地说:“保证完成任务!”

    薄为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拜托了!”带着其余的人跟着刘亚荣抄小路来到了关押人质的地方,发现只有一个看守在看守,薄为政二话不说,飞起一刀将看守刺翻在地,一排长几步窜到门前,拔出刺刀就去撬锁,“咯吱吱”门打开了。

    “乡亲们,快跟我们走吧。”薄为政说。

    “不,不,我们不逃,一定不逃,大王饶命啊!”几个生意人见进了几个提着刀枪的人,门外还有一些,以为土匪又要折磨自己,忙磕头求饶。

    “谭向阳,他们是解放军,是专门来救你们的。”刘亚荣说。

    “你是亚荣哥吧?他们真的是来救我们的么?”谭向阳说。

    刘亚荣说:“他们真的是来救你们的,这是解放军的薄营长,快走吧,否则土匪发现了就走不了了。”

    “好!我们跟他们走吧,他们是亚荣哥带来的,是住在咱们村的解放军,真的是来救我们的。”谭向阳说。

    战士们扶着人质迅速沿原路往回撤,不知谁不小心,绊着了什么,痛得大叫一声。

    薄为政忙喝道:“小声点。”

    土匪们还是发现了,一土匪忙端起枪瞄准,问:“谁?口令?”

    薄为政说:“一排长,赶快带领乡亲们撤,我去把敌人引开。”

    一排长说:“营长,这怎么行,还是我去吧。”

    薄为政说:“执行命令!再说,和土匪打交道,你有我熟悉么?我可是他们的师父呢。”

    一排长笑了起来,只好说:“好吧,您千万要小心,我们在寨门外等你。”

    “不,你们带着人质直接回部队,不必等我。”薄为政说完朝相反的方向跑去,跑出去百多米,朝敌人开了一枪,喊道,“是你爷爷呢!快来抓我呀,再不来我就跑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